没熄火的货车

次日中午,日上三竿。

    开箱货车的两个小伙正在食宿店房间内蒙头大睡之时,门外响起了剧烈的敲门声。

    过了好一会,靠近窗口的小伙才没好气的吼了一声:“谁啊?”

    “兄弟,吃午饭不?”食宿店老板在屋外问道。

    “想吃会叫你。”小伙皱眉应道:“别让人敲门了,睡觉呢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,我刚才去外面,看见你们开的货车,好像还一直打着火呢。”食宿店老板好言提醒道:“你俩昨天是不是忘灭火了?赶紧去看看,多费油啊。”

    小伙听到这话,扑棱一声坐起,目光呆愣的看向窗外,脸色变得煞白。

    老板提醒完了之后,转身离开,而小伙坐在破木板床上愣了数秒,才神色慌张的推搡了一下同伴:“快,快,赶紧起来,别睡了。”

    “咋……咋了?”另外一个睡的比较死,耳朵上还塞了耳堵的青年,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你昨晚是不是下车没关火?”

    “你说啥?”

    “说尼玛!”小伙伸手摘下同伴的耳堵,瞪着眼珠子问道:“昨晚下车的时候,你是不是忘了把车熄火?”

    青年呆愣数秒,立马坐起身:“卧槽,好像是没关。”

    “赶紧穿衣服,出去看看。”小伙扑棱一下跳下床铺,慌张的连自己靴子都没穿,只踩了一双脏兮兮的公用拖鞋,就立即向外跑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约三四分钟后,两个司机赶到了路边,见到厢货车还在怠速着火,并且排气管子下方的雪地已经被融化开,有着很大一滩黑水。

    “槽!”

    小伙骂了一声,穿着拖鞋冲到驾驶上,低头看了一眼连接在操控台上的仪表,神色更加慌张的说道:“暖风也没关,我真日尼玛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吗?”车下的青年喊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吃药吃傻了?”小伙扭头破口大骂:“跑路面的,能忘了把车灭火?!”

    “你少埋怨我,你没吃药啊?”青年瞪着眼珠子争辩道:“昨天晚上,咱俩也不知道食宿店满没满员啊,不想着是先去问问情况吗?谁知道这开完房间……就忘了车没熄火的事儿了。”

    小伙从车座子下面抽出撬棍,脸色阴沉的吼道:“赶紧开箱看看。”

    青年闻声也跑到车尾处,从腰上拿下一大串钥匙,左脚踩着小梯子,右手拽着箱门打开了锁链子。

    车下面,小伙站在雪地上,双手攥着实心撬棍,不停的撬动着箱门最下面的缝隙。这么做是因为车厢内外温差太大,所以车内暖风吹出来,外面的积雪一融化就会冻成冰坨子。

    连续搞了十来分钟后,两个人才拉着铁链子,费力的拽开箱门。

    “吱嘎!”

    门一开,?二人就感觉到箱内有着铺面而来的暖风,紧跟着他们往车内扫了一眼,当场就愣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院门口,老板高声吼道:“车咋样啊,没事儿吧?”

    “啊?!”小伙闻声回过神来,立马回头喊道:“没事儿,没事儿,火关上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,这边吃饭了。”老板提醒一句,转身就回屋了。

    二人扭头对视一眼,沉默许久后,几乎异口同声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走?!”

    半小时后,厢货车距离九区关卡,已经不足三十公里了,而两个小伙这时才发现,车内汽油不够了。刚才太慌张了,他俩都没想到,汽车在外面晾了这么时间,油耗也是非常惊人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七八个小时后。

    四台货车从南方行驶过来,缓缓停滞在了距离松江不远的一处十字路口。

    齐麟推门跳下车,抻了个懒腰,长长呼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他们马上来了?”后车副驾驶上,一名穿着黑色军装作训服的男子,降下车窗后冲齐麟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,马上了。”齐麟一笑:“我去上个厕所,你们等会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男子点头。

    齐麟转身向岔路口深处走去,随便找了个空地,蹲在地上就方便了起来。而这时他突然注意到左侧方向停着一辆货车,在下岔路的尽头,没开大灯,也没有着火。

    但这种死车在路面上并不少见,因为很多司机都不想住食宿店,开累了随便找个不挡道的地方就能休息。

    几分钟后。

    齐麟系上腰带,迈步就要往回走。

    “咚咚咚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死车那边突然传来了两声闷响。

    齐麟一愣回头,好奇的看向了箱货车。

    沉闷且宛若锤鼓的声音再次响起,齐麟皱了皱眉头,迈步往前凑了凑,刚想喊话问问情况时,那个声音就又消失了。

    “磕炮呢啊?”齐麟扭头吐了口痰,转身要走。

    “咚咚!”

    “敲鼓声”再次响起。

    “咋的了,要帮忙吗?”齐麟回头喊道。

    “麟哥,人来了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路上突然有人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齐麟站在雪地旁,见汽车方向也没有回应,就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路面上。

    马老二领着七八个壮汉,正在给货车内的人发烟。而这帮人无一例外,都穿着黑色军用作训服,有的胳膊上还挂有江州耀光安保公司的臂章。

    这个江州耀光安保公司,正是之前出人帮马老二和齐麟去台庄救老猫的那个。但他们并不是齐麟自己找的人,因为齐麟在江州本地毛关系都没有,完全没能力请得动这样的队伍。

    这个公司是可可介绍给齐麟的,其目主要目的是保证货在运输途中可以安全一些。而齐麟跟对方合作了几次后也发现,这帮人干活利索,素质颇高,所以就和秦禹商量了一下,正式跟他们展开了长期合作。每次请他们的费用,也都会算在运货成本里。

    车队旁边,齐麟走过来冲着马老二问道:“今晚能进松江吗?”

    “能。”马老二点头:“今晚关口值班的是咱们的人,你们歇一会,一会把货给我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齐麟点头。

    “下一批啥时候到?”马老二抬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得半个月吧。”

    “行,那你回去注意安全昂,有事儿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好勒,我们歇一会就返程。”齐麟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约两个多小时后。

    马老二刚到过关出口,兜里的电话就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喂?叔哥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啥时候回来?咱的几个兄弟让裴德勇给扣住了。”刘子叔皱眉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扣住了?他啥意思啊?”马老二阴着脸回问了一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