愿你归来,仍是此间少年

小餐馆内。

    赵宝瞄了一眼唐元,撇嘴说道:“哎呦,跟我你就不用装有个性了。给你,你就拿着。我再不济,一个月还有八千块工资呢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赵宝,我就是穷到去要饭,也不能白受你恩惠。”唐元撕开信封,从里面点出一千块钱放在自己面前,剩下的又推给了赵宝。

    “不是,我发现你最大的问题就是太爱装。”赵宝一激动,说话又变成了没什么顾忌的状态:“咱俩是朋友,三观也和,你说你都混成这个样了,还跟我瞎装什么有个性啊?赶紧拿着得了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唐元一笑,心里也没生气的回应道:“宝子,什么是朋友?你帮我,我也能拉扯你,这是朋友。但你要一直帮我,而我却没能力报答你什么,这关系就变质了。”

    “变什么质了?”

    “那就不是朋友了啊,我就变成了你的马仔。”唐元很理智的回应道。

    赵宝闻声一怔,竟无言反驳。

    “听我的,咱事先谈好一千劳务,那我就拿一千。”唐元伸手将自己应得的钱揣进兜里,美滋滋的冲赵宝说道:“行了,吃饭吧。”

    赵宝斜眼看着唐元:“我终于知道你为啥混成这B样了。”

    “事儿得从两方面看。我要变成了那种,有便宜就上的人,你这会也够呛能跟我坐这儿喝酒。”唐元的脾气很好,基本懒得计较赵宝的用词。

    “这倒是。”赵宝闻声认真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宝子,今天这个事儿尘埃落定了,咱俩必须好好喝一杯。”唐元端起酒杯,笑眯眯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啥由头呢?”赵宝龇牙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想想。”唐元斟酌半晌,顿时笑着说道:“这一杯,就敬咱俩出了校园,在社会上摸爬滚打走一遭后,仍是青涩少年吧。你没变,我没变,喝点小酒还是朋友,这就挺好。”

    “来,干了。”赵宝被唐元说的略有些激动,举杯吼了一声,就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这一夜,两个在校园时的对手,朋友,跌跌撞撞的办成了一件令他们内心激动的事情。

    这一夜,他们回忆种种过往,心中都是万般怀念。

    这一夜,他们庆幸着,自己模样在变,社会地位在变,可年少时心中最初的理想,却依然澎湃着,激动着……

    所以,他们在这间破旧的小饭馆内,煮酒夜话,聊着过去,说着现在,谈着未来,不知不觉间就已醉了。

    临分别时,赵宝付过账,伸手抓着唐元腕子说道:“这个事儿结束,你就来网播台吧,我给你安排个位置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不去。”唐元醉醺醺的摇头。

    “你踏马是不是有病啊?!你进了网播台,就有了稳定收入,就能有各种生活福利……就有能力娶妻生子了,你知道不?”

    “宝宝,你要真想帮我,就单独在法制专栏官网给我开个专栏。”唐元打着酒嗝回道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一个意思吗?”

    “不一样。我开专栏,可以凭能力挣钱。你觉得我好,你就用;觉得我不好,那我就走人。”唐元歪脖看着赵宝:“吃吃喝喝,你多花钱了,那是兄弟情谊,咱不扭捏。可你养着我,帮我生活……这人情我还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老唐……!”

    “赵宝,曾经我是老师和学校眼里的天之骄子,是学弟学妹眼里的偶像,是一篇论文就能被宣传署点名表扬的风云人物。可我踏马的在社会上走这一回,啥都丢了……处了三年的女朋友跟人跑了,我爸病死了,我连买墓地的钱都没有。”唐元双眼泛红:“我混到现在,钱没有,家没有……现在就剩下身上这点硬骨头了。我要再把腰弯下去,那我以前做的事儿,不就是一个笑话吗?兄弟,让你说,人能活成笑话吗?”

    赵宝看着唐元无言。

    “我不后悔自己的一些选择。”唐元看着窗外的雪花:“但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,我可能不会用以前的办法,去完成心中理想。宝子,现在的这个社会,跟我们在学校看到的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行,我给你开专栏,谁拦着也不好使。”赵宝拍着桌子应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,好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兄弟二人交谈着,一块走出了小饭店。

    街道上雪花飘飘,二人步伐踉跄的走着。

    十字路口,赵宝喝多了,不敢开车,就伸手拦了一下趴活的小电动车。

    “走,我送你。”赵宝钻上小电动车后,回头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不了,咱俩不是一条道,我自己走了。”唐元摇头。

    “明天我去找你。”

    “好勒,你慢点。”唐元站在雪地中,挥手喊道。

    “我回国这么长时间,就今天痛快。”赵宝四仰八叉的躺在小电动内:“就今天痛快……!”

    说着,小电动缓缓向远处行驶,而赵宝也迷迷糊糊的坐在车内睡着了。

    路边,唐元拧了一把鼻涕,也没舍得专门去打个电动,只笑着徒步离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凌晨五六点钟。

    唐元回到住所后,就将自己身上的资料传输到了电脑中,又习惯性的保存在了云端储存空间内。

    回到床边,唐元烧了一壶热水,脱掉身上衣物,就去洗漱了。

    院外的胡同内。

    两台汽车缓缓停滞,八个人推门下车。

    “走。”

    领头一人从车内拽出了一把钢刀,拎在手里,就迈步往前行进。

    寂静的街道上,八个人踩着晶莹的雪花,泛起吱嘎吱嘎的酸牙声响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黑街某灯光昏暗的仓库内。

    一个青年坐在椅子上,目光忐忑,表情紧张的说道:“把东西拿回来就行了吧?”

    “这你就不用管了。”旁边的中年翘着二郎腿,面无表情的扔过去四万块钱:“以后勤走动,你能帮上我,我也能帮上你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觉得你把东西要回来就行。”青年坚持着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中年突然一笑:“嗯,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室内。

    唐元喝了一杯开水后,蒙上被子就准备睡觉。

    “吱嘎!”

    一声酸牙的声响在室外响起。

    “谁啊?”唐元皱眉喊了一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