酒桌下全是肮脏

巡逻团二营驻地右侧,大概三公里的距离,有一处生活村。这里居住着百十来户人,也有自己的食宿店,小超市,以及很低级的自治管理会。并且这个生活村,明显要更富裕一些。因为它紧邻松江,很多人可以办理临时的入城手续,到那里务工,再加上交通也便利一些,所以人丁还算兴旺。

    生活村靠左的村头,有一处闲置的大院,以及两栋小楼。这是管理会会长屯下来的地,平时会租赁给来回跑路面的人,当做休息和停车的地方。

    一周前,这个大院就已经不对外租赁了,但今天晚上院内则是灯火通明了起来。

    二营副营长李岩,站在数台厢货车旁边,冲着二十多人喊道:“动作快点,把货散了,然后马上归营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急啊?”杨楠站在一旁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拉人出来,上面虽然默认了,但咱也不能太过分。”李岩背手回道:“不然明天早上军监的人来检查,我们这么多人不在,他们又该哔哔了。”

    “也是。”杨楠点头。

    “动作再快点,按照会长给的单子,按量往车里装货。”李岩再次吼了一声后,这才冲着杨楠打了声招呼:“走吧,我们进屋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几分钟后。

    院内靠右的独栋二楼内,生活村管理会会长,双手拎着一些蔬菜,龇着大黄牙走进室内:“哎呦,都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锅子支上,吃一口吧。”李岩坐在沙发上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兄弟啊,我们这儿条件差,没有太好的东西招待你。咱们简单吃一口,等我回头去松江,再好好请你。”管理会会长笑着冲杨楠说了句客气话。

    “呵呵,没事儿。”杨楠摆手。

    会长点了点头,将涮羊肉的铜锅摆在桌上,又将让人洗好的蔬菜放在大铁盆内,随即才取来在室外冻着的牛羊肉,亲自摁在案板上切成了薄厚均匀的肉片。

    杨楠在旁边看着会长,笑着说了一句:“这刀工可以啊。”

    “伺候人伺候出来的,呵呵。”会长态度谦卑的点了点头后,随即就继续捅咕着丰盛的夜宵。

    大约二十分钟后,门外走进来三名军士,其中一人冲着李岩说道:“货车都散了,我让其他人也归营了。”

    “行。”李岩点头:“那你们也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军士点头。

    “哎呀。”

    杨楠一听这话,立马在旁边插了一句:“都忙活一宿了,你让这几个兄弟留下一块吃口热乎饭呗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明天早上还有事儿。”李岩皱眉回道。

    “哎呀,再急也不差这一会了。”杨楠完全出于客气的挽留道:“这几个兄弟今晚都没少出力,一块留下吃口饭。”

    李岩斟酌半晌:“行,那你们留下吧,天亮之前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不然我们还是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槽,留下来喝点,你营长跟军监的人都是兄弟,你怕啥?”杨楠笑着招呼了一句。

    几人相互对视一眼后,也就坐在了李岩旁边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人都到齐了之后,会长给铜锅点上稀罕的木炭,不到十个人就围着桌子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李岩低头倒了杯酒,抬头冲着杨楠说道:“兄弟,你们办事儿挺讲究。车马费给了不说,还把货也让了,我说啥都得敬你一杯。”

    “这说的是哪儿的话。”杨楠咧嘴一笑:“没有你们帮这回忙,以后我们在松江也不舒服。咱还是那句老话,相互帮忙,有钱一起赚。”

    “干了。”李岩点头后与杨楠撞杯。

    就这样,众人把该说的话都说到了之后,就开始大口吃喝了起来。

    酒过三巡,菜过五味。

    桌上坐的这些人,都有一些醉意后,也拉近了彼此的关系。

    李岩眯着眼睛,满面通红的看着杨楠说道:“一会玩会不?”

    “玩啥?”杨楠一愣。

    “女人呗。”

    “算了,算了,这地方的女人没意思。”杨楠眼光还挺高的拒绝道。

    李岩贱嗖嗖的一笑:“不是一般的女人,是会长媳妇。”

    杨楠一愣,扭头看向旁边冲着自己频频泛笑的管理会会长,目光惊诧:“这……这是啥规矩啊?”

    “会长是自己的,但媳妇是大家的。”李岩小声说道:“我经常玩,你玩不?”

    “……混人缘啊?”杨楠听到这话,已经略有些兴奋了。

    “对,那女人是他买的,经常给我们用。”李岩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得试试。”杨楠一口应了下来:“喝完酒,我与会长妇人聊聊。”

    “行,一会我让他安排。”李岩舔了舔嘴唇,目光猥琐的看着杨楠又问:“哎,兄弟,我听说你大哥裴德勇,最近不贩人了?”

    “嗯,这不做药线了嘛!”杨楠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你能不能帮我个忙?”

    “啥忙啊?”

    “你能不能给我整个岁数小点的姑娘,我长期养着。”李岩借着酒劲儿,开始不琢磨人事儿了:“要长的好看点的。”

    “多小的啊?”

    “这东西……那是越嫩越好呗。”李岩趴在杨楠耳边说道:“我遇到个算命的,他说我今年有点坎,让找个十来岁的冲冲喜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这事儿简单,我让人给你找一找,花钱买一个,碰不到合适的就绑一个。”杨楠根本没拿这个当成是什么重要的事儿,一口就答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那就谢谢兄弟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来来,喝酒。”

    二人相互对视着一笑,再次举杯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凌晨四点多。

    酒席将要散去时,杨楠就已经去了二楼,准备跟会长媳妇深入聊聊。而李岩则是有些醉意,正坐在沙发上跟几个军士说着往外放货的事儿。

    几人聊了能有五六分钟,李岩有些尿急的说道:“我去二楼上个厕所,你们等一会,醒醒酒,就赶紧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领头军士点头。

    说完,李岩迈步刚要往二楼走,正门口处就泛起一声闷响。

    “槽,你们是谁啊?!”会长的质问声响起。

    室外,齐麟披着厚厚的军大衣,身上覆盖着一层白白的积雪,一把就掐住了会长的脖子:“往里干。”

    身后六人闻声就向屋内冲去。

    “噗嗤!”

    齐麟迎面一刀捅在会长小腹。

    “兄弟……兄弟……,”会长目光惊慌的向后躲着:“跟我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噗嗤!”

    “噗嗤!”

    齐麟连捅两刀后,会长咕咚一声跪倒在地,埋头咳血。

    齐麟反攥着J刺,在袖口上撸了一下血迹,迈步就进了一楼右侧的房间:“CNM,我这回马一枪的速度还行吧?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