缺了大德的马老二

南阳路附近。

    一辆小电动摩托,碾压着积雪,停在了街道右侧。

    车上青年拎着四个大皮包下车,步伐匆匆的就走到了一家小超市内。

    室内,十几个人见到青年走过来后,立马就围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药来了吗?”

    “快点发吧,等半天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众人叽叽喳喳的冲青年催促着。

    “别挤,都别挤,今天还是不限量,一个一个排队拿。”青年靠在柜台旁边,弯腰打开四个皮包,话语简练的喊道:“一手交钱,一手拿药,快点弄。”

    众人闻声自觉排队,开始逐一买药。

    双方在交易过程中,起码有五六个人想多拿药,可手里又没有那么多钱,但青年无一例外的全部给他们赊了账。

    别人可能没有那个自信,敢在这个年头赊给旁人货,但裴德勇就敢。因为他有足够狠的手段,来支撑这种自信。而也正是因为裴德勇敢这样干,药又不限量,所以他最近在南阳附近的生意爆炸,真的可以算是日进斗金了。

    不到二十分钟,青年放完货后,就急匆匆的离去,骑着自己的小摩托,再次赶往大仓库方向。

    小摩托行驶了一半,青年习惯性的将车停在路面,转身就要去旁边的小吃店买点外卖带走。

    “吱嘎!”

    急促的刹车声泛起,一阵晃眼的光芒照射到了青年的脸上。

    “卧槽,要死啊?!”青年挡着脸骂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咣当,咣当!”

    汽车后座车门弹开,三个人步伐匆匆的冲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干什么?”青年感觉事儿不对,转身就要跑。

    三人一拥而上,从后面扯住青年脖领子,瞬间将他夹在了中间。

    “认识这是啥吗?”左侧的汉子掏出刀顶在了青年肚子上。

    “那你认识我是谁吗?我是南阳裴德勇的人。”小伙低头扫了一眼刀后,眉头都不皱一下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右侧的小伙一拳砸下去:“裴德勇的人多鸡毛?抓的就是你。”

    青年闻声愣住。

    “别动昂,动一下捅死你。”壮汉和一个同伴扯着青年就向车上拽去,而另外一人则是推着他的摩托,走向了无人去的脏乱胡同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几分钟后。

    越野车匆匆离开,奔着土渣街方向赶去。

    车上,青年彻底懵圈的看着马老二:“你抓我,你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说几句台词,你听着昂。”马老二坐在副驾驶上回头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啥意思?”青年冷着脸问道。

    马老二回过头,伸手扯住青年的脖领子问道:“牛振比不比你猛?”

    青年愣住。

    “他在马沟让没让我砍的,连他妈都不认识他了?”马老二又问。

    青年听到这话后,眼神变了,瞬间想起了马沟一战。

    “我说,你听着哈。”马老二指着对方的脸颊问道:“你是不是长吉人,家里还有个患病的老妈?”

    青年愣住,没有回话。

    “我问你呢!”马老二瞪着眼珠子吼了一句。

    青年吓了一跳:“不……不你说的,让我听着吗?”

    “槽,你该回话回话。”

    “你查我了?”青年眨眼看着马老二,心里很虚的问道:“二哥,你说我就是个跑腿的马仔,你没事儿查我干啥啊?”

    “我让你反问了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青年无语的闭上了嘴。

    马老二看着他,斟酌半晌后交代道:“一会,你给跑路面的朋友打个电话,就说你妈死了,你得赶紧回长吉一趟。”

    青年懵了,眼神费解的看着马老二:“二哥……我妈活的好好的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得消失一段时间,所以你得找一个不得不离开的理由,明白吗?”马老二阴着脸说道:“就这个理由,能让你连仓库都不回,马上就走。”

    “可我妈……!”

    “事情紧急,你妈委屈点吧。”马老二懒得与对方废话:“打电话,就说她死了,你今晚就得回长吉。”

    “二哥,你……你到底要干啥?”青年越听心里越没底。

    “帮我点忙吧。”

    “二哥,你别搞我,我……我就是干点小活的。”青年被逼的满脸哀求之色。

    马老二伸手从包里掏出两样东西,一把枪,一沓五千块钱。

    青年愣住。

    “选哪个?”马老二问。

    “哥,我哪个都不想选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不选,我就拿这个伺候你。”左侧壮汉的刀也逼了上来。

    马老二看着对方,话语简洁的说道:“别整一副委屈样。工地搬砖也能吃饭,可你为啥跑江湖啊?这行挣的多,风险也大啊!走了进来,出事儿就别埋怨你,这点大家都一样。”

    青年低着头,没敢顶撞。

    “选哪个?!”马老二吼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那肯定选钱啊!”

    “事儿之后,我再给你加一万。”马老二立马将钱塞进青年手里,话语简洁的吩咐道:“打电话吧。”

    几分钟后。

    小伙脸色涨红,目光迷离的看着车外,憋了半天才冲着电话说道:“那……那啥,小肖啊,呃……我妈死了……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两天后,傍晚。

    齐麟的车队距离松江,还有不到一百三十公里。

    沿路的食宿店门口,齐麟拿着电话说道:“今晚你来接货,我马上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行,那晚上见吧。”马老二点头。

    “晚上你在松江安排一下,我领几个兄弟进趟城,放松一下。”齐麟嘱咐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呦,你主动让我安排一下,这太少见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趟货难送,咱得请请耀光的兄弟。”

    “也是。”马老二点头:“行,那你别管了,我来弄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勒,就这样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二人就结束了通话。

    齐麟将手机揣进兜内,回头看着察猛说道:“告诉兄弟们,稍微可以睡一会,饿了的直接点餐,等天再黑一黑,咱们就出发。”

    “要着急的话,咱现在就可以走。”察猛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那不行,老二得安排一下关卡那边。”齐麟笑着说道:“没事儿,你们先休息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好勒。”

    察猛闻声就去喊其他兄弟。

    齐麟低头点了根烟,习惯性的抬头看了一下四周,突然发现有一台印有联防LOGO的汽车,就停在食宿店后面。

    “槽,联防的车开出来这么远吗?”齐麟有些疑惑的嘀咕了一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