两大系统的碰撞

小期扭头看了一眼营长身后跟着的人,斟酌半晌后应道:“我们去旁边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走。”营长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几分钟后,楼梯间内。

    小期从兜里掏出了几张纸说道:“我和打陈队的那个人碰上了,他素质很好,下手也阴,我没留住他。”

    “你没留住?”

    “嗯,我拿刀都没留住。”小期点头:“不过,我也没想到他是这个素质。”

    营长皱眉斟酌半晌,伸手指着纸条问道:“这是啥?”

    “你看看。”小期将纸条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营长接过后,低头摊开看了一眼,目光惊愕:“警司的人?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小期点头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。”营长拿着纸条摇头:“事儿肯定是警司那边搞的,因为马老二背后的关系就是秦禹,老猫他们。但这帮人应该不会自己去办陈博。”

    “不,你不了解当时情况。”小期摇头解释道:“我是拿刀捅他,他随机应变的用右腿挡了一下,我刀刃割开了他的裤子,这个东西才掉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营长愣住。

    “他撞上我,本身就是偶然,而我拿刀去捅他,更是事先根本不可能预料到的事儿。”小期低声分析道:“所以,这个单据不可能是嫁祸,应该就是他无意中留下来的。”

    营长闻声沉默许久后,低头再次看了一眼纸条:“那真是他干的?”

    “我有招能确定是不是他干的。”小期突然插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什么招?”营长问。

    “我俩打的时候,他受了点轻伤,后背靠在墙上的时候,被广告牌上凸出来的钉子扎到了。”小期话语简洁的说道:“找到人,看看他背后,不就啥都知道了?”

    “你确定他受伤了?”营长阴着脸问。

    “确定,血我都看见了。”小期点头。

    二人正在交谈之时,楼梯间的铁门被推开,一名壮汉走进来说道:“老陈废了。”

    “废到什么程度?”营长猛然回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双腿膝盖往下全部骨碎,没有一点再站起来的可能。”壮汉沉吟半晌说道:“主任部给的建议是截肢。”

    营长咬了咬牙,声音低沉的又问:“区外呢?”

    “那几个运货的就跟人间蒸发了一样,我们只找到了他们的用车,但完全追不到人影。”壮汉摇头:“我的判断是,他们要么有人接应,要么可能已经返回松江躲藏,玩灯下黑。”

    “他妈的!”

    营长听到这话,攥着纸条骂道:“建区以来,除军事冲突外,我还没听说哪个驻军单位,能让人把副营杀了,把大队长搞成这样。”

    “军监那边已经调查事情起因了,这事儿不好隐瞒。”壮汉补充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把事儿往李岩身上推,尽量摘干净老陈。他都废了,就别让他上军法了。”营长虎目一瞪,声若洪钟的喊道:“这口气老子要不出,以后没法在松江混了。通知营区,集合两个步兵连,给我进城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警司食堂内。

    秦禹吃过早餐,低头就接通了李司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区外的动静是你闹出来的?”李司直言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秦禹点头承认:“齐麟要报复,我同意了。”

    李司沉默。

    秦禹斟酌半晌,立马解释了一句:“叔,药线这活儿太肥了。今天联防敢搞你,你忍了,那明天关口的人,地面上的人,谁缺钱了都得找你拿。到时候这活儿,你还干是不干?!我是觉得,路面上的事儿,确实有人情可讲,但也要有点脾气。”

    “我理解你的意思,也没想骂你。”老李这次没有任何愤怒,反而话语很赞同的说道:“事儿办了就办了,但后续要处理干净,不要留口舌。”

    “齐麟已经返回江州了。”秦禹一听对方没有骂自己,心里顿时美滋滋的说道:“江州那边也愿意承担一些损失,并且短时间内不让咱们赔货款。所以,他们也是支持咱闹点动静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先眯着别动,后面的事儿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哥!哥!”

    就在二人通着电话,聊着正事儿的时候,丁国珍突然冲了进来,高声喊道:“外面出事儿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儿?”秦禹抬头。

    “联防的人来了。”丁国珍脸色煞白的说道。

    秦禹一愣,立马起身冲着电话说道:“叔,外面有点动静,我先出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警司外。

    营长穿着军服下车,领着三十多名士兵,迈步就上了办公主楼的台阶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情况?”三队的副队长,见对方全部荷枪实弹,顿时皱眉问了一句:“干嘛啊?!”

    “让开!”小期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这里是警司,你们想干什么?”三队副队长,瞪着眼珠子回道:“谈事儿,也不用拎着枪进屋吧?”

    “你给我闪一边去。”营长脸色铁青的背手吼道。

    “我就不走,你能干什么?!”副队也不鸟对方,因为双方完全是两个系统的人。

    营长看着副队,伸**下旁边警卫的枪,突然喊了一声:“目标,警司大厅,子D给我上膛,谁特么拦着,我准许开火。”

    “你吹牛B!”三队副队长,棱着眼珠子吼道:“你开枪试试?!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小期伸出胳膊,一把扯过副队长的脖领子,直接将他拽下台阶吼道:“冲进去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三楼副警司办公室窗口处,文永刚习惯性的甩着小分头,龇牙看向楼下,很是开心的说道:“哎呦,这下老董难受了。”

    “文司你不下去看看啊?”旁边的人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下去干啥,在这儿不是看的挺清楚吗?”文永刚端着茶杯,阴着脸骂道:“这老李一选上议员,他下面这些狗腿全都狂的没边了。这下好了,给部队惹急眼了,我看他们咋收场。”

    司长办公室内。

    秦禹进屋后喊道:“咋弄,董司?”

    代理司长老董站在窗户旁边,手里拿着电话冲李司问道:“你看咋办?”

    “你把电话给秦禹。”

    “来,你过来接电话。”董司长回头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秦禹迈步上前接过了电话:“喂,叔?我刚才上楼的时候往下面看了一眼,他们来了三十多人,全都持枪了。”

    “持枪了,是吗?”李司吸着烟问。

    “对。”

    “通知全警司警员集合,给我去枪库拿装备。只要对方有意搞摩擦,你就给我搂火,捅破天了老子兜着。”李司阴着脸骂道:“他妈的,狗日的联防不知道自己姓啥了。在城外他们还有点份量,进城了他狗屁不是。给我揍他!”

    两分钟后。

    尖锐的集合铃声在警司大院内响起,秦禹领着二十多人跑向楼下:“所有一线队成员,全部去大厅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