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言的大铁棍

待规划区的大荒地内,齐麟已经弃了汽车,领着六名兄弟迈步行走在冰天雪地中。

    “车没了,我们不好回去啊。”察猛跟在后面说道:“联防那边肯定马上锁死各个食宿店,我们没粮没水,行进速度又慢,情况不乐观。”

    齐麟闻声后,一屁股坐在雪地中,喘息着说道:“联防不知道在前面还有巡逻点,我们开车走,很容易被劫住,一旦被拖在松江附近,那就彻底凉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自己走,也不是办法啊?”一个壮汉皱眉沉思半晌问道:“不然我们回松江?他们的注意力,现在全在路面上,我们灯下黑,还有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。”察猛摇头:“出关卡的人和联防是穿一条裤子的,我们虽然有自己的关系,可一旦进城的消息泄露,那想出都出不来。”

    “也是。”壮汉点头。

    “不用慌,我打个电话。”齐麟伸手掏出手机,拨通了可可的号码,但打了三遍对方都没有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江州于家。

    一名青年穿着睡衣,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皱眉说道:“秦禹他们这个团队很有侵略性,可最大问题就是不稳定。药线刚恢复没多久,这又来事儿了。”

    可可头上箍着粉红色的发带,素面朝天的按摩着细嫩的脸颊:“哥,这事儿我们要管的。”

    “管他多少回了?”青年脸色不太好看的回道:“管到什么时候是个头啊?”

    “袁克不用管,有团队,有市场,有销售,地面上也有解决事情的能力。”可可扭头看向大哥,话语清脆的说道:“可这样的公司,人家能为你所用吗?”

    青年沉默。

    “成熟的团队,人家想合作的都是龙兴药物这样的巨头。”可可继续补充道:“论运输线,我们又远又慢;论生产量和设备,我们三个车间不顶人家一个车间;论影响力和背景,人家龙兴药物是九区政F主要扶持的医药类单位……而我们呢?药品质量再优质,它也是上不了台面的企业。”

    青年端起茶杯,皱眉陷入沉思。

    “秦禹他们需要摆正自己的位置,我们更需要。”可可声音委婉动听,话语也是一针见血:“在松江,秦禹可能是刚刚起步的愣头青,而我们在药品行业,不也就是近几年露头的弟弟企业吗?这八手的小破车,你老想配十二缸的发动机,那不现实的呀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话说的有点难听了昂!”青年看着妹妹,略显无语。

    “其实我说的,你心里都清楚。”可可抿嘴一笑:“你不甘心跟秦禹这样不稳定的团队合作,可事实上你目前就只能配到这样的团队。想想以前吧,哥,最初我们进松江用的是什么人?是阿龙这样在地面上一点关系都没有的亡命徒。而现在秦禹却是警司大队长,老李也参选了议员,那我这半年多的工作,有没有成效,大家有目共睹哦。”

    青年斟酌半晌:“那你的意思是?”

    “既然下注了,那就共渡难关吧。邢胖子还知道帮助已经大不如从前的袁家,那我们为啥没有这个气量呢?”可可站起身,搓着小手说道:“我让人去接齐麟,顺便跟他说,这次损失的货款,我们承担百分之三十,剩下的七十,可以等他们缓过来再赔。”

    “要提点提点秦禹。”青年算是默认了妹妹的话:“不能让他感觉,我们每回松口都很容易,你要给他点压力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的。”可可点头。

    十几分钟后,可可联系了在松江附近的熟人,让他们准备去接应齐麟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松江。

    陈博倒在雪地中,捂着脑袋说道:“兄弟,你是不是认错人了?”

    秦禹右腿铆足了劲儿,冲着陈博的脑袋,宛若罚点球一般踢去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一声闷响,陈博被踢的翻了白眼,整个人的身体竟然宛若陀螺一般,在湿滑的雪地上转了数圈。

    秦禹依旧一声不吭,双手抡起实心铁棍,双眼死盯着陈博的膝盖,猛然砸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嘎嘣!”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一声脆响后,陈博膝盖被砸的肉眼可见塌陷,整个人惨嚎一声后,就彻底晕死了过去。

    秦禹迈步来到陈博身左侧,再次抡起铁棍,砸向他的左腿膝盖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“嘎嘣!”

    连续两下过后,陈博左腿也泛起一声脆响,整个人疼的从晕死状态中醒了过来,面无狰狞的在地上打起了滚。

    秦禹继续抡着铁棍,也不打别的地方,就在他的两腿膝盖上猛砸。

    “别打了,别打了,你说话……你想要钱,还是咋地……?”

    “兄弟,我给你钱,给钱,行不行?”

    “我是联防队长,你……你这样干是要出大事儿的。”

    “草尼玛,你说话,说话!行吗?”

    “我服了,我服了……别打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陈博惨嚎的声音传遍四周,整个人一会昏死,一会又从疼痛中醒来。

    足足五六分钟后,陈博躺在地上,也不喊,也不叫了,目光发直,只有整个上半身还能动弹,因为他的双腿此刻已经没了知觉。

    雪地中,陈博的两条双腿,已经宛若面条一般柔软,大腿直直冲下,可两条小腿竟然呈四五十度角向左右两侧掰着。

    洁白的白雪中,有着星星点点的血迹,那是陈博骨头茬子完全碎裂后,扎破皮肤渗出的鲜血。

    秦禹低头看着陈博两腿膝盖,被砸的宛若馅饼一样扁平后,才声音低沉的说道:“陈队长,你长点记性,少干点损事儿。再惹我,我TM让你全身就只有眼珠子能动的活一辈子。”

    说完,秦禹拎着铁棍,大步流星的奔着胡同中走去。

    一路快步急行,秦禹很快就要走到自己藏电动摩托的地方。

    身后,北风呼啸而来,寒意逼人。

    秦禹往前走了两步后,突然停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积雪在地面上被吹的飘起,秦禹稍稍停顿了一下,转身回头。

    胡同深处,光线昏暗,空无一人。

    秦禹皱眉扫了一眼地面,见到二十米开外处,竟有两排脚印。

    安静,短暂的安静后,秦禹突然向左侧跑去。

    “踏踏!”

    紧跟着,胡同深处传来了震耳的脚步声,一名比秦禹还高几公分的男子,爆发力极强的向外冲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