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个艰巨的任务

裴德勇接完关系的电话后,就完全没有了吃早餐的心思。因为双方现在激战正酣,啥阴招都开始往桌面上用,所以暗中的一些动作,都完全能牵动起对方的情绪。

    裴德勇在客厅内来回走了两圈,就立马拨通了袁克的号码,并且跟他在电话中聊了几句,就匆匆离开了公寓。

    早上十点多钟,裴德勇赶到江南区,在袁氏公司办公室,见到了袁克本人。

    “别着急,你先坐。”袁克招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我能不急吗?”裴德勇脸色不太好看:“秦禹这个王八犊子,下手是又黑又狠。我能感觉到,他现在是宁可成天不睡觉,也要让我难受,吃饭拉屎的功夫,都在想着怎么整我。”

    “突然抓了两个人,而且藏的这么死,确实有点反常。”袁克递给了裴德勇一根烟,弯腰也坐在了沙发上。

    “你在黑街警司待那么多年,打听一点这个消息还难吗?”裴德勇略有些急的说道:“你倒是找人问问啊,看他抓的到底是啥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问了。”袁克吸着烟说道:“目前只知道这俩人是刚从区外进的松江,然后就被抓了。”

    “区外的人?”裴德勇一愣:“那就更反常了啊,黑街警司也管不到那儿,他突然抓这样的两个人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不清楚。”袁克摇头。

    “那你倒是打听打听啊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我不想打听,是现在黑街警司跟之前不一样了。”袁克略显无奈的回应道:“老李走之前,就已经把文永刚给锁死了。一二三队那边的人,现在全都听老董的,文永刚说话根本不好使。再加上秦禹那个队的人,全是老李以前御用的班底,和他自己提上来的新人,所以我根本吃不进去,你明白吗?”

    裴德勇闻声很上火,一吧唧嘴全是苦味。

    “哎,那俩人既然是昨晚进的松江,那在出关卡内应该是有记录的啊。”一直没吭声的萧九,坐在椅子上提醒道:“找找关系,打听打听昨晚进出的人,你有没有认识的不就完了吗?”

    “没用。”裴德勇摇头:“出关卡那边办临时的进城手续,尺度是很松的。只要是个人,你花个一二百块钱,那就能进来。而且……认识我的人,那基本都没啥好玩应,他们够呛能有正规手续进城,你明白吗?”

    萧九闻声无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富安路尽头的一间小院子内。

    秦禹坐在主房客厅内,翘着二郎腿喝问道:“知道因为啥抓你们吗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客厅中,体态稍微胖一些的男子,吸溜着鼻涕应道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?你自己在松江,在区外犯了什么事儿,你不知道吗?”秦禹插手骂道:“你用屁股想想,我能找人给你调进区内,手里能没点证据吗?”

    男子一愣。

    “你不瞎吧?你抬头看看这是哪儿,是警司吗?”秦禹话语沉稳:“隔离拘押,你知道意味着啥吗?”

    “大哥,我……我真是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别扯没用的,赶紧说正题。”秦禹端起水杯打断道。

    “啥正题啊,大哥你提醒提醒我呗?”

    “往松江送货的事儿。”秦禹目光如炬的看向了男子。

    男子怔了半天,点头应道:“行,我知道是啥事儿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赶紧说。”秦禹皱眉呵斥道。

    丁国珍拿着口供本,准备记录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两天后。

    急的团团乱转的裴德勇,使劲浑身解数,也没能打听出来,秦禹那天晚上到底抓的是谁,以及现在这俩人被隔离到什么地方审讯的消息。

    人就是这样,当你越想知道一件事儿,还越打听不到的时候,那真就容易被整魔怔了。恨不得在啪啪的时候都在琢磨,我咋的才能把这事儿搞清楚。

    裴德勇就是这样,他在四处打探无果后,心里已经急出了极端想法。

    这天中午。

    王宏赶到公司,推门进了裴德勇的办公室:“有事儿?”

    “把门关上,我跟你研究点事儿。”裴德勇掐灭烟头吩咐道。

    王宏伸手推上房门,迈步走到裴德勇身旁坐下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老王,我准备给你个艰巨的任务。”裴德勇表情严肃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任务?”

    “绑架一个警员家属。”裴德勇目光猩红的说道。

    王宏听到这话懵了:“你……你玩啥呢?!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是真的整不到秦禹那边的消息了。”裴德勇低声说道:“你绑个警员家属,帮我把消息强逼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……绑警员家属,是不是有点激进了?”王宏有点虚:“这闹不好事儿就大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绑了问问消息,几句话的事儿,能出什么大事儿?”裴德勇皱眉应道:“我又不是让你把人干死。”

    王宏心里想拒绝,但又不好意思张嘴,所以故意问道:“老裴,你想过吗?如果秦禹抓的人,跟咱们没关系,那你绑架警员家属这事儿,不就是个笑话吗?”

    “他抓的那俩人,至少有八成可能,是跟我们有关系的。”裴德勇心里很有把握的回应道:“如果是一般的案子,秦禹绝对不会藏的这么严实。更何况,区外压根就不归黑街警司管,那他闲着没事儿,抓这俩人干啥?而且我们最近在区外也出了不少问题,秦禹最近的精力又全在我身上……这些细节加在一块,你还想不明白吗?”

    王宏斜眼看着裴德勇,心里第一次感觉到,自己在别人身上捞了多少好处,往往就会付出多少代价。

    裴德勇最近捧王宏,那王宏能出言拒绝吗?又敢拒绝吗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黑街警司内。

    秦禹挠了挠鼻子,伸手拨通了徐洋的号码。

    数十秒后:“喂?”

    “裴德勇这两天,有啥动作啊?”秦禹问。

    徐洋沉默数秒,如实应道:“他都查疯了,挖空心思想知道,你抓的到底是谁。”

    “他查到啥有用的消息了吗?”秦禹又问。

    “应该没有,不然的话,以他的性格那早有所行动了。”徐洋摇头应道:“而且我刚才接到电话,听说王宏突然去公司了。”

    秦禹斟酌半晌:“一个小时后,你找个地方,咱俩见个面。”

    “干什么?”徐洋问。

    “我告诉告诉你,我抓的是谁。”秦禹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徐洋愣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