察猛

赵宝和唐元通完电话后,第一时间就去了楼下的主播化妆间。

    “哎,总编。”屋内值班的一个小姑娘站起来和赵宝打了声招呼。

    “还有加班的化妆师吗?”

    “有,小易在三号录播厅内挑衣服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让他回来,给我化化妆。”赵宝语气急迫的说道:“我去洗个脸。”

    “您化妆?”

    “对,我试一试化妆师的水平。”赵宝钻进洗漱间内:“快去叫。”

    十几分钟后。

    一个娘们唧唧的化妆师,左手拿着木梳,右手拿着毛巾问道:“总编,您想要个什么造型?”

    “给我化的稍微沧桑一点,看着像三十多岁最好,有点小胡子,肤色稍微黑一点。”赵宝盯着境子内的自己,话语详尽的说道:“眉毛也稍微浓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好勒。”化妆师闻声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江州境内,耀光安保公司总部训练室内。

    齐麟双手戴着黑色拳套,双臂护着脑袋,正在步伐凌乱的后退着。他身前,一名身高一米七十出头,体型壮硕,浑身都是腱子肉的青年,正双拳左右开弓,身体摆动幅度很小的疯狂攻击着齐麟头部。

    齐麟挨了数拳后,猛然弯腰,头部用力向前拱去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一声闷响,齐麟脑袋顶在壮硕小伙的胸部,将他撞开半米。

    “干倒你。”

    齐麟左肩膀贴着对方身体,右拳小幅度摆动,横着就砸向了对方脑袋。

    壮硕小伙反应极快,左臂轻抬,直接架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这迅猛的一拳落下,壮硕小伙站在原地只头部和格挡的手臂晃动了一下,下半身竟然纹丝不动。

    齐麟借势摆动左肘,再砸对方的脑袋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壮硕小伙这回没有防御,右拳从下至上,简单粗暴的打在了齐麟左臂肋下。

    齐麟吃痛,感觉整个肋骨都要断裂,身体踉跄着横移两三步。

    壮硕小伙两步上前,右臂抬起,在空中停顿0.1秒后,猛然落下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拳落,齐麟脑袋上遭受重击,扑咚一声就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壮硕小伙晃动了一下脖子,等了两秒后上前问道:“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齐麟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,满身是汗的说道:“没……没事儿,就是有点脱力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耐力还是差。”壮硕小伙盘腿坐在地上,摘下手上的拳套,用手掰动齐麟的大腿,就开始给他放松肌肉。

    “我打你一拳,你动都不动;你打我一拳,我就感觉像是让车撞了一下……站都站不稳。”齐麟摇头说道:“哎,察猛,你是多大开始练泰拳的啊?”

    “我练的比较早,十来岁就在江州打比赛了。”察猛轻声回应道:“但你容易倒,不是因为练拳时间短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啥?”齐麟问。

    “你以前太胖,体虚,在减脂和增肌的过程中,你的肌肉是要撕裂重建的。所以,你的耐力,爆发力,以及抗击打能力,都跟我差太远了。拳不是打沙袋练练就行,因为你的任何技巧都要靠身体能量去支撑,所以你想练出来,那得慢慢养身体。”察猛话语详尽的解释道:“回头我给你个食谱,你照着上面吃,然后跟我一块练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那我干倒你,得多久?”

    “不好说,我岁数比你小,身体也比你强很多,呵呵,你要随便练练,那可能一辈子也打不过我。”察猛一笑,露出几颗大白:“但学这个靠的是毅力和努力,你要肯吃苦,认真钻研,那身体素质上来了,靠的就是技巧了。兴许,你比我有天赋呢,哈哈!”

    “哎,像我这样的成年人,你能打几个?”

    “有空间,四五个很容易就干倒。”察猛随口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齐麟一愣:“别吹,四五个成年人,你一个就能打倒?”

    察猛一笑,立马松开齐麟的大腿起身,光脚在擂台上跳了跳后,缓缓后退三步,突然原地抡起石柱一般结实的右腿,猛然向包裹着海绵的立柱式沙袋扫去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一声闷响,上百斤的沙袋下方,弹簧立柱瞬间被踢的倾斜了一般。

    察猛紧跟着一个原地转身,右腿再次抡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还没有完全弹回来的沙袋,再次被右腿斜着砸了下去。一声闷响过后,弹簧立柱嘎嘣一声脱扣,沙袋竟被两腿砸的彻底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齐麟目瞪口呆:“卧槽!”

    “跟你打,就是练着玩。”察猛笑着说道:“但真玩命,我一腿踢正地方,你肯定起不来。”

    “牛B!”

    “没啥牛B,我就指着这个吃饭,呵呵。”察猛很礼貌的说道:“来,我再给你按摩按摩腿,这个得放松,不然明天会很疼。”

    “滴玲玲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齐麟的手机就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先等会,我接个电话。”齐麟爬到边上,伸手从外衣兜里掏出电话,按了接听键:“喂?”

    “干啥呢,老弟?!”马老二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没啥事儿,跟朋友闲扯淡呢。”

    “哎,最近小生意不错,给我加点货吧。”马老二略显得意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又加货?”

    “嗯,这次装满一车。”马老二点头应道:“你赶紧准备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多,你能吃的掉吗?”齐麟皱眉反问。

    “你那儿出货,运货,就得二十多天才能到松江,现在生意很好,这次要多拿一点。不然到时候现补,会出现真空期。”马老二面色认真的嘱咐道:“所以你现在就弄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马上去厂家。”

    “行,这次回来我请你喝酒。”

    “好勒。”

    二人聊完,齐麟挂断手机后,立马抬头喊道:“察猛,一会你跟我去一趟厂家,马上可能还要走货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察猛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上九点多钟。

    喜乐宫门口。

    唐元坐在车里,神色激动的看着赵宝宝问道:“我再问你一遍,你跟不跟我去?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不去,是怕人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说不去,那咱俩把车卖了,把钱算了,就江湖路远彻底再见吧,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你看你这人,胆儿咋这么小呢?!”赵宝眨了眨眼睛:“我就逗逗你,你看我都化成这样了,能不跟你一块去吗?”

    “那走啊!”

    “等会,你把这个设备戴上。”赵宝低头从脚下拿起帆布包:“这个东西是我偷出来的,你小心点用,不然……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