叶子枭,人神佛三路通吃

朱伟一喊,办公区的其他警员立马也凑了过来,并且见到刘文志身上有雷G后,也纷纷掏出了自己的配枪。

    “别动,都别动,”刘文志举高双手,脸色苍白的吼道:“我没恶意。”

    “听他的,都先别动。”老猫缓过神来,也回头吼了一句。

    刘文志举着双手,声音颤抖的说道:“这东西不是我自己绑身上的,麻烦你们叫个懂的人过来,帮我把它拆下去。”

    老猫稍稍怔了一下,扭头看着朱伟说道:“去,去通知防爆,让他们过来俩人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朱伟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“等会。”老猫突然喊了一声,话语简洁的吩咐道:“找跟咱熟悉的人,消息先别漏。”

    刘文志听着老猫的话,表情略显诧异:“你鼻子很灵啊,反应真快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没机会,不然第十区我都带头成立了。”老猫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,斜眼看着刘文志说道:“你这个造型,像是个贩枪的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个多小时后。

    两个防爆部门的同事,在老猫的一阵嘱咐下,才悄然离去。

    三队专用的问讯室内,老猫端着水杯,抬头冲着刘文志问道:“你这是玩啥啊?我没看懂。”

    刘文志坐在椅子上,动作缓慢的掏出烟盒,低头点了一根后回道:“我……我来自首。”

    老猫闻声懵逼,刚喝进嘴里的水,宛若吴文胜尿尿一般滴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妈的,在地面上混了这么多年,头一次碰到这么愣的。”刘文志眉头紧皱的说道:“我服了,认了。”

    老猫放下水杯,快速眨动着眼睛问道:“你到底啥路子?”

    “我真是自首。”刘文志抬头强调道。

    “自首什么?”

    “自首我曾经长期给王冰,以及吴文胜供货的犯罪事实。”刘文志话语直白的回应道。

    老猫斜眼看着刘文志,心里十分想问一句,你是不是喝假酒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别用这种眼神看我。”刘文志用单手揉了揉太阳穴:“我现在看自己都像傻B。”

    老猫稍稍停顿一下,立马跑到门口喊道:“来,把监控器和录音给我打开。朱伟进来记录,快点。”

    几分钟后,朱伟拿着口供本坐在了老猫旁边。

    “兄弟,你用不用喝点水啥的?饿不饿,想吃东西我让食堂给你做。”老猫坐在办公桌内,热情的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刘文志一笑:“不用,开始吧。”

    老猫心里十分费解的摇了摇头,轻声问道:“是……是什么原因,促使你要伏法呢?”

    “昨天叶子枭给我打电话,”刘文志吸着烟:“他让我自首,供出来王冰和吴文胜。我觉得他有病,就在电话里给他骂了。”

    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“然后今天我两个贴身马仔,就被人扔松江的冰窟窿里了。”刘文志声音颤抖:“捞出来的时候,都没人样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的事儿?”老猫问。

    “今天凌晨。”

    “你去现场了?”

    “去了。”刘文志点头:“人嘴上叼着吸管,没死了,但彻底废了,精神失常了。”

    老猫闻声惊愕。

    “出了这事儿,我是有点哆嗦,但总觉得他是在吓唬我,不敢真动手。”刘文志皱眉继续叙述道:“今天晚上,我陪朋友去了市里的娱乐场所,喝了点酒……等回来的时候,头特别晕,就躺在车里睡着了……可等我醒来的时候,身上就绑了雷G,司机被塞在后备箱。”

    老猫目光凝重的看着刘文志,一时语塞。

    “在地面上玩了这么久,我啥人都见过,但就没见过叶子枭这号的。他做事儿完全没顾忌,甚至在没利可图的情况下,也敢玩命报复。”刘文志抬头看向老猫:“我有仨老婆,俩孩子,还有老爹老妈……钱我不缺了,可我跟这号人整不起,我服了。”

    “换……换我,我可能也服了。”老猫点头附和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供案,我有条件。”刘文志吸着烟,眯眼看着老猫说道:“第一,你不要再挖我上面的供货渠道了,因为他们你碰不起,我也供不起。说白了,事儿到我这就算结束了。第二,我只交代给王冰供货黑枪的事实,但你不要扣别的事儿。真给我弄急眼了,我就啥都不会说了。第三,在案子宣判之前,你们得保护我的安全。”

    老猫斟酌半晌:“可以,但我有一个疑惑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怕枭哥,就不怕吴文胜吗?”老猫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有家,吴文胜也有,他能怎么对我,我就能怎么对他,所以他轻易不会走极端。”刘文志低声回道:“可我怕叶子枭这样的人,他他妈的光杆一个,惹急眼了什么事儿都能干出来。可我不行,老子跟他拼,不值当。我这点事儿十年八年就蹲到头了,犯不上给命搭上。”

    老猫闻声点头。

    “还有一点。”刘文志歪脖看着老猫,低声说道:“其实,我老板也被他吓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老猫一愣。

    “叶子枭敢动我,一定是经过我老板默许的,我的基本情况,也是老板给的他。”刘文志咧嘴回道:“我被弃了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老猫十分不解。

    刘文志低头搓了搓手掌:“因为在底层人的眼里,我可能算个人物,但在上层眼里,我就是跑腿的。呵呵,你脑袋挺灵的,应该能想到……我老板为啥默许我来顶缸。”

    老猫斟酌半晌,突然回道:“因为他觉得吴文胜已经……?!”

    “行,话说到这儿,就不用再说了。”刘文志打断了老猫的推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刘文志自首的消息,老猫确实是极力隐瞒的。可他绑着雷G来警司,依然有不少人看见,所以当晚吴文胜就得到了这个信息。虽然不知道刘是自首,可也以为警司的证据够了,把他动了。

    凌晨。

    吴文胜眼珠子通红的站在落地窗前,歇斯底里的吼道:“艹NM的,既然一点活路都不给我留,那大家就都别好了,要玩就玩到底。”

    说完,吴文胜拨通了王冰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?文胜。”

    “把所有家底儿抽调一下,留出五十个给我,其他的全转走。”吴文胜眼珠子通红的说道:“你也别睡了,马上来我这儿一趟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半小时后。

    袁克来回走在大皇宫办公室内,目光紧皱的说道:“这下坏了,刘文志也被抓了。”

    “谁是刘文志?”萧九问。

    “给吴文胜供货的人,他被抓了,估计警司那边的证据就够了。”袁克十分不解的骂道:“怎么事情会恶化的这么快啊?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市区。

    枭哥低头撸动着枪栓,挑着眉毛说道:“袁克不像条狗似的给吴文胜跑腿吗?CNM,下一步就送他去见他大哥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