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雪纷飞,冷冽报复

一楼房间内。

    李岩等人愣在原地,瞠目结舌的看着齐麟他们,竟然一时间没有认出这帮人就是送货的。

    “不认识我了?”齐麟迈步上前,笑着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他妈的是送货的?”李岩反应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对。”齐麟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你想干什么啊?”李岩眯眼看着齐麟,此刻脸上还没有多少慌乱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“亢!”

    李岩的话刚问完,旁边一名耀光的兄弟,持枪就崩在了他的腿上。

    “咕咚!”

    李岩当场跌倒在地,身体靠在沙发上,疼的浑身痉挛。

    “我干死你!”旁边的军士,伸手就摸向了腰间S枪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察猛突然出手,一个直蹬踹在了对方胸口。

    军士当场后退三步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察猛左脚踩着沙发,猛然用力向下一蹬,身体腾空而起,右腿膝盖在半空中猛然向上一提。

    “嘎嘣!”

    膝盖撞在军士下巴壳子上泛起一声脆响,他仰面向天,身体踉跄着后退数步,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,直接昏死了过去。

    察猛晃动了一下脖子,伸手指着另外两名军士骂道:“敢动一下,我徒手干死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别动,都别动。”

    李岩跪坐在沙发旁,摆手拦了一下自己人后,抬头看着齐麟说道:“敢回来在二营旁边搞事儿,我小看你们了。”

    齐麟扭头扫了一眼四周,冲着身后两人动作隐秘的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“你们在门外蹲挺长时间了吧?”

    “四个小时。”齐麟答。

    “挺有耐性啊,我的兵走了你们都没动。”

    “对,我等你们喝酒呢。”齐麟低头擦了擦手上的血。

    “行,我认栽了。”李岩咬牙点了点头:“这样吧,货我给你一部分,这事儿拉倒了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齐麟一笑。

    “你笑啥?”

    “货我不要了,杀你立个威吧。”齐麟左手直接拔出了枪。

    李岩目光惊愕:“你敢动联防的人,你TM想以后没路走了是吗?!”

    “在松江的时候我也没路了,但后来我又平趟出来了。”齐麟瞪着眼珠子吼道。

    “CNM,”李岩摆手吼道:“杨楠!”

    话音落,楼上突然响起了脚步声,与此同时室内的另外两个军士,也是第一时间拔枪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察猛侧身一脚,将右侧的军士踹飞半米远后,另外两个兄弟上前就补了枪。

    楼上。

    杨楠穿着一条大裤衩子,额头冒汗,身边领着两个自己的兄弟,卡在楼梯台阶上吼道:“往下冲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,三人并肩就要下楼救李岩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室内房门被推开,之前接到齐麟提醒的两个小伙,端着自D步,疯狂向上扫射。

    “哒哒哒!”

    一阵急促的枪声泛起,一楼半平台的木板楼梯被扫的千疮百孔。

    “楠哥,下不去,他们有大火力。”青年退上来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杨楠低头往下瞄了一眼:“妈的,救不了了,从二楼走,快!”

    一楼室内。

    齐麟撸动枪栓,低头吼道:“察猛,楼上的那个引出来了,你去。”

    察猛闻声立即转头,两步就窜出了室内。

    “盯了你四个小时,我还不知道这屋里有几个人吗?啊?!”齐麟低头将枪口对准李岩,一字一顿的吼道:“可有人好使吗?你该跪下不还得跪下吗?!”

    “兄弟,货我全给你退了。”李岩急了。

    “你不想抢吗,不想发财吗?那我不要了,全给你了!”齐麟将枪对准李岩的脑袋,果断扣动扳机。

    “亢亢亢!”

    数声枪响泛起,李岩脑袋开花,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室内,剩下的两名军士,以及陪李岩刚才没上楼的马仔,全部面容惊愕的看向了地面。

    副营长说给干死了,就给干死了,那自己还挣扎个毛啊?!

    “大哥,我们就是……。”

    一个马仔咕咚一声跪在地上,脸色惊恐的说道:“就是……就是帮忙的,主事儿的不是我们。”

    齐麟扭头看向旁边的军士,抬腿踢开身边的弹壳问道:“你是二营的?”

    军士咽了口唾沫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给二营打电话,就说你们遇袭了。”齐麟声音低沉的命令道。

    众人闻声懵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室外。

    “咕咚,咕咚……!”

    杨楠领着两个小伙,从楼上跳了下来,随即拖鞋甩飞,狼狈不堪的就奔着院外跑去。

    半分钟后,三人冲出院外,呼哧带喘的就奔着自己汽车方向赶去。

    “翁!”

    一阵马达声音泛起,一辆越野车横冲直撞的开了过来。

    三人一愣后,立马散开闪躲,持枪就打。

    越野车提速后,同时支开远光灯,沿着路边急行,车身被打的火星子四溅。

    三人被车追撵着,一路跑到生活村外的荒地旁,而这时他们枪内都已经没了Z弹。

    车内。

    察猛伸手拽出匕首,往前开了不到二十米,将车停滞后,推门就跳了下去。

    杨楠脸色煞白的喘息着,双眼盯着察猛骂道:“他妈的,他没拿枪,干他。”

    说完,两个马仔从腰间拽出匕首,迈步就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数秒后。

    察猛迈着蝴蝶步弯腰,左臂肌肉肉眼可见的隆起,斜着向上一拳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刚冲上来的马仔,被打的当场后退三步,满眼都是小星星。

    “噗嗤!”

    察猛往前连跟两步,一刀抹脖。

    “嗖!”

    左侧破空声传来,察猛往前抢了一步,拉开身位后,一个原地转身,右腿笔直的向后蹬去。

    “嘎嘣!”

    小伙脸颊撞到脚上,鼻子骨折,仰面跌倒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察猛抬腿一脚踢在对方的太阳穴上,这人当场昏死。

    前方,刚要冲上来的杨楠已经停住了脚步,目光惊愕的后退着。

    “我让你先跑五十米,我再追你。”察猛面无表情的走过去:“跑吧!”

    杨楠咬了咬牙:“兄弟,这里就咱俩,你说个数。”

    “说你妈了个B!你杀的人里,有一半是我徒弟。”察猛怒喝一声,拎着刀就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干死你!”杨楠怒喝一声提气,掉头就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独栋二楼室内。

    “喂,喂……我们在大院里遭受袭击,你们快过来。”军士拿着电话吼道:“对方好像是被劫货的那批人。”

    说完,电话被齐麟抢过挂断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啥意思?”军士满头是汗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就是告诉你们联防,人是我干死的。”齐麟指着对方脸颊:“我不光这回敢杀,下回谁再碰我货,老子只要不死,也一样杀。”

    “亢亢亢!”

    齐麟数枪打死军士,摆手吼道:“伸手的,全给我干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松江,警司内。

    秦禹坐在办公室的椅子上,右手掐着电子烟,左手轻敲着桌面,眉头紧皱的沉思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