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觉醒来,世界都变了

李司坐在办公桌前,看着桌上不停响着的电话,斟酌半晌后说道:“给秦禹打一个,让他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旁边新被调上来的专职秘书,立马点头回应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约一个多小时后,秦禹和老猫赶到了江南区议会。

    “对面找关系了,可能要跟我谈,”李司抽着烟,话语简短的说道:“一会你俩跟我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秦禹爽快点头。

    “领导。”秘书斟酌半晌后,在旁边劝说道:“现在节奏在我们手里,咱这时候可以不跟他们见面的啊。可以敲打敲打,我觉得市里那边也是这个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敲打是要敲打的,”李司长笑着解释道:“但凡事儿不能做的太过火。短时间内,联防还是要主管区外一部分地区治安的,那以后你想在人家眼皮子地下做生意,闹的太僵好吗?”

    秘书一愣点头:“也是这个道理。”

    “联防的人,你肯定扣不长久。”秦禹也轻声插了一句:“到现在还没有大高层直接跟市里沟通,那就说明团长想个人压下来这个事儿。可你把他逼急眼了,他去找上层关系,最后弄来弄去,你还是得把人放了。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老猫轻声附和。

    李司抬头看着秦禹,突然问了一句:“区外的事儿,我知道,可昨晚陈博是怎么回事儿,他咋突然俩腿都没了?”

    秦禹一愣后,立马扭头看着老猫问道:“你干的啊?”

    老猫懵B了,呆愣的看着秦禹:“我干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你干这事儿怎么提前不给我打个招呼呢,还在现场留了个纸条?!”秦禹皱眉喝问。

    “我可去你大爷的吧。”老猫急了:“你是不是有病?”

    李司斜眼看着二人,立马摆手:“行了,行了,你俩可别演了,我要吐了。”

    “啥时候去吃饭?”秦禹问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等一会,不急,让他们慌一会,呵呵。”李司笑着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下午四点多钟。

    李司带着老猫去了松江某高档酒楼,在闲聊等待的时候,老猫坐在沙发上,低声冲秦禹说道:“那边的线,我已经摸的差不多了,咱啥时候动手啊?”

    “处理完眼前这个事儿,马上就弄他。”秦禹搓着手掌应道:“这个裴德勇是袁克摆在前面趟**的,不给他弄折了,咱在黑街没消停日子。”

    “一车货都没了,江州那边啥反应?”老猫有些担忧。

    “最近咱是给江州那边添了不少麻烦,但可可跟咱还算对脾气。她虽然拿话点了我几句,可最后还是默认了货被劫,也答应帮咱承担一部分损失。”秦禹叹息一声:“这个人情咱要记在心里啊。”

    “可可虽然是个女的,但做事儿确实爷们。”老猫扭头看向秦禹,突然调侃道:“哎,如果老天爷给你一个选择的机会,把蕾蕾和可可摆在你眼前,你选谁?”

    秦禹一愣:“你别扯淡。可可跟我就是工作关系,她不可能和我发生点啥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说家庭背景上?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秦禹点头:“可可的家里肯定是想让她嫁给政治家庭,因为他们是经商的,你明白吧?”

    “那要照你这么说,蕾蕾家里不更想让她,嫁入豪门啊?”

    “那不一定。蕾蕾跟我说,她家庭条件不算那种特别优越的,家里最大关系是她舅舅,所以我提升提升自己,那还有机会,呵呵。”秦禹自我感觉良好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其实从我这个角度来看,可可更适合你。”老猫斟酌半晌说道:“咱都不说她家庭背景怎么样,就说这姑娘的能力,就能帮你很大忙。”

    “别扯了,我可不像你,见一个爱一个。”秦禹撇嘴摇头。

    二人正在交谈时,房门突然被推开,甄团大步流星的走进屋内,满脸堆笑的伸手说道:“哎呦,李议员,久仰久仰!”

    “你好。”李司长笑着迎过去,也伸出了手掌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江南区。

    裴德勇一觉醒来后,发现整个世界都变了。

    昨天晚上,杨楠那边得手之后,第一时间就通知了裴德勇。而后者欣喜之余,也彻底松了口气,跟袁克喝了点酒,就回去找姘头睡觉了,并且电话设置的是静音,弄的大家在关键时刻,谁都没有找到他。

    袁克新公司内,裴德勇目光猩红的坐在沙发上,不停的抽着烟。

    “不是,你电话没事儿调静音干什么?”萧九语气有些埋怨的喝问道:“这么关键的时候,找不到你人,最后弄出多大乱子?”

    裴德勇在烟雾中抬头,看着萧九回道:“昨晚杨楠给我打电话,说他们那边都干完了,已经开始散货了,那谁能想到对方就剩那么几个人,敢去二营旁边搞事儿?这段时间就我一直跑劫货的事儿,我累得不行,回去就想好好睡个觉……哪成想……我艹TM的,这帮端枪的能这么废物。”

    袁克同样很上火的弹了弹烟灰:“这下麻烦大了,搞的驻军和警务系统那边都起了冲突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不明白了,不就是瘸了一个陈博吗?”裴德勇站起身,暴跳如雷的骂道:“他折了,那营长就傻B了,能领着兵去冲击警务系统?这咋想的,长没长脑子?!”

    袁克看了一眼裴德勇:“在你眼里,陈博可能就是个利益合作方,可你想没想过,他和营长是战友关系,人家是有感情的。更何况,我听说的情况是,营长本以为自己掌握了证据,可去了警司却没弄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没脑子。”裴德勇摇头:“陈博出事儿之后,二营就不应该炸。对方既然来人劫货,那肯定是要留下线索的,我们稳着点往下捋这事儿,说不定还能给警司那边致命一击。可盲目着过去打,现在彻底把主动变被动了。”

    袁克吸着烟:“裴哥,现在最大的问题不是区外劫货的事儿,而是联防的人最后会怎么跟老李他们谈,这是关键的!如果他们为了让营长先出来,和对方达成某种意识,那这事儿就麻烦了,你明白吗?”

    裴德勇听到这话怔住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办公室的房门被推开,徐洋快步走进来说了一句:“杨楠的尸体也找到了,在生活村口的雪壳子里。”

    裴德勇听到这话,脑瓜子嗡嗡直响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市区内。

    朱伟坐在马老二的仓库内,抬头望着眼前被绑住的青年问道:“到底是不是长吉?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