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吴摊牌了,不装了

深夜。

    江南区某白领公寓楼内,袁克整理了一下衣衫后,伸手敲了敲房门。

    “谁啊?”一个女人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是我,袁克。”

    数秒后,房门从里面被推开,一个打扮时尚,面容精致的女人,笑看着袁克招呼道:“你们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袁克闻声带着萧九,秃子二人,一同进入了室内。

    客厅内,吴文胜抽着烟,起身招呼道:“小克,我给你介绍一下,这是我爱人,王冰。”

    “久闻王姐大名。”袁克客气的伸出手掌。

    “干点小生意,有什么大名。”王冰实际年龄已经快四十了,但身材保持的很好,小脸打扮的也很精致,看着就像是三十出头的女人一般:“我去厨房给你们弄点水,你们坐下聊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袁克点头就坐在了靠近右侧的沙发上。

    王冰飘然离去,吴文胜轻声招呼道:“秃子,萧九,你们不用客气,都坐吧。”

    二人闻声坐在了袁克旁边,也没主动吭声。

    吴文胜掐灭已经快要燃烧到过滤嘴的烟蒂后,低头又点了一根。

    袁克看着他的表情,心里有着一股不好预感的。

    “唉。”吴文胜长叹一声,扭头看向袁克说道:“事态有些脱离掌控了。”

    袁克右手托着下巴,没有回话。

    “小袁,这次……我可能是要站不住了。”吴文胜补充着说道。

    袁克闻声还没等回话,萧九顿时皱眉问道:“站不住了,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警司那边应该很快就会动我了。”吴文胜满面愁容:“我……我已经没什么能应对的办法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扯淡呢吗?”萧九一听这话急了:“吴哥,当初你找我们合作的时候,可不是这么说的啊?你说你背后关系很硬,八匹马都拉不倒你,可现在怎么就突然站不住了?更何况,咱前天晚上不是刚见过白家的人吗?你还亲口跟我们说,事儿全摆平了,一点问题都没有啊。”

    “此一时彼一时啊。”吴文胜摇头应道:“我什么都想到了,就是没想到供货商那边的重要人物,刘文志也被抓了。这个人和我们合作很多年了,很多货款,返点,都是我和他敲定后,王冰负责进货走账的……所以,他要吐了,并且亲自指正我,那我是一点办法都没有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白家呢?”袁克追问。

    “白家?顺风我们就是没有血缘的亲戚,逆风就是酒桌上的点头之交。”吴文胜冷笑着说道:“刘文志一出事儿,那边就给我来电话了。都没说让我去怎么运作,直接提醒我,该跑就跑吧。”

    袁克闻声无言。

    “吴哥,咱这么干可不行啊。”萧九脸色铁青的用右手背磕着桌子,语气激动的说道:“我们在这件事儿里,帮你多少忙,你心里是清楚的。现在你扛不住了,转身就走,那我们怎么办啊?!江南地区的市场没了不说,我们还得跟着吃锅烙啊。”

    吴文胜转身看向袁克:“小袁,之前我确实没有想到,这点破事儿会搞到这个地步。最开始,小耀被杀,我们只单纯的以为是几个雷子不开眼,干了过火的事儿,所以等我们反应过来,知道对方真正要整的人是我时,那再还手就已经晚了。不到半个月的时间,我们连坑都没补上几个,就让人乱拳打死了。这不是准备不足,是对方想整我不是一天两天了。”

    袁克继续沉默。

    “小袁啊,我老吴白手起家,能整到现在这一步,肯定靠的不是坑蒙拐骗。”吴文胜吸了口烟,面容严肃的说道:“之前我答应你的事儿,一样还会办,只不过效果会慢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你都要跑了,你还怎么办?”萧九替袁克把他自己不能问的话,全部问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跑了,可我的钱依然在啊,我在江南的关系也一样可以维持住啊。”吴文胜轻声回道:“不管今后我是去七区,还是八区,也一样能看见江南地面上这点事儿。”

    萧九闻声沉默。

    “江南区很多的大领导,小领导,都被我养的不是一天两天了。只要我不死,他们轻易不敢跟我翻脸。”吴文胜冲着袁克继续补充道:“公司还照常开,我让王冰找个人占股份,以后我的关系全由小袁来打理。而我趁着这个机会就离开松江,在幕后拿一些股份分红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袁克缓缓坐直了身体,插手看着吴文胜问道:“叔,那你准备啥时候走?”

    “走的事儿,我已经安排完了,但走之前,我得把一些心愿了了。”吴文胜说到这里,目光阴沉,嘴角泛着冰冷的笑意:“我儿子没了,事业没了,就让我这样光溜溜的滚出松江,我不甘心呐。”

    袁克闻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呵呵,没事儿,小袁。”吴文胜拍着袁克的大腿,话语直白的说道:“你是袁家现在的掌舵人,在有些事儿上,确实存在公司立场。所以,你要觉得我老吴这艘船要沉了,那你马上离开,我绝不拦着。但你要觉得,我还有一点希望,那咱们就一块再试试。”

    萧九听到这话,立马给袁克使了个眼色,示意他不要在这儿就表态。

    袁克沉默半晌,抬头看着吴文胜回道:“叔,我下注了,就会跟到底。”

    “行,那我临走前,咱们一块做点事儿。”吴文胜笑着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半小时后。

    萧九开着汽车,语气略有些埋怨的冲着袁克说道:“吴文胜明摆着是拉胯了,不行了,你怎么还跟他表态要继续往下弄呢?咱们继续跟他绑一块,很有可能会一块沉船。”

    “可现在要撤了,之前投入的怎么办?”袁克问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认赔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,你还是没看懂。现在撤,咱不单赔了之前付出的,而且今后几年内,你都没有进江南区的机会。”袁克皱眉回道:“这是我接受不了的。”

    “可你继续和他绑一块,就能进江南了吗?小克,你醒醒吧!吴文胜都要跑了,他拿什么帮你?你听他吹牛B,他都敢说银河系都是他的。”萧九声音十分激动。

    “决策我已经做了,你不需要多说了。”袁克轻飘飘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萧九咬了咬牙,没再吭声。

    “跟紧那个牛东。”袁克插手嘱咐道:“只要他一跟叶子枭见面,马上就通知吴文胜动他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天夜里,老猫熬夜奋战,终于拿下了刘文志的直接口供,以及他提供的一些铁证。

    第二日早上九点多。

    老猫拨通了李司电话:“证据齐了,我申请直接抓捕吴文胜,王冰,以及吴的侄子吴雄。”

    “证据够了就抓吧,一会我就去警署,让他那边跟立法会打招呼。”李司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市区。

    枭哥拿着电话问道:“东子,你什么时候过来?”

    “下午吧,下午我给你送药和吃的。”牛东低声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枭哥点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