秦禹,你是真的狗!

88号院内。

    秦禹拿着电话,皱眉冲赵宝问道:“你在哪儿啊?”

    “警司附近。”赵宝声音低沉的回应道。

    秦禹斟酌半晌:“我给你个地址,你过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赵宝点头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时进中午。

    赵宝坐在秦禹家里,扭头打量着四周的环境,心里是十分惊讶的。因为在他印象里,秦禹等人都是在警司内身居要职,挥金如土的有背景人士,所以他完全没料到,一个警司的大队长,竟然会住在这种地方。

    “喝点水?”秦禹问。

    赵宝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秦禹叼着电子烟,站在桌子旁给赵宝倒了杯水,随即坐在了他的对面。

    二人相互对视,一时间沉默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不知道该找谁。”赵宝双手捧着水杯,率先开口:“蕾蕾信任你,所以我才给你打的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秦禹点头。

    “八个孩子和唐元的事儿,你能管吗?”赵宝抬起头,直言问道。

    秦禹抱着肩膀,眉头轻皱的打量赵宝:“你出来找我,你家里不知道吧?”

    赵宝一怔。

    “你家里不同意,你继续搞这个事儿,对不?”秦禹一看赵宝的样子,心里就已经大概猜出了他的处境。

    “你是警司主抓大案的队长,这遇到案子,还需要管我家里的情况吗?”赵宝皱眉问着。

    “如果是别人,我不用管,可你不行啊。”秦禹如实坦白道:“你爸在媒体口身居要职,我带着你办案,那万一出了事儿,我咋交代啊?”

    赵宝听到这话,心中的那股负面情绪再次爆发:“哦,那你的意思是,你在办案过程中,一要考虑犯罪人的背景,二还要考虑报案人的背景,是吗?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秦禹点头一笑,毫不留情的怼道:“当然啊。我和你不一样,你是含着金钥匙的少爷,遇到事儿想怎么折腾都行,一旦弄大了,也有老爹托底。可我有谁啊?我稍微一不留神,就这一间小房子都得没。”

    赵宝被噎的愣住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不冷静,也没有站在别人角度看待问题。”秦禹看着赵宝,话语依旧直白的说道:“这一个人的操守和品格,是值得钦佩的,可强加别人身上的操守和品格,就是圣母式的道德绑架。”

    赵宝一直以为秦禹他们是文盲,是莽夫,是只知道花天酒地并且有点背景的青年,所以他完全没想到后者能说出这样的话。

    “案子我可以办,”秦禹站起身,背手在屋内走了两步说道:“但你不能再掺和了。你偷偷把资料给我,剩下的你就不用管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可能。”赵宝听到这话,顿时内心极为抵触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你怕啥?为什么不可能?”秦禹问。

    “唐元相信了一个警员,最后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也就是说,你不信我?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赵宝沉默。

    “你不信我,那找我谈什么?”秦禹看着他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“东西可以共享给你们,但我必须全程参与。当案件需要它的时候,我会把它拿出来。”赵宝确实不能完全信任秦禹,因为他和唐元在小方身上付出了极为惨重的代价,所以他不敢把唐元用命换来的东西交给秦禹。因为这东西一旦流出去,那裴德勇就一定有所警觉。

    “你全程参与,对我们来说没有任何帮助,反而会增加负担。”秦禹脸色有些不耐:“因为你要出事儿了,你爸是不会听我们说原因,讲道理的,明白吗?”

    “你老考虑他干什么?现在是我找你报案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秦禹皱眉看着他,斟酌半晌后突然问道:“好吧,你先告诉我,你怀疑那个出卖你和唐元的警员叫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不是怀疑,是他肯定出卖了我们。”赵宝斟酌半晌应道:“他叫小方。”

    “平道那边的?”秦禹问。

    “对。”赵宝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等着,我出去打个电话。”秦禹叹气后,迈步就走出了室内。

    赵宝看着他的背影,面露担忧,双眼不安,但此刻他也没有更好的选择了。

    秦禹站在外面打了能有七八分钟电话后,才重新回到室内说道:“等一会,我叫了个组长过来,我们研究一下这个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研究?”赵宝问。

    “等他来了,你就明白了。”秦禹坐在椅子上,轻声招呼道:“先喝点水吧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约半小时后。

    赵宝有些急迫的问道:“人怎么还没到,这么慢?”

    “滴玲玲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秦禹的手机就响了起来,他低头看了一眼号码说道:“他到了,走吧,我们一块去一趟平道区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就去吗?”赵宝问。

    “对。”秦禹迈步向门外走去。

    赵宝犹豫了一下,也急匆匆的跟了出去。

    二人穿过院子,推开大铁门,就来到了街道上。

    “你那个组长可靠吗?”赵宝有些担忧的跟在秦禹身后问道。

    “非常可靠。”秦禹抬头看向左侧的汽车,点头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车门弹开,赵部长和赵母带着两个小伙,急匆匆的冲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要气死我啊?!”赵母满脸担忧的看着儿子吼道:“你是不是非要作出事儿才能老实?”

    赵宝看着父母,当场愣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“去吧,赵组长非常可靠。”秦禹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“你TM的……!”赵宝万万没想到,秦禹能给自己玩这一手,他怒不可歇的回头:“你玩我是吧?”

    “小秦,谢谢。”赵部长伸出了手掌。

    “哎呦,赵部。”秦禹笑着上前与他握手,点头哈腰的说道:“李司上回就跟我说,让我谢谢您。”

    “一家人,小事情。”赵部长用力的拍了拍秦禹肩膀。

    赵宝脸色阴沉的看着秦禹骂道:“你是真狗腿!”

    秦禹一笑,也没有与他争辩。

    “跟我回家吧,别作了。”赵母扯着儿子说道。

    赵宝站在原地没动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非得看我犯病才满意?”赵母急了。

    赵宝犹豫半晌后,深深望了一眼秦禹,才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“小秦啊,就按照你说的那个办吧。”赵部长拍着秦禹肩膀:“我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哎,好勒。”秦禹点头。

    几分钟后,赵家人离去后,秦禹立马拿起手机,拨通了朱伟的电话:“盯上那个小方,先放放线,别动他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找找小智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朱伟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次日,南阳路附近,杨楠低声冲裴德勇说道:“我听说老赵把他儿子送走了,就找人核实了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嗯,怎么样?”裴德勇抬头问。

    “确实走了,去的欧盟二区,昨晚飞机。”杨楠补充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这个老赵还是有智慧的,人家知道这事情啊,就不能做绝喽。”裴德勇松了口气,仰脖摸着下巴说道:“路面上来消息了吗?”

    “也来了。”杨楠凑上前,趴在裴德勇耳边就低语了几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