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级匪团的报复

富安路附近的小院门前,萧九躲在墙壁后,转身冲老三问道:“人在里面呢吧?”

    “对,”老三点头:“我的人亲眼看见叶子枭和牛东进去了,然后就在旁边的胡同盯着,他们没出来,还在里面。”

    萧九闻声冲着后面的人交代道:“只有牛东不用碰,剩下的人一个也别让他们跑了,全给我堵屋里做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纷纷点头。

    “把门踹开,进。”萧九摆手。

    两个靠前的壮汉闻声走到门口,一左一右的对着正门,抬脚就踹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嘭,嘭!”

    两声闷响泛起,虚掩着的铁门被踹开。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老三撸动枪栓,第一个钻进院内:“往里干,所有人扑主房。”

    二十多人一拥而上,手持长刀,枪械,瞬间就奔着院内主民房冲去。

    院外。

    吴文胜站在人群中,低头掏出烟盒,面色冷峻,而旁边围着他的七八个人,则是聚在一堆轻声交谈着。

    “大伯,我进去看看。”吴雄穿着风衣跃跃欲试。

    “待着你的。”吴文胜皱眉训斥道:“不是你干的活儿,你进去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吴雄也没敢顶嘴,立马乖巧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院内主房正门。

    “亢亢!”

    两声沉闷的枪响泛起,老三一脚踹开房门吼道:“他妈的,所有人给我跪下。”

    院外,吴文胜听到喊声,顿时嘴角泛起微笑:“进去了,开干了。”

    主房正门,老三刚喊完,他身后的人持枪就冲进了室内,但扭头扫视一圈后,却全部愣在了客厅。

    四十多平的房间内,灯亮着,桌子摆在地中间,上面放了不少吃剩下的食物,很有生活气息,可就是一个人影也没有。

    “三哥,不对啊,”屋内领头的青年回头:“咋没人呢?!”

    室外,萧九听到这话愣了一下后,立马摆手喊道:“先退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走走。”领头青年招呼一声,迈步就要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铛啷啷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声金属碰撞的声音在室内响起。

    众人闻声回头,突然见到一颗手L在地上滚了过来。

    青年脸色一变:“槽,有雷!”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一声闷响冲天而起,房屋震颤,灯泡碎裂,惨嚎声连成了一片。

    院外。

    吴文胜听到雷响顿时愣在原地:“怎么这玩应都用上了?”

    小路的路口处。

    大黄剃着锃亮的光头,手里端着大口径霰D枪,面无表情的撸动枪栓,一瘸一拐的直奔吴文胜方向。

    “去看看,咋回事儿。”吴文胜面容略显慌张的冲着旁边中年吩咐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大伯,有人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吴雄转身看见了大黄,拎着枪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CNM的,论吃软饭我们不如你,但要玩路面这点事儿,你三个吴文胜绑一块也是废物。”大黄端起枪,瞪着眼珠子吼道:“报仇了!”

    话音落,大黄对角方向的胡同内,霎时间冲出来四个蒙脸壮汉。

    “保护胜哥。”

    中年伸手一把拽过了吴文胜,同时掏出了枪。

    “亢亢!”

    大黄不躲不闪,只端枪搂火。

    大口径喷子扫在人群中,一枪带倒了两三个。而吴文胜还没等反应过来,脸上就被喷溅的满是鲜血。

    “大伯,进院。”吴雄慌张的后退着,双手拽着他大伯的衣服,死命的往院里拉。

    “亢亢亢亢!”

    斜对面的四个壮汉拉成一排,一边向前行进,一边搂火。

    吴文胜等人所处的位置根本没有可以躲避子D的掩体,再加上大黄等人出现的极为突然,所以他们还没等掏枪反击,就被干倒了六七个。

    吴文胜脸色煞白,步伐踉跄的退到门口,扯脖子喊了一句:“叶子枭他们在外面,全出来。”

    室内。

    手L呈倒沙漏形状爆破,碎片虽然没有造成人员当场死亡,可也射伤了三四个。而门外响枪时,他们也正处在慌乱之中。

    门口处,老三瞪着眼珠子吼道:“别慌,别慌。外面也响枪了,还能动弹的都先出来。”

    众人听到老三的喊话回过神来,持枪钻出了主房。

    萧九带人跑到门口,伸手扶了一下吴文胜:“其他人掉头,全给我打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亢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大喷子咆哮,刚要进院的吴文胜右腿中弹,身体踉跄着扑倒在了萧九的怀里。

    萧九左手揽着吴文胜的胳膊,右手持枪向外还击:“都出去,他们没几个人。”

    大黄侧身躲在院正门的垃圾桶旁,低头一边往枪里压着子弹,一边冲对讲耳麦吼道:“往院里扔雷。”

    斜对面,四个壮汉闻声后退数步,动作统一的用右手拿雷,拇指弹开保险环,完全舒展开手臂,冲着院内轻抛。

    数秒后。

    四声爆炸响起,躲在门口墙边的老三,目光惊愕的看着院内砖瓦碎石横飞,一个个兄弟宛若被割麦子一般倒地,惊慌失措的惨嚎声连成了一片。

    “你们掩护,我强杀他。”大黄端着枪,红着眼就要进院。

    “你别冲动!”斜对面的领头壮汉立马吼道:“子枭说按照计划打完,不管他死没死,咱都马上得走。”

    大黄没理对方的喊话,迈步就要往院内冲。

    斜对面的壮汉立马再次喊道:“你想想狸子是怎么折的,不就是因为没听话?!”

    大黄听到这句话后,顿时收住了脚步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黑街警司的值班室内,一个年轻的小伙问道:“你说什么,哪里发生爆炸?是富安路吗?好好,我知道了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都扔L了,你们快点过来,我家有孩子和老人。”报警的男子躲在桌子下面,脸色惊慌的吼着。

    两分钟后。

    老猫带人快步冲下楼:“通知离富安路最近的兄弟,马上赶过去,快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世元大道上。

    枭哥舔了舔干裂的嘴唇,伸手推开汽车车门,头也不回的喊道:“走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,车内三个同伴下车,身上全部背着黑色大布包。

    某室内。

    袁克拿着手机冲秃子问道:“哥,你是不是有话跟我说啊?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还在那儿吗?”

    “在。”

    “我去找你。”秃子沉默半晌后应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