强拘

牛振脑袋上挨了几警棍之后,立马就不哔哔了,因为他知道这时候装硬汉完全是没有意义的事儿。警员打他,他也不敢还手,以后报复那更犯不上,所以嘴欠挨打,那就是白挨。

    秦禹扭头看了一眼四周:“朱伟,把人全给我带回警司,我送咱牛哥去医院。”

    “好勒。”朱伟点头。

    “来,上车。”付小豪薅着牛振脖领子,直接将他拉上了汽车。

    车内,牛振还是有点懵的,因为他觉得秦禹这时候能考虑到先带他去医院,是很反常的,有点太过好心。

    秦禹回到车上,伸手指挥道:“珍珍,开车去警署医院。”

    “你到底要干什么?”牛振斜眼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啪!”付小豪上去就是一个嘴巴子:“让你问话了吗?”

    牛振一看付小豪对自己还是这个态度,心里瞬间就舒服了,也不说话了,觉得一切都正常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南阳路大仓库。

    裴德勇这边刚聚拢完马仔,兜里的电话就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喂?”

    “警司123队全员出动,扑马沟了。”电话内一个中年,低声提醒道:“估计这会人已经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边出警了,你为啥事先不提醒我一声?”裴德勇有点急眼了:“人都到了,你告诉我有啥用?!”

    “大哥,我是文职,刑侦队那边有啥动静,我本来就知道的慢。”对方也很无奈:“而且秦禹事先一点风都没漏,就突然带人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,我知道了。”裴德勇没好气的挂断电话,咬牙切齿的骂道:“这帮鬼就踏马要钱的时候积极。”

    说完,裴德勇立马给自己在警署的关系打了电话,因为他知道此刻在黑街警司内找人,肯定已经没用了。现在秦禹背后有董司撑腰,真的可以做到在警司内不给任何人面子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二十分钟后。

    警署医院外科诊室内,秦禹站在门口,低头正摆弄着手机。

    “签字。”付小豪拿着拘捕书,低头冲着牛振吼道。

    “啥意思,不审就签字啊?”牛振瞪着牛眼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那点事儿还用审吗?南阳的人是不是你带去的?仗你打没打?凶器是不是在你身上翻出来的?”付小豪瞪着眼珠子连续质问。

    门口处,秦禹伸手掐着丁国珍的脸蛋子,话语略带调侃的说道:“你看看小豪,有他在我能省多少心。你得学学他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哥,我舌头不是很好使,不太会舔。”丁国珍憨了吧唧的回道:“但我人好。”

    “去去去,去买夜宵吧。”秦禹懒得再教育,直接摆手催促道。

    “好勒。”丁国珍龇着牙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室内。

    “你签不签?”付小豪皱眉冲着牛振问道。

    “签不了。”牛振摇头:“你最多扣留我72小时,我要等家里人过来。”

    付小豪闻声后,突然抬起胳膊,用食指直接捅进了牛振脸上的伤口。

    “卧槽!”牛振疼的嗷的一声站起,完全红眼的就要动手。

    “干什么,你们干什么?这是医院!”医生坐在里侧的室内吼道:“挨打的能不能克制点,喊什么喊?”

    牛振咬着牙,双眼猩红的瞪着付小豪:“逼崽子,以后你最好别走夜道。”

    “威胁我?”付小豪拽出警棍,迎着牛振的脑门咣咣猛砸了两下:“我特么今晚就走夜道,我看你能把我怎么样,啊?!”

    牛振被打的靠在铁架子床上,目光憎恨的护着脑袋,也没办法还手。

    门口处,秦禹抬头瞥了一眼对方,话语简短的说道:“不签字,我也能强拘你。这次事儿我冲裴德勇,不冲你。你最好别让我浪费那个人情,打招呼在里面收拾你一段时间。”

    牛振犹豫半晌,才攥着拳头回道:“行行,我认了,你牛B。”

    说完,牛振低头在拘捕书上签了自己的名字。

    秦禹迈步来到里屋门口,龇牙喊了一句:“张主任,麻烦你给他缝缝脸,俩小时后我给他送三监病号监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总给我添麻烦?”穿着白大褂的张主任斜眼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秦禹闻声冲着付小豪使了个眼色,后者进屋掏出一个红包就放在了桌上:“麻烦了,秦队晚上请大家吃饭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张主任一笑:“行,我一会给他缝针。”

    “回见哈!”秦禹摆了摆手,带着付小豪就离开了诊室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几分钟后,楼下的汽车内。

    秦禹等人满头是汗的吃着面条,聊着天。

    “哥,咱不回警司啊?”付小豪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不回去,让朱伟处理就行。”秦禹摇头。

    “呵呵,躲人呢?”丁国珍龇牙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秦禹听到这话一愣:“呦,这话从你嘴里说出来,我咋这么惊讶呢?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真傻,就是不太愿意想事儿。”丁国珍略有些得意的应道:“很多套路,我一眼就能看透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秦禹一笑:“行,有提升。”

    众人正在交流的时候,秦禹电话突然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喂?文司。”

    “小秦啊,你是不是抓了牛振啊?”文永刚直言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秦禹点头。

    “他犯的事儿重吗?”

    “不重,就是打架斗殴让我抓现行了。”秦禹吃着面应道。

    “警署的米勒打来电话,让给他一个面子,放了牛振。”文永刚直言问道:“你看,这事儿咋弄?”

    “哎呦喂!”秦禹放下碗筷,一脸懊悔的说道:“文司啊,你倒是早给我打几分钟电话啊,就早几分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文永刚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刚给牛振签了拘捕,走了程序。”秦禹表情为难的说道:“三监那边收押都签好了,人在病号监。你说……现在这事儿也没法办啊。”

    文永刚无言。

    “……不过牛振有米勒的关系,那这点事儿都不算事儿。”秦禹轻声说道:“这样,你跟米勒队长说一声,就说我不知道牛振认识他。但现在手续签了,人必须得拘。不过,我马上给三监那边打个电话,让他们照顾照顾。”

    “也只能这样了。”文永刚笑着应道。

    “唉,你说这是图啥,偶然抓个人,还是米勒的关系。行了,明天我去请他吃个饭吧。”秦禹一笑。

    “好勒,?那就这样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,二人结束了通话,付小豪看着秦禹的表情,竖起大拇指说道:“哥,你这演技,就没考虑混混演艺圈吗?”

    “咦,我没流量,要不上价。”秦禹淡笑着应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外一头。

    裴德勇坐在车上,皱眉说道:“米勒队长,牛振进去我认了,可其他人总得给我放出来吧?!不然地面上的活儿,没法干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