你的投名状

南阳路上。

    秦禹扭头扫了一眼四周,伸手拽开了一辆越野车的车门,弯腰坐了上去。

    徐洋坐在后座,扭头看了秦禹一眼:“你突然找我,我有点忐忑啊。”

    “忐忑啥?早晚不都得有这一天吗。”秦禹擦了擦全是碎雪花的头发,声音低沉的说道:“咱们能不能绑一块干,就看这一把事儿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让我捅裴德勇一刀,就在这事儿里?”徐洋问。

    “对。”秦禹点头。

    徐洋皱眉沉思半晌,扭头看向窗外:“那你说说细节,你抓的那俩人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“你也好奇,是吗?”秦禹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徐洋扭头看向秦禹,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“别用这种表情看我,我能叫你来,就没想瞒着你。”

    “是谁?”徐洋问。

    “唐元这个人,你还记得吗?”秦禹反问。

    “记得啊,”徐洋愣了一下点头:“他不是死的那个小记者吗?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秦禹轻声回应道:“跟唐元一块追新闻的那个小子,叫赵宝,他爸是网播台新闻部部长。”

    “这我知道。”徐洋点头。

    “唐元死后,赵宝就被他爸送到欧盟区了。”秦禹扭头看向徐洋:“但我和赵宝认识,他也很信我,临走之前他把自己和唐元查到的一些资料给我了。”

    徐洋愣住。

    “这事儿是赵宝瞒着他爸做的。”

    “为了给唐元报仇吗?”徐洋问。

    “对。”秦禹点头:“赵宝的资料到我手里之后,我就开始调查区外的那个案子。”

    “区外的案子?”徐洋斟酌半晌:“我知道了,是那八个孩子在车里被闷死的事儿,对吗?”

    秦禹一笑:“你很聪明。”

    徐洋短暂思考一下后,立马反应了过来:“我知道了,你抓的那俩人,是送那八个孩子进松江的司机?”

    “对,小虎跟友子。”秦禹爽快承认。

    徐洋目光惊愕的看着秦禹:“你这么长时间,一直在追这个事儿?!”

    “是,从赵宝走了之后,我就在暗中搜罗证据。”秦禹冷笑着说到:“但警司内有袁克的眼线,也有裴德勇的,我很怕消息走漏,让裴德勇会反应过来,提前擦屁股,断我线索。所以这段时间,我表面上都是一直在办别的案子,在开会。”

    徐洋死死盯着秦禹,沉默无言。

    “那俩司机已经吐了,”秦禹低头继续说道:“但我这里还差一点火候,你得帮我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帮?”

    “这俩司机虽然交代了,如何给你们送货,如何跟你们的人联系,以及怎么收款,但却缺少实质性证据。”秦禹扭头看向徐洋:“所以,我需要你带着直接证据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说具体点。”

    “贩卖人口的账本,以及至诚运输公司跟区外人贩子的转账记录。”秦禹话语简练的说道:“还有,你要供出来,每次跟这俩司机接触的马仔。我需要抓到他们,才能直接指认牛振跟裴德勇。”

    徐洋思考半天:“账本,转账记录,都是牛振管理的,我平时根本就碰不到。但跟这俩司机接触的马仔,我能办到。”

    “账本和转账记录也必须要有。”秦禹摇头应道:“这是关键,是能推倒至诚运输公司和裴德勇的铁证。”

    “牛振进去了之后,这些东西肯定在裴德勇手里。”徐洋有些为难的说道:“而且转账记录这东西,你查金融公司和银行就能查到,为什么要让我找?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司机会知道,裴德勇用哪个银行,哪个金融公司,以及哪个卡号去打款吗?”秦禹皱眉应道:“我的意思是,让你去查这些信息,明白吗?”

    “不好办。”徐洋搓了搓手掌:“我试试吧。”

    “试不行。”秦禹面色冷峻的说道:“你要来我这边,这些是必须要有的筹码。”

    徐洋眯着眼睛,没有回话。

    “你不要觉得我是在拿着你。”秦禹再次出言解释道:“你一个生人,想刚来就跟老二拥有同等地位,那凭什么啊?!我要给你宽松的条件,你就得拿出来相应的价值。”

    徐洋听到这话,才缓缓点头说道:“我尽力去办你说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证据拿到了,我马上就抓裴德勇。”秦禹推开车门,迈步要走:“有消息了,给我打电话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等会。”徐洋突然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秦禹转身。

    “有个细节,我没想通。”徐洋插手问道:“那两个司机,在出事儿之后就跑了,连我们的人都找不到他们在哪儿,你是怎么找到的?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秦禹一笑,没有答话。

    徐洋盯着他,声音沙哑:“你在裴德勇这边有鬼是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秦禹摇头。

    “你想用我,还不太信我,那怎么合作?”徐洋的眼神里充斥着不满。

    秦禹仔细思考了一下,才轻声应道:“不是鬼,是我之前让马老二抓了你们那儿的一个马仔。他跟这俩司机认识,是他帮我把这俩人调到松江境内的。”

    徐洋一愣:“不可能。下面的马仔如果认识这俩司机,那为什么不主动跟裴德勇说?!只要交代了,那裴德勇是绝对不会亏待他的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因为这个小子,跟这俩司机暗中有一些猫腻,瞒着公司做过一些生意。”秦禹笑着应道:“所以,他不敢供出来这俩人,懂吗?”

    徐洋目光无比惊愕的看着秦禹:“这些事儿,你是怎么知道的?”

    “你问的太多了。”秦禹目光冷峻:“你还什么都没做,可我已经告诉你不少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对劲,我最近没听说哪个马仔,突然就消失了,你在说谎。”徐洋还是不信。

    “唉!”

    秦禹迈步下车,沉吟半晌说道:“马老二抓了这个马仔后,第一时间就让他跟公司的人打了电话,说自己母亲去世了,回长吉了。所以根本没有人突然消失,懂吗?!”

    徐洋愣了半天:“你为了搞倒一个人,真是比裴德勇心思还重啊。”

    “不,我跟他不一样。”秦禹弯下腰:“我非要弄倒裴德勇,不光是他跟我抢生意。”

    “那还为了什么?”徐洋问。

    秦禹伸手指了指自己棉袄内的警服:“我从不反感吃江湖饭的人,可当我看到那八个未成年孩子死时的照片,我第一次意识到,自己这身衣服是有些分量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,秦禹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二十分钟后,徐洋坐在汽车内,拨通了魏智的电话:“你打听了吗?”

    “打听了,公司这边确实有一个小子,说家里老妈去世,回长吉了,已经走了好一段时间了。”魏智轻声回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