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没有出卖,我的朋友

“嘭!”

    一声闷响,平房门开。

    唐元猛然坐起身,抬头就看见一群男子,拎着钢刀从冰天雪地的室外,走进屋内。

    雪花飘进屋内,领队的杨楠扭头打量了一下周遭环境,面无表情的骂道:“小智这个傻狗,在路面上趴了这么久,还能让俩不懂行的给骗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是……?!”唐元扑棱一下掀开被子,本能就要抓床头柜上的电暖壶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一个小伙冲上来,抬腿蹬在唐元胸口骂道:“妈的,让你动了吗?”

    “趴好,别动。”

    “低头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俩人持刀架在唐元脖子上,俩人摁住了他的脑袋。

    杨楠右手拿着刀,左手从旁边抓了一把破椅子放在床边,弯腰坐下后问道:“在喜乐宫拍的视频呢?”

    “什……什么视频?”唐元声音颤抖的回问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?你说呢?”杨楠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唐元犹豫半晌,声音沙哑的回道:“卖了,有人花钱买这个新闻,我就出手了。”

    杨楠抬手擦了擦短发上的雪花,转身看向床头上挂着的一幅毛笔字念道:“笔杆写尽天下事,一双醒眼看世界。呵呵,你还是文艺青年呗?”

    “混……混口饭吃。”唐元害怕极了,脸色煞白,双腿打颤。

    “这话说的有点大。”杨楠评价了一下墙上的字后,手里掂着刀继续冲唐元说道:“兄弟,我一向尊重文化人,你把东西还我,我不为难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真卖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拿我当傻子?我能来,就是已经知道你要报案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唐元咬了咬牙,攥着拳头没有回话。

    “行。”杨楠盯着唐元看了一会,突然又改口说道:“你拍的东西,咱们等一会再谈。这样,你先给你同伙打个电话,找个借口把他叫到你家来,行不?”

    “东西卖了,他就走了,去奉北了。他也是个地面上跑活的撰稿人,不常在松江。”唐元咽了口唾沫,紧张到不敢跟杨楠对视。

    “一点面子都不给我啊,兄弟?”杨楠抻着脖子喝问。

    唐元沉默。

    “真不给吗?”

    “他确实走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噗嗤!”

    唐元的话还没等说完,杨楠站起来,一刀就砍在了唐元的脸上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唐元惨嚎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能不能打电话?”杨楠低头喝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能。”唐元挨了一刀后,反而目光执拗的看着他吼道:“你们这帮畜生,以后就不生孩子吗?啊?!”

    “你教育我啊,啊?!”杨楠拉开身位,指着唐元喊道:“来来,摁住他。”

    “我CNM!”唐元挣扎着要起身。

    “笔杆写尽天下事,是吗?那TM你没手了,还能写不?!”杨楠眼珠子瞪的溜圆,抬起刀,猛然砍下。

    数秒后,唐元撕心裂肺的喊声传遍室内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市区赵家。

    赵宝撅着个屁股,正在床上蒙头大睡。

    “滴玲玲!”

    一阵电话铃声响起,他迷迷糊糊的睁开双眼,伸手摸到手机接起:“喂?嗯?你说啥……他们还在吗?你等着,我……我马上就去。”

    说完,赵宝慌乱的从床上窜起,伸手捡起地上胡乱扔着的衣物就穿了起来。

    不到两分钟后,赵宝霹雳扑咚的冲到楼下,顺手在墙上偷拿了老赵配车钥匙,一溜烟的就跑出了家门。

    此刻,室外的天色还黑,赵宝步伐踉跄的钻到车库内,开着越野,就直奔唐元家的赶去。

    路上。

    赵宝左手握着方向盘,右手拿着电话再次拨打了两次唐元的号码,但后者都没有接。他低头看着手机屏幕,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后,翻找着通讯簿就拨通了另外一人的号码。

    “喂?”许久过后,一个慵懒的声音在电话内响起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南阳区大仓库内。

    小智满头是血的跪在地上,面色恐惧的不停磕头:“大哥,老板……我错了,我贪财了,是我欠考虑了。”

    裴德勇吸着烟,一脸遗憾的说道:“你贪财不要紧,可你害我干什么玩应啊?”

