找到了对的人

深夜,面包车上,赵宝非常兴奋的看着唐元问道:“哎,兄弟,我问你,就我刚才那两句话递的,像不像江湖大哥?我就问你像不像!”

    “像不像的咱先不说,我就没搞懂,你是咋明白对方在试探呢?”唐元一脸费解的问道:“你咋看出来的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。”赵宝一笑,扭头看着喜乐宫说道:“我在这个地方转运了。”

    “啥意思?”

    “陪我的那个丽莎,我之前就认识。”赵宝回过身,看向唐元说道:“是她认出来那个友子,不是友子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啥呢?你说明白点。”

    “算了,这事儿一句两句说不清楚。”赵宝摆手看着唐元,内心按奈不住激动的说道:“这回他们试完,肯定就不会怀疑咱俩了。这案子搞到这一步,基本就算拿下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那你准备下一步怎么办?”唐元问。

    “报案,让警司的人在对方交货的时候,抓他个人赃俱获。”赵宝想了一下应道。

    “这帮人贩子在本地都是有一些关系的。”唐元略有些担忧的说道:“你冒蒙报案,说不定消息会走漏。”

    “可现在不报案,咱们有个最大的问题解决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问题?”

    “尾款还有十三万,这数目不小。”赵宝挠头回道:“我短时间内凑不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对哈,还有尾款没交。”唐元点头应道:“这数额也确实有点大,咱要弄假钞糊弄他们,肯定也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是呗。”赵宝舔了舔嘴唇:“最稳妥的办法,还是报案。”

    “报案的话,也得找个熟悉的人,做事儿比较正的。”唐元沉思了起来。

    赵宝听到这话,脑中瞬间想到了秦禹等人的身影。但当他回忆起三十晚上,对方纸醉金迷,出手阔绰的样子时,心里顿时又觉得这帮人不靠谱,像是黑警。

    “哎,宝宝,我想起来一个人。”唐元突然抬头,满脸笑意的说道:“他跟我有过接触。”

    “警司内的吗?”

    “对,他是平道警司内的一个警员。”唐元笑着应道:“当初我在里面的时候,他知道我是记者,就想让我撂点案子给他,因为常跑地面,有时候也知道一些情况。”

    “嗯,然后呢?”

    “我俩接触过几次,他人还不错。”唐元笑着说道:“我给他撂了一些贩粮的消息,他也都把人抓了,而且还很同情我,隔三差五也会找个人给我存点监币。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他人不错?”

    “嗯,我觉得还可以。”唐元点头:“而且除了他,我也想不到别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行,那就找他了。”赵宝搓着手掌说道:“你联系他吧,他要方便,咱现在就跟他聊聊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唐元点头拿出新电话,低头就在通讯簿里翻找了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深夜。

    面包车开到了平道警司家属小区内。

    赵宝和唐元聊了能有十几分钟后,一个青年才披着大衣,拽门上了汽车。

    “哎,小方,我给你介绍一下,这是我同学赵宝。”唐元热络的跟对方打了个招呼。

    “你好。”赵宝伸出了手掌。

    “哎,你好,呵呵。”小方看样也就二十八九岁,长的白净,五官看着也很正,是一个标准的体制内人员长相。

    唐元简单将二人相互介绍了一下后,就立马直奔主题的说道:“老方,这时候也不早了,咱长话短说。”

    “行,有事儿你就说。”小方点头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……。”唐元组织了一下语言,就将这个案子的前因后果,跟对方详细的叙述了一遍。

    小方听完后,满面惊愕的说道:“你俩胆子也太大了!这种人贩子团伙,你们没有支援就敢暗访?”

    “有些事儿,总得有人做嘛。”赵宝笑着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小方眨了眨眼睛:“你俩的意思是,前段时间区外死那八个孩子,也跟至诚运输公司有关系?”

    “对,有关系。”唐元点头应道:“这个事儿,那个叫小智的已经承认了,我录了像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录像了?”

    “嗯,有影像记录。”赵宝插了一句。

    小方插手斟酌半晌,扭头看着唐元问道:“?影像资料可以给我看看吗?”

    唐元思考一下,还是留了个心眼:“资料我俩没带着,但我敢跟你保证,这个案子的证据,我俩已经摸齐了,现在就差最后一步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的意思是,让我在交易的时候,把人摁住?”小方问。

    “对啊。”赵宝满眼兴奋的回道:“他们已经跟我俩约定好了时间。”

    小方闻声沉默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,这事儿能做吗?”唐元见小方有些犹豫,立马追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小方看向唐元,突然问道:“这个至诚运输公司,跟你们有仇吗?”

    唐元愣了一下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俩图啥啊?”小方问。

    赵宝听到这话,仔细斟酌半晌后应道:“那八个孩子死了,喊不了冤了,我俩想喊喊。”

    小方盯着二人,点头应道:“行,就冲你俩想喊一声,那这事儿我也掺和掺和。”

    “太感谢了。”赵宝一愣后,伸出手掌说道:“老唐找你算是对了。”

    “惭愧啊。”小方叹息一声应道:“我们该干的活儿,却还没有两个记者干的好。”

    唐元听到这话,心里更加确定自己判断的正确,随即伸手抓着小方的手腕说道:“那我们这次,一块把事儿办好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,你俩负责继续和人贩子接触。”小方思考一下,顿时轻声冲着二人交代道:“我明天上班,就开始部署这个事儿。事先不告诉参与抓捕的警员案件细节,也不会透漏你们的身份……。”

    赵宝和唐元听着小方的吩咐,都不时的点着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折腾到凌晨两点多钟。

    赵宝和唐元都饿的不行,随即一块去了市区,找了一家很小的门面店,要了四个热菜,还点了点啤酒。

    菜肴都上齐了之后,赵宝伸手从怀里掏出一个信封,顺着桌面推了过去:“老唐,我最近花销有点大,兜里也快空了。这是三千块钱,你先拿着吧。”

    唐元闻声一愣:“这是啥意思呢?”

    “没有我,你也不会冒这个险。”赵宝一笑应道:“这三千,算是给你的惊吓费。”

    唐元闻声嘴角泛起一丝微笑,伸手接过信封说道:“赵宝,你还真看错了。我办这个事儿,跟你其实没多大关系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江州。

    齐麟回到耀光安保公司后,进屋就冲着察猛说道:“你收拾一下哈,这次送货,我带你去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察猛爽快点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