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万块的诱惑

室内。

    智哥缓缓坐起身,盘着腿,伸手拿起电子烟说道:“三万一个头,价格确实不低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”青年点头:“只不过咱现在不知道这俩人能要多少。”

    “你四不四傻?”智哥眼神鄙视的骂道:“他们大老远进松江,能就买一个人走吗?”

    “也对,呵呵。”青年龇牙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我打个电话。”智哥伸手拿起业务手机,斟酌许久后,拨通了一个区外的号码。

    十几秒后。

    “喂?小智。”

    “干啥呢,老哥?”小智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干啥,闲着打牌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送奉北的货到哪儿了?”小智吸着电子烟问道。

    “在路上呢,三两天就到货了。”对方话语平淡的回应着。

    小智眨巴眨巴眼睛:“货已经从你那儿走了,是吧?”

    “槽,不是你天天催着快点吗?”

    “是,是。”小智点头后,斟酌半晌说道:“我现在要补货的话,你能办吗?”

    “那有啥不能的。”对方打着牌,用左耳夹着电话说道:“咋地,奉北那边又要加量啊?”

    “嗯,可能还要几个。”

    “要几个?我让人给你办。”

    “对面还没说死呢,我就是提前给你打个招呼,咱这边可能补货。”小智把玩着电子烟说道。

    “行,那你确定数目给我打电话吧。”

    “等会老哥。”小智突然喊了一声:“这回一个人头,我给你加两千,但事儿你自己知道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对方愣了半天,顿时笑着骂道:“你小子整私活了?”

    “嘿嘿,有点小业务。”小智龇牙应道:“你别往外说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咋地,牛振卡着你们,不让你们接单啊?”

    “振哥进去了,得过一段时间才能出来呢。”小智挠头应道:“现在猪崽这个事儿,没人做主,所以我就想赚点零花钱。”

    “行,我明白了。”对方点头。

    “千万别说昂。”

    “槽,我说这事儿有钱拿啊?”对方无语:“你放心吧,以后你自己要货,咱这生意也能做。”

    “好勒老哥,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事儿,就这样哈!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二人说到这里,小智就挂断手机,咧嘴笑着说道:“成本6500,一个咱能赚两万三千五,呵呵,这活儿干的过。”

    椅子上,青年是既兴奋又有些忐忑的问道:“那这事儿不跟老板说,万一漏了,咱会不会挨收拾啊?”

    “给咱货的人是为了做买卖,老板以后不在他那儿进货了,他咋生活啊?”小智眼神鸡贼的说道:“我给他生意,让他赚钱,他有病啊,没事儿去跟老板打这小报告?”

    “也是。”青年点头。

    “现在就看那两个买家托底不托底吧。”小智斟酌半晌后,立马出言嘱咐道:“这样一会你……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江南区某高档餐厅的包房内。

    裴德勇满脸笑意的拉着一名军士说道:“小克啊,我给你隆重的介绍一下,这是陈博,区外驻军团联防四队大队长。”

    “你好陈队长。”袁克笑着伸出手掌。

    “你好。”陈博腰杆笔直的跟袁克握了握手。

    “我跟你说啊,小克。”裴德勇满嘴社交语言的拉着陈博说道:“这好些年如果没有小博兄弟照顾我,那我说不上还在哪个黑诊所给人看病呢。他是我贵人,我能有今天,全是他帮衬的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。”陈博一笑。

    “陈队长一看就是仗义人,以后多走动。”袁克笑着附和了一句,立马摆手招呼道:“来来,都落坐吧。”

    “哎,小克,我再给你介绍一下,这是杨楠,我身边的兄弟。”裴德勇又特意介绍了一下络腮胡子中年。

    袁克一怔:“如雷贯耳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杨楠冲他点了点头,也没再多说话。

    众人寒暄几句后,纷纷落坐,随即服务小弟开始上菜,大家一同畅饮了起来。

    酒喝了四十多分钟后,裴德勇单独趴在袁克耳边说道:“事情我都跟陈博说了,他也默认了,现在就差点意思。”

    袁克一怔,明知故问的回道:“差啥意思?”

    “就那个意思呗。”裴德勇撵了撵拇指和食指。

    “咋地,裴哥,手指头痒了?”袁克龇牙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,我可痒了呢,你看咋办?”

    “哈哈!”袁克一笑,心里暗骂了一句老狐狸后,才转身冲着萧九问道:“咱东西带进屋里了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,在车上呢。”

    “嗯,一会给陈博带走吧。”袁克嘱咐了一声。

    裴德勇听着二人的话,立马上前问道:“准备了多少?”

    “安排他肯定是够了。”袁克故意逗他,没有明说。

    “那就行。”裴德勇点了点头,立马转身凑到陈博身前,急不可耐的用别人钱卖了个人情:“兄弟,货一会我给你放车上,那个事儿就麻烦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破费了昂。”陈博一笑。

    “这不应该的嘛,哈哈!”裴德勇一笑:“来,喝酒。”

    众人闻声举杯。

    正事儿谈完后,袁克单独问了一句:“事儿谁办?”

    裴德勇斟酌半晌应道:“杨楠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袁克听到是他,才放心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晃,天色渐黑了下来。

    网播台法制专栏部,总编办公室内,赵宝正在盯着电脑屏幕,看着上面自己做的新季度计划。

    “滴玲玲!”

    一阵电话铃声响起。

    “喂?”赵宝顺手接起了手机。

    “出事儿了,出事儿了!”唐元很慌张的在电话另外一头吼道:“打来了,打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玩应打来了?你跟我说人话。”赵宝有点懵圈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人贩子,人贩子打来了电话,我咋弄啊?”唐元急迫的喝问道。

    赵宝闻声站起,目光惊愕:“他们来信儿了?”

    “对,但我没接呢,电话还在响儿,你听。”唐元在得知赵宝把自己电话留给对方后,就换号了,也换了一部旧手机。

    “艹,那你接啊。”赵宝急迫的催促道:“跟他聊啊,说要买货啊!”

    “真聊啊?”

    “啥叫真聊,我特么还化疗呢!蹲那么长时间是为啥?好不容易对面来信儿了,那你肯定得试试啊!”赵宝瞪着眼珠子催促道:“接,你接。”

    “好,好吧……!”唐元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,深呼吸了一下后,才接起了另外一部电话:“喂,哪位?”

    “刚才给你发简讯,你没看见吗?”小智问。

    “刚才在外面,没注意看手机,你是?”

    “你不想买货吗?我能出。”小智低声说道:“咱们谈谈吧,晚上在喜乐宫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几分钟后。

    “你说他在哪儿见面?”赵宝急迫的冲唐元问道。

    “喜乐宫。”

    “卧槽!”赵宝听到这仨字儿不由自主的打了个激灵。

    “咋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跟你说实话,我在喜乐宫一直挺丧的,真的是点背。”赵宝眨眼回道:“老唐啊,不行还按照之前商量好的办吧,你自己去假装买家和他们接触,我在外面接应。”

    “你快滚尼玛的,谁跟你商量好了?!”唐元急眼的骂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