多方补刀

时进中午。

    李司亲自去了警署,将黑街警司要逮捕吴文胜,王冰,以及吴雄的决策如实做了汇报。

    下午一点,警署将逮捕文件正式传达给立法会,而后者就像是已经提前准备好了一样,立马派人去了区议会。

    不到两个小时,吴文胜的办公室被封了,所有个人文件柜,档案柜,电脑,以及单位分发给他的房产,也全部被查封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黑街警司内。

    朱伟有些不满意的冲着老猫说道:“你提前通知了上面,那吴文胜肯定收到风了,这无形间增加了抓捕难度。”

    “你懂个屁。”老猫素质极差的回道:“他是江南区首席议员,如果没有立法会点头,咱们是动不了他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程序就TM的离谱。”朱伟很烦躁的骂道:“这跟刚要上楼抓捕,楼下就拉警笛有啥区别?”

    “……那没招,程序就是这样的。”老猫无奈的回道:“动用我们现有最大的警力,全面排查两个出城口,一个轻轨站,用最快的速度锁定吴文胜,将其捉拿归案。”

    “一队二队的人,能给咱们用用吗?”朱伟问。

    “能,老李打过招呼了,他们也配合咱们抓捕。”

    “好,那我们马上开个碰头会,整理一下线索。”

    “行,去吧。”

    二人沟通完毕后,整个黑街警司就彻底活跃了起来。上百人被撒出去,开始围捕吴家公司的马仔,以及全力寻找吴文胜等主要嫌犯的线索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网播台办公楼旁的一家日料店内,一名穿着淡粉色西服,梳着夸张飞机头的青年,翘着二郎腿说道:“我们九区整体的生活环境,还是要比欧盟几大区差的太多了。这家日料店的食材,都不是空运的,口感太一般了……。”

    林念蕾眨着大眼睛:“我吃着还行啊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你适应了这种廉价食材的口感。”粉西服一脸慵懒相的说道:“等放假吧,我带你去欧盟几大区,让你看看那里的环境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林念蕾点头。

    “蕾蕾,我听我爸说,你家里条件也挺优越的?”

    “呵呵,谈不上优越,奉北高门大户很多,我家挺一般的。”林念蕾很讨厌谈这种话题,因为她跟对方只是第一次见面。

    “也没事儿。”粉西服优雅的摘下餐巾,铺在自己腿上说道:“我们先谈恋爱,家庭的事儿,咱走一步看一步呗。”

    “??”林念蕾懵B半晌,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,刚想直白回绝对方,手机铃声就响了起来:“不好意思,我接个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谁啊?”粉西服欠欠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爸。”林念蕾回了一句,顺手接起了手机:“喂,赵部。”

    “吃完饭了吗?”

    “啊,啊,已经吃好了。”林念蕾马上点头。

    “呵呵,那你快回来一趟吧,有重要事儿和你说。”赵部在电话内声音和蔼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的,赵部,我马上回去。”林念蕾闻声拿起外套和手包,俏脸急迫的看着粉西服说道:“那个,赵宝……台里有点急事儿,我得赶紧回去,下一次,我请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都说了,叫我宝宝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呃,那回见吧,宝宝。”

    “行,那你先忙,反正这儿的东西也很难吃。”赵宝伸出了手掌。

    “拜拜。”林念蕾冲他点了点头,转身就跑。

    赵宝站在原地,挺不满意的骂了一句:“这老头子咋回事儿,这么扫兴呢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半小时后。

    网播台里,赵部坐在办公桌内,话语简洁的冲着林念蕾说道:“贩枪案的新闻发了吧,还有上次让你调查童贵生死亡案的新闻,也重新整理一下材料,准备做后期报道。”

    林念蕾听到这话一愣:“这俩案子……不是停了吗?怎么突然就要发了?”

    “台里特批的,不但不停,反而要做深入报道。”赵部笑着说道:“干完这俩案子,我提你当组长。”

    林念蕾此刻还完全没弄懂这里面的利益争斗,只有些懵的问道:“那这俩案子能通过徐组的审核吗?”

    “徐组?呵呵,她应该已经跑路了。”赵部冷笑着说道:“这事儿你向我负责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我马上去做。”

    “小林啊,我儿子怎么样?”赵部突然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林念蕾沉默数秒,顿时尬笑着回道:“粉西服很时尚,一表人才。”

    “多接触,多接触。”赵部满意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忙去了,赵部。”

    “去吧,去吧。”赵部摆手。

    警司,警署,立法会三大部门刚刚一同运转后,媒体紧跟着对吴文胜进行了残忍的补刀。一场针对吴家酝酿许久的风暴,瞬间爆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上八点多钟。

    牛东从单位离开后,就独自开车来到了一家小饭店,买了一些冷冻食材,还有两兜子外卖。

    十几分钟后,路边的汽车内。

    老三拿着电话,声音沙哑的冲着袁克说道:“牛东动了,他下班之后往车里装了一些日用品,又来小饭店买了一些吃的,我估计他可能是要见叶子枭他们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盯住了。”袁克点头:“我通知吴文胜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老三点头。

    二人说话间,牛东开着车,缓缓驶向了黑街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警司内。

    十几个路面上的闲散人员,直溜溜的靠墙蹲了一排。

    老猫插着腰,瞪着眼珠子吼道:“抓了这么多人,就一个都没有知道吴文胜在哪儿的吗?”

    “都没有。”朱伟在一旁摇头应道:“吴文胜的电话从昨晚就关机了,王冰也消失了。”

    “妈的。”老猫摸着脑袋:“这就难找了。”

    “大……大哥,我有个线索。”突兀间,一名蹲在左侧墙边的小伙,缓缓举起了手。

    老猫一愣:“你有啥线索?”

    “前几天,袁克那边好像抓了叶子枭的一个同伙,他们想让他吐出来叶子枭在哪儿……。”小伙迈步上前,仔细回忆着说道:“吴文胜对这个事儿好像挺上心的,特意让我大哥他们帮着办。”

    老猫闻声眼神一亮:“具体情况你知道是吗?”

    “知道一些,因为我给大哥开车,去过袁克那边。”马仔点头。

    “来来来,给他弄问讯室去,快。”老猫冲着旁边警员吩咐了一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黑街富安路上。

    牛东左手握着方向盘,右手拿着电话说道:“子枭,我马上到你那儿。”

    “你来吧,我出门接你去。”枭哥话语简洁的回应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松江市郊。

    吴文胜目光通红的拿着电话说道:“只要看见叶子枭,今晚我让他必死。整完他,我马上就走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