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魇般的喜乐宫

喜乐宫楼下的汽车内。

    唐元拨通了小智的电话:“喂?我们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在308。”

    “好,知道了。”唐元挂断手机,转身看向赵宝说道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赵宝推开车门,表情略显紧张:“既然约见面,那你为啥不选一个地方,非得来喜乐宫?”

    “大哥,是你要跟人家谈生意,我能瞎选地方吗?选了人家能去吗?”唐元回头看向赵宝:“你为啥抵触来这儿啊?”

    “我特么在这儿挨过揍,怕人认出来。”赵宝此刻也顾不得装B了,如实吐露了自己的经历。

    唐元闻声看向赵宝,打量着他的穿着和化的妆说道:“我觉得你现在这个怂样子,你家里的几个阿姨都不一定能认出来你,没事儿的。”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赵宝硬着头皮走在前面嘱咐道:“还是按照约定好的来,如果感觉事儿不对,马上就给警司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“哎,老唐,你带没带点啥防身的东西?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啊。”

    “还好我带了把刀。”赵宝拍了拍腰间:“反正一会见机行事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干事儿就是太冒险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别说了,走吧。”赵宝心里既忐忑又有点兴奋的迈步上了台阶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几分钟后。

    喜乐宫308包房门口,赵宝调整了一下呼吸,伸手推开了门。

    室内,小智坐在昏暗的灯光阴影下,翘着二郎腿,吸着烟看向门口。

    大理石茶几桌旁,四五个小伙,喝着啤酒,吃着零食,面无表情的打量着唐元和赵宝。

    “呵呵,路上有点事儿耽搁了,来晚了一会。”经验稍微多一些的唐元,立马进屋跟众人打了个招呼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大哥,小智。”之前跟赵宝有过接触的青年,低头介绍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智哥,你好。”唐元迈步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小智把玩着电子烟,笑着点头说道:“坐吧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,赵宝和唐元夹着裤裆就坐在了小智旁边。

    “从哪儿来啊?”小智问了一声。

    赵宝斟酌半晌后,按照事先跟唐元对好的台词回道:“我们就是买货,从哪儿来也不重要吧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小智点头一笑:“兄弟想做多大的生意?”

    “十五万的生意。”赵宝强迫自己放松下来,语气平淡的回应着。

    “要五个?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赵宝点头。

    “用送货吗?”小智问。

    “不用,货我在松江接走。”赵宝摇头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小智吸了口烟,回头看向二人说道:“行,你们刚来松江,我略尽地主之谊,咱们喝一会。”

    唐元眨巴眨巴眼睛:“还是先谈事儿吧?”

    “事儿一会谈,”小智晃动了一下脖子,双眼死死盯着唐元说道:“还有两个朋友没到。”

    唐元和赵宝闻声一愣。

    “这俩朋友你们也认识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认识?”唐元目光惊愕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对啊,一会来的这俩朋友,就是前段时间区外送那八个孩子的司机。”小智言语轻松的说道:“他们刚回来。”

    赵宝和唐元听到这话脑袋嗡的一声。

    “你们和友子见过吗?”小智顺嘴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……没见过,通过电话。”赵宝硬着头皮应道。

    “啊,”小智点头:“别人介绍的?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

    “行,那一会等友子他俩来,咱们再谈。”小智搓了搓手掌,抬头冲外面喊道:“告诉服务小弟,进姑娘吧。”

    赵宝低头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,右手捂着嘴冲唐元说道:“我……我去个厕所,你先跟他谈。”

    “赵宝,你要敢跑,我就敢给你供出来。我连你家祖坟在哪儿都告诉他们。”唐元脸都白了。

    赵宝面露微笑的冲着旁边的马仔点了点头,心脏嘭嘭嘭的跳着:“那俩司机一到,咱俩肯定漏了。”

    “万一他是诈咱们呢?”唐元咽着唾沫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可万一要不是呢?”赵宝紧张到双手无处安放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里是喜乐宫,咋说也是公开场所,我觉得他们不敢咋样。实在不行,我就找机会给警司打电话。”唐元低声回道。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赵宝点了头,转身看向小智说道:“兄弟,咱们坐着聊会天就好,不用叫人进来了,太闹。”

    “谈事儿的时候就让她们出去了,不然一帮老爷们坐着喝酒有啥意思。”小智伸手拍着赵宝大腿:“到我这儿,你听我的就完了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好。”赵宝微笑着点头。

    “来来来,姑娘来了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服务小弟领着二十多个姑娘,从门外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赵宝一扭头,顿时愣在原地。

    “兄弟,你们是客,你们先选。”小智客气的招呼了一声。

    二十多个姑娘中,赵宝的长期泡友丽莎,就站在最左侧的位置。

    赵宝一看见她,立马扭过头,冲着老唐说道:“你先选,你先选。”

    “这事儿你跟我客气尼玛啊,你就选呗!”唐元被搞的心烦。

    “这里面有个人我认识。”赵宝低着头,咬牙骂道:“卧槽,这个地方真是太丧了,一来就没好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选啊?!”桌对面的青年招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不,不用,随便选两个就行。”唐元心里紧张,表面上却佯装淡定的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“那就这几个留下吧,”青年转身指向姑娘:“还有这几个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,备选的姑娘全部弯腰喊道:“老板,晚上好。”

    “选了吗?”赵宝故意侧着头,冲着唐元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在说啥,选什么?”唐元目视前方回道。

    “就是左边,左边那个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老板,来,我敬您一杯酒。”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,一名姑娘按照惯例端着酒杯,从左侧开始敬酒。

    赵宝听到这个清脆的声音,肝都颤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老板,来,喝一杯。”丽莎出于礼貌,弯腰再次说道。

    赵宝闻声拿起酒杯,故意压低着头,话语含糊着说道:“哎,好,干了昂!”

    丽莎一见赵宝抬起胳膊,双眼顿时注意到他右手上戴的戒指,随即仔细观察了一下,不解的嘀咕道:“咦,这个中指有点熟悉呀?!”

    “卧槽!”

    赵宝一愣,猛然抬头看向丽莎,而后者也在目光惊愕的望着他。

    二人对视,身体全部僵住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走廊内。

    两个穿着皮衣的小伙,此刻已经走到了308门口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江州。

    “一车货,是吧?”可可背手问道。

    “对。”齐麟点头。

    “出货量有点多,得等个三五天。”可可站在中控室内,拍手冲着几个管事儿的喊道:“大家加加班哈,订单飞起来了呀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