长记性了吗?

秦禹处理完牛振的事儿,人就离开了警署医院,去看望刘子叔等兄弟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个小时后。

    土渣街某居民楼内,刘子叔疼的抓咬着抱枕,脸色涨红,身体抽搐。

    “你忍着点,我得消毒。”黑大夫拿着酒精棉,语气柔和的说道:“放松,放松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摁住他。”马老二皱眉冲着旁边的兄弟说道。

    “呼……呼……!”

    刘子叔大声喘息着:“给我点药,让我缓缓。”

    “吃鸡毛药,硬挺一会就好了。”马老二回头吼道:“让你们摁住他,没听见啊?!”

    四个小伙闻声上前,伸手就摁住了刘子叔。

    “耳朵没找到?”秦禹皱眉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马老二摇头:“掉路上了,上哪儿找去。”

    秦禹心里有些心疼刘子叔,年纪轻轻没了半只耳朵,咋说也是破相了。可在地面上混,吃着江湖饭,那受伤养病也是谁都没有办法避免的。

    斟酌良久后,秦禹才冲着马老二说道:“经济补偿吧,我来办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,”马老二一愣后应道:“我补偿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药线刚恢复,你能补偿多少?”秦禹看着他,低声说道:“我来办。”

    沙发上,刘子叔听着秦禹的话,心里也是略感温暖的。因为他是马家的人,而秦禹在关键时刻总能想到他,这说明对方是拿自己当回事儿的,不是只当自己是个能打能杀的头马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凌晨两点多,黑街警司对面的街道上,裴德勇坐在汽车内,面色凝重的等待着。

    过了一小会,付小豪独自一人从警司大院内走了出来,踩着积雪来到了汽车旁边。

    裴德勇迟疑一下,伸手推开了车门:“上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上了。”付小豪弯腰看向车内,面无表情的问道:“等半天了吧,裴老板?”

    “等你们抬抬手呗。”裴德勇耐着性子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米勒队长的电话,我们接到了。”付小豪点头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给你们添麻烦了。”裴德勇轻声问道:“我的小兄弟,啥时候能领走?”

    付小豪扭头看了一眼四周,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衣服兜,话语简短的回道:“白领走啊,裴老板?”

    裴德勇闻声懵了,直愣愣的看着付小豪,一时间无言。

    “大半夜的,警司出动了五六十号人,这多折腾啊!”付小豪扭头吐了口痰,龇牙问道:“裴老板不关心关心我们的身体健康啊?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裴德勇笑了:“那怎么关心啊?”

    付小豪伸出五个手指:“这些就差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裴德勇闻声攥了攥拳:“行,你等一会,我打个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等你。”付小豪摇头:“我一公职人员,跟保释人接触,那不让人说闲话吗?你在这儿打电话吧,等我们办完手续再说。”

    裴德勇一愣:“好,好。”

    “大晚上的多穿点,别着凉了。”付小豪好言提醒一句后,伸手拍了拍车门,溜溜达达的就回了警司。

    车内,司机回头冲着裴德勇说道:“妈的,这个秦禹也太不是东西了。人他打的,钱还要黑。”

    裴德勇阴着脸,没有回话。

    “哥,你给米勒队长打个电话,让他施压不就完了?”副驾驶上的小伙提醒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米勒是你爹啊?!他能打招呼让秦禹抬抬手,还能打招呼让对方不要好处费了吗?你长没长大脑?!”裴德勇没好气的骂道:“CNM,这事儿我认了,开车回去取钱。”

    说完,司机拉着裴德勇返回南阳路那边,现从家里取了一些现金后,才又重新返回了警司门口。

    一个小时过去。

    三个小时过去。

    一晃,天都放亮了……

    裴德勇坐在车内,已经迷迷糊糊的睡着了。

    “咚咚!”

    敲车窗的声音响起,裴德勇揉着眼睛抬头,看到车外有一台电动摩托上坐着俩小伙,头上全部戴着钢盔,根本瞧不清楚面容。

    车窗降下,裴德勇皱眉问道:“干啥的?”

    摩托后座上的小伙,伸手拍了拍自己腰间的帆布包。

    “多少?”裴德勇问。

    对方伸出了五根手指。

    裴德勇咬了咬牙,低头从袋子里掏出五万现金,隔着车门就塞进了对方的帆布包里。

    “裴老板大气。”小伙竖起大母手指,笑着冲骑车的同伴说道:“走吧!”

    “翁!”

    摩托车捋着街道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早上八点半。

    二十多名南阳路面上的马仔,从警司内三五成群,脑袋耸耷着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哥,人出来了。”司机提醒了一句。

    裴德勇眉目紧锁:“告诉他们回仓库吧。”

    话刚说完,秦禹迈着大步,领着丁国珍等人从路边人行道上走来。

    裴德勇回头看到秦禹后,突然推开了车门:“哎,秦队!”

    秦禹闻声回头:“你是?”

    “我是裴德勇。”

    “啊,裴总啊。”秦禹点头:“大早上在这儿待着,咋地,刚晨练完啊?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裴德勇一笑:“昨天的事儿,我长记性了哈。”

    “行,长记性了就行。”秦禹点头。

    裴德勇笑容阴沉的看向秦禹:“你替我给马老二带个话,他就是把分红再加四成,这合作也不可能了。药品的买卖,我觉得是个长期项目,咱都别着急,往后看看是啥情况。”

    秦禹闻声上前,背手站在马路牙子上看着裴德勇,一字一顿的说道:“你要长记性了,就在南阳给我趴好。地面上多你一个不多,少你一个不少,我这双眼往前看,也懒得搭理你。但你要觉得,自己还有一身能耐没使出来,我就让南阳换个说话好使的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裴德勇笑着点头:“哎,我听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最好是真明白了。”秦禹扔下一句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裴德勇盯着秦禹背影,磨着牙说道:“开车,回去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网播台法制栏目办公区内。

    赵宝大步流星的走到林念蕾办公桌前说道:“一会开会,你替我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干什么去啊,昨天就找不到你人?”林念蕾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有一个新案子,非常有意思。”赵宝笑着说道:“我去见一个自由撰稿人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案子啊?”林念蕾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到时候你就知道了。”赵宝一笑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几个小时后,赵宝再次和唐元见面,只不过这次是在后者的家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