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些年的理想,你还记得吗?

唐元住的地方是租的,就在黑街区的贫民窟,离之前齐麟家不远。

    一间大约能有三十多平米的平房内,两套硕大且破旧的书柜占了北面的一整面墙壁,东侧摆放的是单人床,还有一些做速食餐的厨具,门口处有一个书桌,上面放着电脑,还有一些资料。

    整间房内很脏很乱,臭袜子,脏衣服随处可见,地面上也没有铺地板,直接是那种裸水泥的风格,踩的全是污渍,以及烟熏的痕迹。

    赵宝宝打量着屋内的环境,眉头轻皱的问道:“你咋混的啊?怎么就住这种地方啊?”

    唐元闻声一怔,本就自卑的心里,顿时觉得赵宝这话有些瞧不起他,随即出言怼道:“我想住别墅洋房,可也没个好爹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那个意思。”赵宝看着唐元的眼神,瞬间连想到了自己前两日因为说话略显脑残,而被一顿狠整的经历后,立马出言往回找补:“我是说,就你以在学校的水平,现在咋地不也得混个好点的公寓住住?还至于窝在这儿吗?”

    唐元坐在电脑前的椅子上,脸上泛着无奈的微笑回应道:“学校和社会能一样吗?当初上学的时候,承包食堂的老瓦是主任亲戚,整天给我们吃猪食。老子一怒,随随便便在校内报上写了点东西抨击他,当时还获得了校长点名表扬。可一步入社会,啥都不一样喽,我就写了个救济署粮款流向不明,立马被押进去蹲了半年牢。呵呵,学校允许提问,但社会不允许啊。”

    赵宝背手在厅内来回走了几步,言语之中也能听出来,唐元对自身现状,对整个环境的不满。

    “喝点水不?”唐元拿着电热水壶问道。

    “行。”赵宝点了点头,好奇的问道:“你没谈个恋爱啊?”

    “以前这屋里俩人,我进去了,再出来,就剩咱老哥一个了。”唐元语气平淡的回应着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写的东西,在什么平台能看到啊?”赵宝又问。

    “都是一些小平台,域名三天两头就换,怕被抓。”唐元烧了水,话语老练的像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人:“地方小店,关注的人也不太多,但好在自己想写啥就写啥。”

    论年纪唐元和赵宝是同龄,可俩人此刻站在一块让外人瞧,那别人误以为他们是父子都有可能。

    唐元的鬓角已经略有一些白发,脸色蜡黄还有胡子,整个人身材发福,穿着打扮也跟讲究二字没有任何关系,整个人看着就跟四十多岁且郁郁不得志的中年男人差不多。

    反观赵宝,小粉西服一丝不苟,头发抹着油光锃亮的发蜡,浑身上下随便一块手表,一个饰品戒指,那可能都比唐元冒着被抓的风险,写一年稿子还值钱。

    赵宝眯眼打量着唐元,轻声问道:“这种情况,你还坚持啊?”

    唐元低头沉默了足足得有十几秒后,才叹息一声回道:“其实,我就是想说点真话。”

    赵宝闻声一怔。

    唐元抬头看着赵宝,马上又用调侃的语气补充道:“因为我现在就是愿意说假话,也没有啥单位愿意要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。”赵宝听到这话笑了;“有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得活着啊,总得吃饭啊。”唐元挠了挠头。

    “你来我这儿干吧,我单独给你开个专栏。”赵宝看着唐元,突然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唐元闻声愣了半天,立马就摆了摆手:“我写的东西,你们网播台发表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主编,我说能就能。”

    “赵宝,你没必要扯这个蛋。”唐元轻声劝说道:“你爸也不会让你扯这个的。”

    赵宝笑吟吟的看着唐元,也没有在深劝:“你来我这儿开专栏的事儿,咱们等等再谈。这样,你先给我看看那八个孩子被闷死的资料。”

    “行。”

    唐元点头,顺手打开了电脑。

    “呦,这地方还有网呢?”赵宝问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没有,是网卡。”唐元龇牙解释道:“我稿费的三分之一都贡献给它了。”

    赵宝看着唐元的背影,也没再吭声。

    几分钟后,唐元拿着鼠标点开了一个文件夹,在里面翻找出一大堆相片后,才将其逐一放大:“我赶到的时候晚了一些,那时候联防的人已经过去了,他们不让靠近拍照,所以我只能站在远处,拉聚焦往近了拍,但好在距离不远,你看成片还很清晰。”

    赵宝眯着眼睛看向电脑屏幕,见到厢货车内那一个个死状极惨的孩子,顿时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唐元指着电脑屏幕:“你看见这帮孩子上手脚拷的大锁链子了吗?这一看就是被人贩子强绑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就没人管吗?”?赵宝目光愕然的看着照片中的孩子,以及表情木然的联防军士,内心极为震撼。

    “我找人问了,联防做个笔录,把人埋了就拉到了,到现在根本没查。”唐元看着屏幕摇头:“苦主是没人管的孩子,对他们来说,查下去没意义。”

    赵宝目光如炬的看着照片,沉吟许久后问道:“小元,这个事儿你有线索吗?”

    “你真要弄啊?”唐元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特么十年寒窗苦读,为的就是坐在办公室里制造垃圾吗?”赵宝轻声应道:“我想跟这个案子。”

    唐元侧脸观察着赵宝,发现的他的表情神态,竟然还能保持着跟在学校的时候一样,随即咧嘴一笑:“跟你整这个案子没问题,但得给钱。”

    “你开价!”赵宝豪爽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一千吧,毕竟你有钱,呵呵。”

    “小事儿。”赵宝指了指屏幕:“把照片传我。”

    “好勒,老板!”唐元龇牙一笑,伸手就操作了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外一头。

    裴德勇坐在家中,只斟酌半晌后,低头拨通了袁克的号码。

    “喂?裴哥!”

    “你再给我加一成,我跟你一块玩玩药线。”裴德勇声音低沉的说道。

    袁克闻声一怔:“裴哥,实话跟你说……!”

    “小克,我跟你一块弄,秦禹的注意力就都在我身上了,而你就有时间,有空间在江南铺摊子,我多要你一成,不多吧?”裴德勇打断着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袁克沉默半晌:“好,就按照你说的办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