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马第一枪

齐麟跟马老二说完要立威,不到五分钟后,秦禹的电话就打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喂?!”

    “小禹,即使我们和裴德勇,还有袁克他们没有矛盾,那今天这个事儿,也早晚会发生。”齐麟接起电话后,就单刀直入的说道:“药线这行来钱太快,那早晚是要惹别人眼红的。而我们运输线又这么长,你走一回两回的,可以靠钱打点,但时间长了,百分百有人会动歪心思。”

    秦禹沉默。

    “我来整点动静吧。”齐麟低声说道:“你不用劝我,运输的事儿我负责,该怎么弄,我心里有数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想劝你。”秦禹话语简短的回应着。

    齐麟闻声一愣。

    “待规划区那边啥情况,我比你更了解。”秦禹声音稳健的嘱咐道:“货被劫的事儿,你不要再跟任何人说起,也不要和其他人说,你接下来的动作,明白吗?”

    齐麟斟酌半晌:“我懂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给你发个新号码,你随时跟我联系。”

    “妥!”

    “就这样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,二人就结束了通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88号院内。

    秦禹坐在家中床上,低头看着手机屏幕思考半天后,突然起身拎起外套,大步流星的奔着门外走去。

    刚一出门,林念蕾就推开通气窗,坐在她那个房间的床上喊道:“呦,大半夜的干嘛去啊,放松去啊?”

    秦禹穿上外套,咧嘴笑着应道:“嫖C去,一起啊?”

    “滚!”林念蕾啐骂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呵呵,有点事儿,我回一趟单位。”秦禹指着门外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要明儿早回来,你给我带早点昂,兄弟。”

    “好勒!”

    二人交谈完,秦禹迈步就出了大院,开车赶往单位。

    也就不到二十分钟的功夫,秦禹返回警司,直接去了一队办公区。此刻已经是深夜,屋内只有付小豪和另外一人在值班看着网播台节目。

    “哥,你咋来了?”付小豪披着棉袄,站起来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可以啊,没偷懒。”秦禹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替珍珍,他感冒了。”付小豪龇牙一笑。

    “给我冲杯茶,我去办公室里找一些资料。”

    “我陪你啊?”付小豪问。

    “不用,你们值班吧。”秦禹扔下一句,迈步就走进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几分钟后,付小豪端了杯茶送进去,秦禹轻声吩咐道:“值班完,你就回去睡觉吧,我要累了,就也在屋里睡。别让人过来喊我,最近脑袋疼,一醒了就睡不着。”

    付小豪一愣: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哎。”付小豪点头离去,将办公室的门,也顺手带上。

    秦禹端起桌上茶杯,迈步走到门口,将门反锁后,溜溜达达的就来到了窗口,低头向楼下望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待规划区。

    齐麟迈步下车问道:“回来几个人?”

    “目前算上咱俩一共九个,”察猛回道:“还有五六个在赶,剩下的人没联系到。”

    “不等往回赶的了。”齐麟穿上衣服,拉上拉链说道:“留下三个人,办事儿,其他人跟我往松江方向追。”

    “往那边追,”察猛目光惊愕: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你听我安排就完了。”齐麟之前有过当警员的经验,而且长时间生活不如意,所以他除了逻辑严谨外,也十分会察言观色,心细如发:“留下的三个人,返回食宿店,剩下的人全部跟我走。我们挤一挤,开那台大越野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那谁去食宿店?”察猛问。

    “我去吧。”一名小领队率先表态。

    “那你挑选俩人。”齐麟走到小领队身边,低头冲他交代了起来:“去了之后,你这样办……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货被劫的四个小时后,傍晚齐麟等人居住的食宿店院外。

    三个江州耀光的兄弟,蒙着脸,从围墙外翻进了院内。

    “别弄出动静,直接去左边。”小领队低声吩咐道:“我记着他的房间在哪儿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走。”

    身后的两个兄弟纷纷点头。

    距离松江不足八十公里的路上,已经在道上疾驰了两个多小时的齐麟,坐在车内,皱眉冲着察猛问道:“我记得驻军单位就在这附近了吧?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察猛点头。

    “好,不走了,我们停车,熄灯,等一等。”齐麟吩咐了一句。

    司机闻声后,将车停在了路边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食宿店大院,老板屋内。

    “卧槽,你们谁啊?怎么进来的?!”老板目光惊恐的从床上坐起。

    “别动。”小领队上前,抬手就将枪顶在了他的脑袋上。

    老板愣住:“什么业务啊,兄弟?!”

