耳闻人口贩子

喜乐宫包厢内,热闹的喊声连成一片,被请来的宾客也纷纷冲着马老二敬酒。

    喝了能有一个多小时后,马老二低头看了看手表,轻声冲着旁边的刘子叔喊道:“哥,你给裴叔打个电话啊,问他到底来不来了?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旁边的壮汉一笑,伸手阻拦道:“兄弟,你信我的,不用让人再给老裴打电话了。”

    “为啥啊?”马老二一愣:“我叫他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不能来的。”壮汉摇了摇头:“你打电话,他也是找个借口继续拖你,今天绝对不会到场的。”

    “拖我干啥啊?”马老二有些不理解。

    “你叫他了,他要直接跟你说不来,那面子上过不去,所以他就得拖你,找借口啊。”壮汉龇牙一笑,轻声继续问道:“老二,?你说你叫我们这些人来,是干啥的啊?”

    马老二一愣:“这不开业了嘛,我叫大家来热闹热闹啊。”

    “扯淡。”壮汉根本不信的回道:“你心里咋想的,你自己不知道啊?”

    “那你说说,我是咋想的?”

    “你们和袁克,白家闹的这么僵,那早晚得分出个公母啊?”壮汉插手回道:“袁克最近把心思全部放在江南那边,而你们也得往大了铺摊子,所以我们这些地面上的人,那自己干不起来,就肯定得站队呗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”马老二一笑:“你可太贼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贼,是只要长脑袋了,肯定就能看出来。”壮汉抬头看向屋内:“今天能来的人,都是跟你叔,跟你们马家关系近的。可那些没来的,又是跟谁近的呢,你想过吗?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你的意思了。”马老二点头。

    “其他人我倒是不清楚,但老裴绝对是个有奶便是娘的主。”壮汉扭头看向马老二:“你想让他鞍前马后,跟你站一条线上,那他肯定狠宰你一刀。”

    “袁克会拉拢他吗?”马老二吸着烟问道。

    “肯定会啊。”壮汉毫不犹疑的附和道:“老裴最近几年看着是明面上搞赌,搞嫖,但背地里却一直在倒腾人口。他很有钱,也有关系,所以袁克想要把摊子铺到江南,那肯定得拉几个有分量的人。我估计他也找老裴谈过了,不然这王八蛋不会今天不来。哎,对了,大前年老裴不是成立了一个建筑公司,接了奉北驻军基地建造的活儿吗?你知道他下面那些干活儿的人,都是从哪儿找来的吗?”

    “哪啊?”马老二问。

    “都特么是从待规划区骗来,或者强绑来的。”壮汉低头回道:“而且老裴专门整15.6岁的小孩,这些人好摆弄,给口饭吃就行。而他在待规划区那边专门养了一些雷子,遇到人就先骗,对方不上当就花钱买,人家不跟他走,那就绑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干,没弄出事儿来?”马老二有些惊奇。

    “咋没有,去年他工地上十几个人商量好了一块跑,让老裴下面的一个马仔给堵住了。那小子喝多了,开枪打死四五个,事儿弄大了。”壮汉低声回道:“听说老裴最后花了四十五万平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那他挺有钱啊。”

    “老裴这人不光有钱,而且做事儿贼。你看他不管是接建筑活儿,还是让人去山里干活,或者干脆把人买卖给其他人口贩子,他都不在九区内弄,直接把人在待规划区外调度。所以出事儿了,最多花点钱,但却很难追查到他身上。”壮汉话语详尽的解释着。

    “以前我跟他接触的少,还真不知道他现在整这些事儿呢。”马老二摇头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哈,你要拉他入伙药线的事儿,那他管那片,至少你得分出去七成红利。”壮汉脸色认真的说道:“不然,他不会站你这边的。”

    “七成?我特么自己才分多少钱啊,”马老二冷笑着说道:“这绝对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掏这个钱,他就站袁克那边。”壮汉非常直白的回应道:“说白了,现在黑街除了你们两家,也就老裴算是混的最好的了。他要进药线,那土渣街以南你们肯定是进不去的。如果硬进,那就是找茬干仗。”

    “老裴要干的不是倒腾人的事儿,那兴许分成的事儿还能谈谈。大不了我不赚钱,就让他在自己那边一片折腾,这样也算削弱了袁克的影响力。”马老二皱眉回应道:“可他做的要是这个买卖,那我还不想跟他抱一块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觉得……?”

    “这活儿太他妈损了。”马老二直言骂道:“我就是着急铺摊子,也不能跟这号人合伙,不然早晚得出事儿。”

    壮汉愣了半天,突然端起酒杯评价了一句:“你看着比以前稳当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来,不谈别的了,喝酒。”马老二也端起了酒杯。

    “你等一会。”壮汉拦了一下,笑着问道:“那你跟我说说,我要被你收编了,你能给我个啥条件?”

    “你和我叔是朋友,价格你来定,只要公道,我绝不还价。”马老二很敞亮的回应着。

    壮汉斟酌数秒,竖起三根手指说道:“我不垫钱,只给你代卖药品,我拿三成利润。如果出点什么事儿,那都是我自己兜着。”

    “行,就按你说的办。”马老二爽快点头。

    “来,干了。”

    二人聊完正事儿,就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当夜,马老二借着马叔生前在黑街的影响力,顺利的谈下了不少合作方。不过嘴上说是合作,但实际性质其实就是收编,因为他们都只拿天成公司一家的货。说白了,从这往后大家就是一锅搅马勺的兄弟了,虽然各自为政,可中心却都在马老二这儿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深夜11点多。

    赵宝宝加班加的有些烦躁,低头看着一大堆法制专栏频道的资料,皱眉骂了一句:“激情,去哪儿找点有激情的案子?!”

    “滴玲玲!”

    话音落,手机铃声响起。

    “喂?你好。”赵宝没好气的接通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宝宝,还记得的我吗?我是丽莎。”

    “哪个丽莎?”

    “就厕所那个。”姑娘提醒了一句。

    赵宝宝一愣:“你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出来玩会不?今天我没上班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那天是我喝多了,不然我不会跟你们那样的,明白吗?”赵宝阴着脸扔下一句,直接就挂断了手机。

    两个小时后。

    赵宝看了一盘报道卖肉女的真实老影像记录后,顿时热血上涌,内心按奈不住的拿起了手机。

    “喂,丽莎吗?快的做不做呀?”

    赵宝像是哈士奇一样趴在办公桌上,压低声音问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待规划区路上,一辆箱货汽车缓缓而行,车内司机嘎嘣嘎嘣嚼着一种禁止外售的神经性药物,目光迷离的看着周围大野地说道:“卧槽,小虎,我看见你妈了,你快看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