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子错,一直挨揍

“身上有伤吗?”副司长迈步下了台阶,皱眉喝问。

    营长懵逼,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“我问你,有没有伤?!”副司长再次喝问。

    “有没有伤!”

    大院内,质问声震天般的响起。

    主楼内,一直在观察外面动静的董司长,迈步走出大厅,众人让开了一条路。

    营长斟酌半晌:“他是没有伤,可这个单据,出现在现场,我们来问一下,没毛病吧?”

    “你踏马放屁!”董司长虎着脸,背着手怼道:“这是司法系统,你们来质问本身就是违规。”

    营长无言。

    “你说要找人对峙,现在人给你找出来了,你又怎么说?”董司长质问。

    “这事儿我会跟驻军团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别跟我扯驻军团,老子不认识他们。”董司长摆手打断,强势无比的喊道:“荷枪实弹冲击司法系统,院内当众开枪,你当这是什么地方?靶场吗?啊?!”

    营长咬了咬牙,目光阴沉的看了一眼小期,心中怒不可歇,但又无言反驳。

    “今天这个官司不打明白了,走,你们肯定是走不出去了。”董司长指着人群,铿锵有力的喊道:“把械给我缴了,人全关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下驻军的枪,你想过后果吗?”军士长护着营长吼了一声:“我们可以上报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报尼玛!”老猫跳起来吼道:“啥都别说了,给我揍他就完了,一个都别让他们跑了。”

    一声怒吼,大院内一百多名警员瞬间被点燃,二话不说,蜂拥着就冲向了士兵。

    刚才对方压的有多狠,那现在反弹的就有多厉害。

    驻军做事儿一向嚣张惯了,他们游离在司法系统之外,又常住扎在区外,一些关键性的案子查到他们那里,人家一句内部处理,你屁都不敢放。

    可现在他们自己找上门来了,而且还不占理,那积怨已经很深的双方,就不必再扯什么脸面了。

    痛打落水狗就完事儿了。

    人群一呼上来,士兵队形就乱了,而营长也在高声吼道:“都别开枪,别开枪,注意克制情绪。”

    是的,此刻营长已经彻底虚了,因为“凶手”没抓到,那他们荷枪实弹的冲击司法机关,那肯定就不占理。所以此刻要再搂火,那他的下场一定比陈博惨的多。

    逼没装明白,那结果就是挨揍。

    警司院内的这帮壮小伙,有着长期收拾罪犯的经验,下手极黑极狠,没一会的功夫就将对方三十多人干倒,围成一个大圈猛踢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警司大厅内。

    董司长第一时间拨通了警署的汪署长电话:“是,他们持枪冲进大院的。对,他们说要对峙,我们就把人交出来了,可事实跟他们说的压根不一样,他们所谓的证据基本就是扯淡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情况怎么样?”汪署长直言问道。

    董司一听这话,扭头看了一眼乱哄哄的室外,十分昧良心的回道:“我方极力克制情绪,但他们依然不依不饶,而且对方营长还冲天开枪了,说我们要不给交代,他们就搂火。”

    “吹踏马什么牛B!”汪署长一听这话,瞬间站起身骂道:“让你们警司全员集合,把这帮狗日的全给我扣住,往死了揍。出多大事儿,我兜着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!”董司长立马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马上派防爆司,特战队去你们那里支援。”汪署长瞪着眼珠子命令道:“人必须给我扣下。”

    “你放心吧,一个都跑不了。”董司欣慰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院内。

    营长领来的这些士兵,在半个小时的时间内,总共是挨了三遍打。

    第一遍是黑街警司的警员主打的,后来,防爆司和特战队的人分批赶来,闲着没事儿,也连捶了他们两顿。

    还是那句话,两大系统并不兼容,并且双方也是各有积怨,所以事情卡在这个节点上,那矛盾自然会澎湃爆发。

    大约一个小时后。

    军警之间的冲突,已经传到了松江市长的耳朵里。而在当今的体制层级中,是没有什么书J职位的,市长就是松江一把,二把手是参议会总议长。

    市长办公室内。

    秘书半弯腰的站在办公桌旁边说道:“冲突很激烈,听说还放了两枪。”

    “嗯,老汪给我打电话说过这事儿了。”市长插着手,眉头轻皱的说道:“驻军团,联防这帮人,是真的不招人待见。当初我提议让松江警署,成立个市级警备分署,然后接任管理出关卡,还有区外一百公里内的治安,但分军区那边死活不放权,就好像我要抢地盘似的……这帮人是毒瘤,确实该收拾。”

    “您说的对,这自古以来,城市治安理应就该由地方司法系统集中管理。我就没听过,出关卡收税费的这种事儿,都要交给驻军来干,这太滑稽了。”秘书由衷的点头附和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懂。九区是靠枪杆子起家的,咱最高行政长官非常厚待军部,也愿意给他们放权。”市长站起身,轻声说道:“因为九区是特别行政区,未来是并入欧盟,还是亚盟,这都不好说,所以一旦发生军事冲突,那还是这帮扛枪的天下。”

    “也是。”秘书点头。

    “大气出不了,借着这个事儿敲打敲打他们吧。”市长抻了个懒腰,迈步走向门外说道:“不管谁来电话,你都说我在开一个很重要的会,至于怎么搪塞,你看着办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秘书出言回应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几分钟后。

    驻军三团的电话打到了市长办公室,秘书伸手接起问道:“您好,市长办公室。”

    “您好,您好,我是驻军三团团长,甄诚。”

    “哦,您说。”秘书声音不冷不热的应道。

    “关于这次军警冲突,属实是个误会,我已经进松江了,想约市长面谈。”对方团长十分客气。

    秘书眨巴眨巴眼睛,笑着回了一句:“甄团长,你知道你没打电话之前,警署那边的高层,有多人打过这个号码吗?”

    团长愣住。

    “你们持枪冲击警务系统,这是要惹众怒的。现在警署一二把手,已经要电告九区总局了。”秘书低声说道:“所以市长在这件事儿里,是没办法说话的,群愤难平啊,甄团!”

    “是,这事儿是我们冒失,但您务必让我和市长见一下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我个人给你方向吧,甄团。”

    “请说,请说。”

    “事儿是怎么起来的,你心里应该清楚,这解铃还须系铃人啊!”秘书委婉回道。

    团长一愣后点头:“那我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几分钟后。

    人在江南的李司长,兜里电话和办公室电话,开始不停歇的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还有一章额外的广告加更,九点之前发。求订阅,求打赏,求推荐票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