    “老板,我没以公司名义跟他们谈,真的。”小智立马出言解释道:“我……我去自首,对,我去自首,就说猪崽的生意,是我偷偷做的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黑街现在有多少双眼睛在盯着我吗?”裴德勇目光清冷:“人家都在至诚门外蹲三四天了,你说猪崽生意是你自己做的,谁信啊?视频都让人拍了,你现在自首有什么用?”

    小智闻声无言。

    “给他弄下去。”裴德勇表情烦躁的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“老板,你看在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亢!”

    枪响,小智的话还没等说完,后脑就被一枪打碎,整个人目光呆滞的趴在了水泥地上。

    四个青年,戴着手套,扯着小智还在抽搐的双腿,就将他拽走了。

    裴德勇掐灭烟头,表情担忧的吩咐道:“给杨楠打电话,一定要搞明白这俩记者的身份,把影像资料拿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,老板。”旁边的汉子点头。

    “狗东西,没长脑子。”裴德勇指着小智的尸体骂了一句,起身就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越野车一路疾驰,很快赶到了唐元的住所。

    胡同内,刚刚佯装已经走掉的杨楠,目光阴狠的看着汽车停在路边,又见到赵宝慌乱的冲下车后,立马摆手喊道:“把他抓来。”

    说完,众马仔拎着刀就要上。

    “嗡嗡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警笛声突然想起,两台黑街警司的巡逻车也停在路边。

    杨楠一愣,立马阴着脸回头骂道:“小方不说他们不认识其他警员了吗?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是啊。”后面的兄弟点头。

    两台巡逻车车门弹开,七八个警员拔枪下了车。

    “妈的。”杨楠摸了摸脑袋,转身看了一眼赵宝的汽车,声音沙哑的问道:“主机搬出来了?”

    “在车上。”马仔点头。

    “先走。”杨楠快速转身招呼了一声众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院内。

    赵宝跌跌撞撞的冲到唐元家门口,一把就推开了虚掩着的房门。

    屋里,床上,唐元一只手被剁掉,一只手被钝器砸碎,双眼中刀,满脸都是鲜血。

    赵宝懵了,站在门口处,直愣愣的看着自己的朋友,一时间不知所措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小……小宝吗?”唐元声音低沉的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赵宝撞开门板,狼狈不堪的冲进室内,双手扯着唐元抱起:“我……我们去医院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砍我……要资料,要找你……我……我没出卖你。”唐元意识模糊的回应着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送你去医院。”

    赵宝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力气,双手托起唐元,迈步就冲向门外。

    一路踩着雪花,一路流着鲜血。

    赵宝抱着唐元冲出院内,灰蒙蒙的天空上也泛起了光亮,太阳从东方升起。

    街对面,被林念蕾打电话叫来的秦禹,目光惊愕的看着赵宝和唐元,一时间呆愣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缓缓升起的太阳下,蒙蒙亮的街道上,赵宝一边狂奔,一边低头冲着唐元说道:“坚持住,我们马上到医院……唐元!你他妈睁眼,我就你这么一个朋友……。”

    跑着,绝望着,正如那一首歌。

    也许世界就这样

    我也还在路上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低着头?期待白昼

    接受所有的嘲讽

    向着风?拥抱彩虹

    勇敢的向前走

    黎明的那道光

    会越过黑暗

    打破一切恐惧我能

    找到答案

    哪怕要逆着光

    就驱散黑暗

    丢弃所有的负担

    不再孤单

    不再孤单

    也许世界就这样

    我也还在路上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湿滑的雪地上,赵宝浑身脱力,一脚踩空的跌倒在路上,双手抱着他,歇斯底里的吼道:“唐元!”

    “过去,过去,救人。”秦禹回过神来后,立马喊了一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