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起来,我要脱个衣服

副司长站在台阶上,心里其实也没底了。因为他不知道昨晚陈博被打断双腿,是否真的和单据上签名的人有关系,所以他不敢赌:“这个人现在不在,他出差了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营长听到这话,心里底气更足的问道:“他去哪儿出差了?”

    “奉北。”副司长低声应道:“他去抓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去奉北抓人了,是吗?”营长指着对方,掷地有声的说道:“好,你说奉北,那我信了。咱这样,我带人就在这里等人,然后让警卫长马上坐车去奉北验证。如果老子错了,你想怎么搞都行。但如果这事儿就是他干的,你们警司这么包庇,我二营上千名兄弟,绝对不答应。”

    “你话说的有点狂吧,警务系统轮得到你指手画脚的吗?!你要查案,直接走程序,让警署下令,我就配合调查。”副司长也硬气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别跟我扯没用的,他背后那个伤十天八天的就好了,老子等不到警署下令。”营长见对方心虚了起来,顿时也再次变得强势,指着地面吼道:“今天,我必须见到这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算哪根葱,老子配合不了。”副司长指着门外吼道:“把人给我带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营长打开枪械保险,突然抬起了胳膊。

    “亢!”

    扳机扣,枪响。

    整个大院内瞬间安静了下来,营长举着枪,挑着眉毛喊道:“我来这儿不是搞摩擦的。陈博跟我是多年战友,如今不明不白的让人砸折了双腿,那我必须给他要个说法。我再申明一遍,今天我必须要见到单据上的那个人,如果他不出来,老子宁可上军法,也特么得搂火。我就不信了,驻军保家卫国,最后上面会没有人站出来,替我们这些扛枪的说话。”

    台阶下方的士兵,大多数都是不了解内情的,所以营长一说话扇呼情绪,他们瞬间就被点燃,纷纷持枪吼道:“交人!”

    “交人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在部队中,长官天大,下层士兵对于军令,是有着非常强的服从力,而这一点是地方系统比不了的。

    副司长一看对方有些压不住了,心里也没谱了。因为对方要确实占理,这事儿就非常难搞。你强行驱逐他们,最后把事儿闹大了,上层一介入,最后又发现是你们警司的责任,那咋弄?谁又能来承担这个责任呢?

    “交人!”

    “快点交人!”

    士兵还在呼喊着。

    营长看了一眼副司长的表情,立马就冲身后的军士长说道:“让办公室给团里打电话,把这里的情况跟他们说明,让他们支援。现在这种情况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,咱们要掉头就走,那反而没理了,明白吗?”

    “有把握吗,营长?”

    “你还没看出来吗?这个副司虚了,昨晚老陈就是他们干的。”营长低声回道:“今儿无论如何都得把人逼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了。”军士点头后,伸手就掏出了电话。

    副司长站在台阶上斟酌半晌,随即回头冲付小豪说道:“去叫秦禹,快点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付小豪一愣后,转身就要走。

    “踏踏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阵脚步声从正厅内传来,秦禹和老猫并肩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副司长看见这俩人一愣后,立马就冲老猫使了个眼神,示意让他走。

    “辛司,”老猫似乎没领会对方的意思,只笑着迈步上前:“在里面睡会觉都不消停,楼下一直吵什么玩应?”

    副司长见老猫已经走出来后,立马脸色阴沉的骂道:“你出来干什么?!”

    “没事儿,我心里有数。”老猫挠了挠鼻子:“咱该咋办就咋办,你说台词,我能接上。”

    副司长虽然搞不懂老猫在玩啥,但见到他能这么回答自己,心里顿时也就踏实了。

    “别吵了!”副司长喊了一声,伸手扯过来老猫:“你们不是让交人嘛?行,人刚回来了,你们问吧。”

    营长一听这话,顿时抬头看向了台阶。而当小期扫到了老猫的身体和身高后,则是瞬间呆愣住。

    “他就是李富贵?”营长指着老猫问道。

    老猫低头从兜里掏出工作证,伸手挂在胸前:“对,我就是。你拿的那个单据,确实是我签的名,怎么了?”

    小期一听这话,脑袋瞬间翁的一声。

    人群中,秦禹目光阴沉的看向小期,泛起了微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几分钟前。

    秦禹在楼内拨通了朱伟的电话:“喂?”

    “咋了?”

    “你没在单位?”

    “没有啊,我出来追线索。”

    “我车里的作训服,你穿没穿过?”秦禹问。

    “没有啊,我穿你的干啥?”朱伟摇头:“我自己还有两套新的放在柜里呢!”

    “行,没事儿了。”秦禹立马挂断电话,迈步要再次往楼上跑时,就看到老猫晃晃悠悠的迎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外面喊什么呢?”老猫皱眉问。

    “你踏马的是不是穿我衣服了?”秦禹喝问了一声。

    老猫愣住:“衣服?什么衣服?”

    “我车后备箱放着的作训服。”秦禹提醒了一句。

    老猫回忆半天后:“啊,穿过啊!前几天取这一季的棉服,我们要干活搬货,我没衣服,就给你的套上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老子差点被你坑死。”秦禹磨牙骂了一句,伸手就薅住老猫的脖子,硬拽着他往楼下走:“事情这样的,你听好了,一会出门就这样说……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警司正门的台阶上。

    “听说歹徒身上有伤是吧?”老猫吊儿郎当的转过了身,动作熟练的脱掉外套,直接搂起毛衣,撅着屁股露出后背问道:“你看我后背有伤吗?”

    营长愣住,猛然抬头看向了小期。

    “用不用再看看屁股,裤裆啥的?”老猫十分配合的问道:“没事儿,今天老子宁可豁出去在院里裸.舞,也踏马的得狠打你们一下脸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儿?!”营长低头冲着小期喝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对啊,他不是昨天晚上的那个人。”小期额头冒汗的说道:“体型身高都不对。营长,你让我进人群里认一眼,我们肯定能把他找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话走点脑子!”营长崩溃:“这是你家啊,你还要选个台咋地?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