灾天

当晚,警司内。

    付小豪端着水杯,轻声冲着秦禹叙述道:“刚才我见了一下小马哥,让他在路面上打听了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回馈?”秦禹坐在椅子上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咱这边的人,接触不到裴德勇核心的圈子,小马哥只能侧面打听。”付小豪眉头轻皱的应道:“消息是,小智可能已经没了,但具体情况没办法确定。”

    秦禹听到这话,脸色也没多少意外:“我猜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感觉这个裴德勇做事儿,比袁克还狠。”朱伟插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不是这样的。”秦禹斟酌半晌,摇头应道:“袁克狠能狠到正地方,他的每一步选择都是奔着长远看,而裴德勇和他的运作模式完全不一样。说白了,这人身边除了徐洋,牛振,还有那个杨什么,算跟他是朋友,其他人在裴德勇眼里,都只是干活的小马仔。”

    “也是。”朱伟点头附和。

    “这个赵宝和唐元啊,干事儿有点太愣了。”秦禹皱眉思考着分析道:“他俩冒充买家去进货,事儿没干成,已经让裴德勇那边惊了,所以咱们现在要用这招去调裴德勇,已经不好使了。”

    “赵宝那儿不是有证据吗?”丁国珍坐在旁边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点证据不太够。”秦禹眯着眼睛解释道:“他拍的是和小智交易的细节,但现在这人很大可能已经没了。而且裴德勇一定把该擦的屁股擦了,所以咱现在很难一下撬动他。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朱伟赞同秦禹的看法:“赵宝手里的那点证据,最多也就够拘一下裴德勇的。”

    “伟哥,平道的小方你盯上了吗?”秦禹突然问道。

    “唐元出事儿的第二天,这小子就请假了。”朱伟立马应道:“但赵宝一走,他又上班了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秦禹一笑,眯着眼睛做出部署:“这样,小方这条线只先盯着不动,然后小豪和珍珍去查一下,区外死的那八个孩子,最后是哪个部门处理的。”

    “查到了,用跟处理部门接触吗?”付小豪问。

    “不用。处理这案子的部门,一定跟裴德勇有关系,你一去接触,他这个老狐狸马上就能反应过来。”秦禹摇头:“查一查这个案子是谁经手的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了。”付小豪点头。

    秦禹缓缓站起身,拍手说道:“反正最近一组二组的工作重点,就是聚焦裴德勇。但消息要保密,参与人员要严格筛选。”

    众人闻声点头。

    十几分钟后,秦禹迈步走到门外,掏出电话拨通了马老二的号码:“有个事儿,你去办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哎呦,领导,有啥事儿需要我办?你尽管吩咐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特么没割干净啊,跟我说话少阴阳怪气的。”秦禹笑骂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看,捧你两句你还不会了。”马老二龇牙应道:“行,你说吧,啥事儿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眨眼,两周时间过去。

    待规划区部分地域内连下五天小雪后,很多路段变得更加难走。

    距离松江境内大约三百多公里开外,四台越野车,两台中型厢货车,全部拴着牵引绳索,速度极慢的停在了一处生活村村口。

    车一灭火,起码有四五十流民,纷纷从房屋内走出来,目光呆滞,面无表情的看向车队。

    齐麟从领头越野车内跳出来,张嘴喊道:“我找枫哥。”

    “来了来了。”

    一间破旧的门市房内,冲出来一名年过四十的中年,一溜小跑着上前,笑着冲齐麟说道:“又过来走货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齐麟点头,转身冲着身后的察猛等人喊道:“把二车的车厢打开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察猛点头,领着四个小伙就走向了第二辆厢货车。

    “老规矩,二百公斤米,二百公斤面。”齐麟转过身,看向中年枫哥说道:“一会拿下来,你给大伙分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行。”枫哥看着齐麟点头。

    几分钟后,察猛从箱货车内扔下来四大袋子米面后,立马拍手冲着流民吼道:“过来两个壮实一点的,把米面抬过去吧。”

    流民人群安静,谁都没动,也没应声。

    齐麟看到这个景象愣了一下,皱眉冲枫哥问道:“这是啥意思啊?”

    枫哥挠了挠头,舔着嘴唇说道:“这月的天气太差了,小雪大雪的几乎就没停过。咱这边的人没活儿干,只能窝在家里。”

    齐麟沉默。

    “你再给点吧。”枫哥话虽说的客气,但其实就是生要。

    齐麟每回送货,基本都会单独准备出半车左右的粮食,在沿路无偿给流民发放。而这样处事儿,再加上江州耀光安保公司的名头,这一路就会减少很多麻烦。

    可凡事儿有度,流民虽值得同情,但你要太过善良,他们就会显得很恶。

    这是人性。

    齐麟扭头看了看枫哥,斟酌半晌后应道:“行,你过来跟我拿吧。”

    “麻烦了,麻烦了。”枫哥立马笑着点头。

    说完,齐麟带着枫哥走到自己的越野车后面,伸手打开后备箱说道:“你自己拿吧。”

    枫哥闻声扭头看向后备箱,眼里没有见到粮食,也没有见到紧俏物资,只看到一箱子的枪械武器。

    自D步,S枪,还有一盒盒Z弹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是啥意思啊?”枫哥表情略有些尴尬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粮食在路上都发完了,我现在就剩这个了。”齐麟面无表情的问道:“你拿不拿?”

    枫哥盯着齐麟的双眼,舔了舔嘴唇。

    “我问你,你拿不拿?!”齐麟皱眉喝问。

    枫哥沉吟半晌一笑,立马拍着齐麟的胳膊说道:“兄弟,我没别的意思,你误会了。”

    齐麟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“你也看见了,这段时间确实一直在下雪。我们这里的人,啥活儿都干不了,天天都在饿死人。”枫哥脸上表情瞬间变得有些卑微,眼睛里也没有贪欲。

    “再给你加一袋子米。”齐麟话语简洁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枫哥听到这话,顿时大喜过望。因为他刚才都以为齐麟不会再答应他任何条件了,可没想到还有意外的惊喜,所以脸上满是感激的抱拳:“谢谢你,兄弟,你是好人。”

    “相互照顾吧。”齐麟扔下一句,抬头吼道:“察猛,再卸一袋子米。”

    察猛站在车厢内:“再卸前面咋弄啊?”

    “我来办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察猛点头后,转身又回去搬了一袋。

    几分钟后,枫哥拍手吼道:“来来来,发粮了,大家排队领昂!”

    “谢谢齐麟先生,谢谢江州耀光公司。”

    流民脸上恢复了喜悦的神色,大声冲着车队呼喊。

    齐麟坐在越野车上,满脸忧愁的拿起电话,直接拨通了马老二的手机。

    “喂?大哥啊,我救命的药到哪儿了啊?”马老二等齐麟,等的是花都谢了。

    “我比你还急呢,但区外雪下的太大了,路难走。”齐麟语气无奈的回应道:“三天,至少还得三天能到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马老二也能理解齐麟的处境:“你尽量快点,我马上断货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行,那先这样,我手里还有个急事儿,先不跟你说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嗯,你忙去吧。”

    二人聊完就结束了通话。

    车内,齐麟拿起对讲机,声音凝重且谨慎的喊道:“雪太大,人心难测,今晚不进屋休息,全员在车里过夜,值班组多加三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收到!”

    “收到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外一头,马老二乘坐汽车,已经偷偷潜入南阳路地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