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太平的路面

待规划区食宿店内,警惕性极好的齐麟,摆手叫来两名耀光公司的兄弟,轻声吩咐道:“你俩等一会吃饭,去门口车里待一会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联防的汽车一般不会开到这儿来,你俩去盯着点。”齐麟回道:“咱车队太长,有点扎眼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俩这就去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三人说完,两位小兄弟连饭都没吃,转身再次又出了大院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几分钟后。

    齐麟走进食宿店左侧的大食堂,进屋后见到察猛等人已经围着三张桌子坐好,正在有说有笑的闲聊着。

    “这儿呢,给你留位置了。”察猛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齐麟闻声走过去坐下,笑着交代道:“东西随便吃,但酒不能喝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哎呦,这趟可算快到地方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众人喧闹着回应。

    没多一会,食宿店老板领着三个服务小弟,端着数盆炖菜以及杂粮馒头走来,开始挨桌发放。

    热气腾腾的大锅菜摆在桌子上后,齐麟往盆里看了一眼,只见里面肉片少的可怜,基本全是那种自家大棚内种的廉价蔬菜,而且有的连菜根子上的泥都没洗干净。

    在区外,人多一块跑活,那是没办法挑食的。一般进了食宿店,那都是老板今天做什么,你就点什么。但好在耀光公司的这帮兄弟都很皮实,常年在外面跑活,所以也不挑。

    “大家对付吃一口,等到了松江,咱们改善一下哈。”齐麟笑着招呼道:“来,动筷吧。”

    众人闻声开动。

    齐麟拿起杂粮馒头,转身看向食宿店老板说道:“大哥,我们隔一段时间就会来一趟,这咋说也是老客户了,你下回给我们单独整点菜吧,这玩应兄弟们吃了没啥营养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倒是想啊。”老板也很无奈:“最近雪大,前后都送不进来食材啊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,我一会多给你五百块钱。”齐麟故意套着近乎:“你提前把下回要用的食材准备出来,整点野味啥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行啊。”老板一听这话,自然很高兴的回应着:“呵呵,兄弟办事儿敞亮,这些人跟着你错不了。”

    齐麟一笑,表情随意的问道:“哎,大哥,我刚才进来看见门外有联防的车,这边出啥事儿了吗?”

    “没事儿。”老板撇嘴应道:“听说是有人单独约出来的,可能谈点桌下交易呗。”

    “啊,是这样。”齐麟一听这话,才稍微放心点。

    “行,你们吃着。”

    “好勒。”

    二人简单交流了几句,老板转身领着三个服务小弟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大约也就四五分钟后,对讲机内响起了咝咝啦啦的声响,院外车里的小伙低声喊道:“麟哥,联防的车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收到。”齐麟松了口气,拿起对讲回了一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吃过饭,众人又休息了几个小时后,时间就来到了晚上八点多。

    齐麟感觉差不多了,就分别叫起来几个领队的,招呼大家一块检查了汽车,又补了点油,就再次匆匆上路。

    汽车一路北行,晃晃悠悠的又行驶了二十多公里后,抵达了一处名叫老爷山的地方。

    车内。

    齐麟拿着电话冲马老二问道:“你出发了吧?”

    “已经在路上了,还是老地方接货。”马老二点头:“我应该比你先到。”

    “好,那我就不放缓速度了,尽快赶到。”

    “行,到了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二人沟通完毕后,齐麟又冲察猛喊道:“给后面的车说一下,咱们提提速。”

    “好勒。”察猛闻声就拿起了对讲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声轻微的闷响泛起,齐麟所坐的越野车,右侧前轮处突然向下一沉。

    司机经验丰富,立马缓踩刹车,让暂时失控了的越野车,没有在冰雪路面上继续向前推头。

    “爆胎了?”齐麟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,右前轮爆了。”司机连看都没看,完全凭借经验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赶紧换胎。”齐麟招呼了一声。

    说完,司机和后座上一个青年跳下去,立马奔着后备箱跑去,准备拿备胎。

    车内,察猛探头往外扫了一眼,目光疑惑:“这地方也没冷坑啊,胎咋爆的?”

    “亢,亢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两声枪响泛起,箱货车的两个大灯瞬间爆开,玻璃碎片四处迸溅。

    齐麟一愣,立马拿着对讲吼道:“所有人注意,有雷子。”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厢货车内的壮硕中年,伸手推开车门,就要找开枪方向。

    “哒哒哒……!”

    激烈的枪声再次响起,弹头扫射在厢货车车门上,荡起阵阵火星子。

    道路两侧漆黑无比,完全没有光亮,而开枪的方向又是两个,所以此刻车内的人都不确定,是哪边打的自己。

    “先别动,都坐在车里别动。”齐麟再次拿着对讲吼了一声。

    话音刚落,道路前面三个蒙着脸的汉子出现,个个都穿着大皮衣,手里拎着枪。

    齐麟坐在车内,一看对方的这个状态和打扮,心里顿时咯噔一下。

    三人迈步上前数步,领头一人摆手吼道:“谁是带队的,下来聊两句。”

    齐麟斟酌半晌吼道:“不知道哪家的,我不敢下车啊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对方中年一笑,站在原地没动的吼道:“货车留下,你们能走。”

    “我可以跟你走,但货你不能动。”齐麟皱眉回道:“车里有点银子,兄弟手里不宽裕了,我帮帮你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冲钱来的,我就要货。”

    “那不行啊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?路上都是我的人,喊一声,我先干死你,再拿货。”对方语气梆硬。

    齐麟斟酌了大概三四秒钟,转身就看向察猛说道:“准备推灯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察猛点头。

    齐麟攥了攥手掌,冲着车外再喊:“兄弟,我交五千块钱,你让让道行吗?”

    “我说了,不是钱的事儿。”对方态度坚决。

    “那你跟我谈你M了个B!”齐麟瞪眼吼道:“给我推灯,搂火。”

    “推灯,”察猛也立即冲着对讲喊道:“打了。”

    “刷刷!”

    一声令下,厢货车和越野车的驾驶楼棚顶盖被掀开,两个强光灯,瞬间被推出来,向四周扫去。

    两秒后。

    “扫到了,左侧人多。”厢货车内有人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往左侧搂火,货车轮胎护板卸下来,准备先走。”齐麟一把推开车门,迈步跳下去,拎着枪就对准了左侧。

    “哒哒哒……!”

    紧跟着,枪声澎湃响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