致命打击

警署医院急救室内,一位中年医生推门走了出来,摘下口罩摇头说道:“伤的太重了,送来的也不及时,对不起,我们尽力了。”

    秦禹等人闻声无言。

    “医生,我求求你了,你再想想办法……他才二十多岁……你救救他……!”赵宝崩溃,抓着医生的胳膊,屈膝就要跪地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医生扶了赵宝一把,声音沙哑的说道:“他时间不多了,有话对你说,你进去吧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满是消毒水和血腥气的急救室内,唐元躺在床上,闭着失明的双目,表情安静。

    赵宝想看他,但又怕看他,浑身无力的瘫坐在床边,伸手攥住了他的腕子。

    “宝子……我被砍之后,房东听到声音就进了屋……但他敢帮我拨打电话,可却不敢送我去医院。”唐元手臂颤抖:“我求他……他也不敢,可……可我不怨他。”

    赵宝将头趴在手术台上哭着,哽咽着,说不出话。

    “在监狱里的时候,我女朋友最后一次来看我……我俩吵架了,她骂我病了,说我一心挖敏感新闻,那是郁郁不得志的表现,是故意对抗环境来博取存在感……。”唐元紧闭着双眼,流着血泪:“宝子,你说是我病了,还是这个社会病了?”

    “小元,我踏马的就不该拉你一块办这个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别后悔,真的别后悔。”唐元缓缓抬手,搭在赵宝的脸上说道:“我……我从没觉得自己做错什么……兄弟,假如有一天,你在这行坚持不住了,那我祝你家庭幸福,亲友安康。但如果……你还要走下去,那请把我的理想也带上……。”

    赵宝听到这句话,脑袋嗡的一声。

    唐元右臂下垂,脑袋瞬间扭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唐元!!!”

    赵宝歇斯底里的吼着,可却再也叫不醒,那个永远沉睡过去的朋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两个小时后。

    赵部长乘坐单位的汽车赶到警署医院,一进大厅就看见了林念蕾:“小宝呢?”

    “他……他在太平间。”林念蕾低声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,蕾蕾。”赵部长在电话中已经知道了大概的事情经过,所以很感激的冲着林念蕾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赵叔叔,小宝可能情绪……。”林念蕾出言提醒了半句。

    “我去看看他。”赵部长回了一句后,面色略显慌张的就向楼梯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十几分钟后。

    赵部长伸手推开太平间的门,就见到赵宝呆愣的坐在瓷砖地面上,怔怔的看着停尸床。

    赵部长顺着儿子的目光望去,当见到唐元的惨状时,心里顿时咯噔一下。

    他在后怕,他一瞬间就想到,如果今天躺在停尸床上的是自己儿子该怎么办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市区某公寓内。

    裴德勇表情惊愕的站起身:“你说什么?另外的那个小记者,是网播台部长的儿子?”

    “对,我根据那台汽车查了一下,是网播台新闻部部长,赵旬的儿子。”站在沙发旁的一个小伙,点头叙述道:“他叫赵宝,前段时间刚刚回九区,目前在新闻部法制专栏当总编。”

    裴德勇听到这话,面色瞬间凝重了起来:“整什么,部长的儿子为啥会突然查咱们呢?”

    “会不会是小孩瞎胡闹?”徐洋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不会,绝对不会。”裴德勇毫不犹豫的做出了判断,因为在他这种人眼里,任何争斗的最终目标都是要以利益为主,所以他才不会信什么理想,责任这种幼稚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……?”

    “我踏马和这个部长也没矛盾啊?!”裴德勇想了半天,也想不通的说道:“他为啥突然要搞我呢?”

    “新闻部,赵旬?”杨楠摸了摸胡子,突然大咧咧的插了一句:“这不是当初整吴文胜的那个网播台领导吗?我听别人提过。”

    裴德勇听到这话眼神一亮,顿时拍着大腿回道:“对!我也想起来了,当初这个赵旬配合警司那边,搞过吴文胜。”

    徐洋皱了皱眉头,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“问题的关键找到了。”裴德勇斟酌半晌:“这个赵旬突然整我,可能是因为秦禹。”

    “要是别人还好办,可这媒体大佬的儿子,不好弄啊。”杨楠感觉有些棘手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砍的那个小子,就没有交代视频在哪儿吗?”裴德勇问。

    杨楠摇头:“这帮傻B文化人,骨头可硬了呢。我给他眼睛都剁瞎了,他都没咬。”

    裴德勇站起身,迈步在原地走了一圈后说道:“准备大钱吧,不然这一关不好过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唐元没救活之后,秦禹等人就已经离开了医院。因为赵宝情绪明显不佳,看样暂时也谈不了案件细节了。所以他们也没陪着的必要,只能等赵宝自己缓一缓后,主动来警司说明情况。

    一大队办公区内,秦禹有些费解的看着老猫问道:“你说赵宝闲着没事儿就捅裴德勇肺管子干啥?”

    “这谁知道了。”老猫也有点想不通。

    “捅不捅裴德勇肺管子,咱都先不说。”朱伟坐在桌子上,表情无语的插了一句:“咱就说,赵宝既然想报案,那为啥不找咱们呢?为啥呢?!”

    秦禹抬头看向朱伟,沉默半晌回道:“可能在赵宝眼里,我们和裴德勇是一路人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有可能。”老猫点头。

    “……这个狗艹的裴德勇,下手真是一点余力不留。”秦禹冷着脸,插手说道:“你就是要报复,那有必要把人家双眼砍瞎,双手干废吗?”

    “立威呗。”朱伟叹息一声:“他这次要不狠点整着,那以后那些想挣钱的记者,不都得暗访嘛?”

    “等等赵宝吧,我肯定弄他。”秦禹声音低沉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上。

    赵部长坐在家里,接到了一个朋友的电话:“喂?”

    “南阳那边的老裴想见你一面,有时间吗?”朋友直言问道。

    赵部长斟酌半晌:“有,你让他去网播台楼下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就这样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,二人结束了通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