越有钱越吝啬

今晚在喜乐宫,马老二与朋友口中谈起的老裴,全名叫裴德勇,也是黑街地面上有名有姓的人物。不过发财的路假设有一万条,裴德勇却选了最让人反感的几个行当,所以他在外面的风评较差,圈内口碑不好。但要纯以经济实力来评判的话,他也绝对算得上是成功的。比如一次性能拿出来几十万平事儿,这除了袁家能比,可能连马叔活着的时候都做不到。

    裴德勇算是地面上少有的文化人,他之前当过医生,后来因为收受病人好处费,但又没把病给人家看明白,所以就被告了,也让医院给开除了。

    离开医院后,裴德勇干了一段时间黑大夫,又不知道从哪儿弄来点钱,才整起了赌档和卖肉的生意,最后经过很长时间的发育,才做到现在的规模。

    总之这个人做事儿的头脑是具备的,但身上也有明显的缺点,那就是太爱钱,太重利,只要是有发大财的机会,那他怎么想办法,也会掺和掺和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世纪大道,某公寓楼内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时候和老婆去长吉串门啊?”一个女人梳着头发问道。

    “就这几天。”裴德勇躺在沙发上,甩着自己的小分头回道:“等我回来,给你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女人点了点头,转身笑眯眯的问道:“老宝贝,我看上了一款新电话,你给我买了呗。”

    “哎,现在几点了?”裴德勇突然问道。

    “都快三点了。”女人看了一眼表应道。

    裴德勇闻声立马站起,顺手拿起衣物说道:“不行了,我得走了。刚才给徐洋打完电话,他过来接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今晚不在这儿住啊?”女人斜眼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住了,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吓的嘛?”

    “什么吓的?”裴德勇套上了裤子。

    “我管你要个新电话,你吓的连觉都不在这儿睡了呗?”女人直白问道。

    裴德勇抬头瞥了对方一眼:“不就一个新电话嘛,要哪款?”

    “P7771,能投影的那一款。”

    “行,回头我让下面的人给你买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给我钱,我自己买不行吗?”

    “你别败家了。”裴德勇皱眉训斥道:“我下面的小兄弟,都认识搞通讯的人,他们买很便宜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女人翻了翻白眼,起身说道:“你多穿点吧,外面冷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裴德勇套上绒衣,拿起了外套。

    女人送到门口,脸色认真的说道:“老裴,我房子的尾款,可催了好久了。”

    “多少钱来着?”

    “还有两万。”

    “唉,公司最近不太好,我老婆还总过来查,给你付完首付款,我手头也紧。”裴德勇摸着女人的头发,笑着说了一句:“再缓缓,等下个月底,我想法把钱给你。他要催的紧,你先垫上就行。”

    女人皱眉看了看裴德勇,话语简短的回道:“我是没钱,反正尾款不到,人家把我轰出去,我就上你家住去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,又说这个。”裴德勇拍了一下女人屁股:“行,我先走了,回头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说完,裴德勇推开房门,迈步离开室内。

    “你看着点楼梯,别脚滑了在摔死你。”女人站在门口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分钟后。

    裴德勇上了一辆汽车,话语简短的说道:“回公司就行。”

    正驾驶上,一个剃着小平头的三十岁左右男子,笑着问了一句:“今晚咋没在这儿住呢?”

    “一干完,就只剩下钱的事儿了,没啥意思。”裴德勇打了个哈欠,顺嘴问道:“小洋,马老二今天请客了?”

    “嗯,不少人都去了。”开车的人叫徐洋,是裴德勇下面的头号马仔,但却只负责区内管理几家赌档和卖肉店,不掺和区外的生意。

    “打听了吗?”裴德勇掏出烟盒,低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马老二想把摊子铺大,今晚好像已经跟不少人谈妥了。”徐洋低声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这么顺利?”

    “马老二手里有稳定货源,上面还有李司和那个新冒起来的秦禹照顾,再加上老马活着的时候,也在黑街交了不少人,所以今晚能去喜乐宫的人,都是愿意跟着他干点事儿的。”徐洋很在理的分析着。

    裴德勇将车窗降下一点点,皱眉吸了口烟说道:“我以为今晚咱没去,马老二会再给我打电话,谁知道他却没动静了。”

    “估计这两天会找你谈?”徐洋试探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应该不会。”裴德勇摇头:“他要想谈,今晚咋地也得给我打两个电话,催我快点过去。我估计啊,肯定是有哪个嘴欠的,跟他说什么了。”

    “能吗?”

    “肯定的。”裴德勇坚定的点了点头后,仔细思考了将近两分钟,才抬头嘱咐道:“这样,咱想个招,让他先主动联系我。”

    “啥招?”徐洋一愣。

    “你这样办……。”裴德勇往前凑了凑,低声冲着对方交代了几句。

    徐洋听完后,眉头紧皱:“这能行吗,不会搞出啥事儿吧?”

    “你按照我说的办,就不会出事儿。”裴德勇目露精光的说道:“只要马老二找我了,那袁克马上也会找我。到时候两家一争,咱就敢开价了。”

    徐洋斟酌半晌:“那你到底是想跟马老二合作,还是跟袁克啊?”

    “我心里倾向袁克,因为毕竟袁家的架子摆在那儿,而且他那边的人咱都熟悉。但最终决定,还是要看两家谁给的价码更优厚。”裴德勇一笑:“如果能借着马老二,跟袁克抬抬价,达到我心里预期,那是最好不过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心里预期是多少?”

    “最多八成,最少六成。”裴德勇很自信的回应道:“因为黑街地面上这点事儿已经明朗了。我以后跟谁一块玩,那谁就是这边的大哥,哈哈。”

    “你心有数就行。”徐洋若有所思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马上把我交代你的事儿办了,然后等着马老二找我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快点开,回去我要补一觉。”裴德勇打着哈欠催促了一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待规划区某食宿店门口。

    两个双眼猩红且面带困倦的司机,将箱货货车停在路面后,就一块下车去了院门口。

    汽车大灯被关闭,停在一片黑暗的路上,马达泛着嗡嗡的怠速声音,惊走了几只枯瘦的耗子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