    “傍晚的时候,停在院外的联防巡逻车,是哪个部门的?”小领队直言问道。

    老板闻声后,瞬间脸色煞白。

    “懵了?他妈的果然你也掺和了。”小领队目光阴沉。

    “兄弟,我啥都没掺和啊,你们出事儿,跟我没关系……。”老板被问的有些慌神了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我们出事儿了?你知道我是谁?”小领队声音清冷的问道。

    老板再次怔在床上。

    “我再给你一次机会,联防的人是怎么回事儿?”小领队低声逼问。

    老板攥着拳头,没敢吭声。

    “扣他个眼珠子。”小领队持枪后退一步。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旁边的小伙拔刀,就上了床,摁着老板的脑袋就要挥刀。

    “别捅,别捅!”老板脑袋躲避着喊道:“我说,我说。联防的人给了我一千块钱,就让我看看你们有多少人,有几个是护车的,有几个是司机。”

    “是哪个部门的?”小领队瞪着眼珠子逼问。

    “联防巡逻团下属二营的,领头的叫李岩,他是副营长。”老板语速很快的回应着。

    “CNM的,还撒谎?!”小领队爆喝一声:“给我捅他眼珠子。”

    “别,兄弟,我真没撒谎。不信你看我手机,还有他跟我发的简讯。”老板吓的都要尿裤子了:“他是联防的,没事儿也挺照顾我,我是没办法,才答应帮忙的。”

    小领队打量了一下老板,自己往后退了几步说道:“给他领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哥们,我都说了,你还领我干啥啊?我也不容易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在路面上吃饭的,没谁是容易的。”小领队扔下一句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“兄弟,你听我说……。”老板还要挣扎,但另外俩人上前,持刀逼着他,就将他硬拽到了房门外。

    小领队扭头扫了一眼大院,突然喊道:“CNM,以后我们还从这条道走,谁要觉得他行,那就试试。”

    说完,小领队转身扣动扳机。

    “亢!”

    枪响,还没等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儿的老板,咕咚一声就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数秒后,食宿店院内的房间,几乎全部亮起了灯。

    “走。”小领队招呼一声,快步带着两个小伙就翻墙跑了。

    几分钟后,路上。

    “哥,他都说了,咱还必要把他……?”一名年轻的小伙跟在后面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我要这么做的,是齐麟。”小领队打断着回应了一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松江驻军部队周围的路上。

    “滴玲玲!”

    一阵电话铃声响起,齐麟接起手机问道:“事办了?”

    “巡逻团下属二营,领头的叫李岩。”小领队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齐麟面无表情的挂断电话,转身冲着察猛说道:“来,把区外地图给我从平板上调出来。”

    察猛目光惊愕的看着齐麟:“我们先走是为了……?”

    “要办事儿,就要快。”齐麟目光阴沉的回道:“对面劫了货,一定会往松江方向赶,而我们要都去食宿店从老板那儿逼线索,那绝对追不上对面了。分两路,我们会有提前量。”

    “那食宿店那儿枪声一响,对面会不会惊了?”察猛问。

    “这儿离食宿店有两个多小时的路程,他们绝对想不到,老子手里就这俩人,也敢分兵打他提前量。”齐麟摇头答道:“他们会以为,我们是无能的报复,明白吗?”

    察猛听到这话,才算彻底放心,低头从平板上调出来地图说道:“下属二营方向,离这儿五公里。”

    “不,不对,货是劫的,他们不敢拉回去。”齐麟皱眉回道:“再找,找二营旁边最近的生活村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松江内。

    裴德勇拿着电话说道:“老陈,那批货我一点都不要,全给你们了,就当是这次我额外谢联防兄弟的礼物了,你们在区外直接出手就行……哎呦,你这说的是啥话啊,咱们是朋友的嘛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