没有激情

网播台,法制专栏办公区内。

    赵宝矜持的向大家挥了挥手后,就开始了长达半小时的无稿演讲,从纪元前的伊L克战争,到纪元后九区成立闹暴乱,前线有数名的记者死在抓取素材路上的等等事件,他都如数家珍的给大家絮叨了一遍。并且他的演讲风格主要是意识流,啥大说啥,别管你们是不是真懂了,但绝对给你一种我很高端大气上档次的感觉。

    演讲结束后,午休时间也结束了,数十个法制专栏的工作人员,全都低声骂骂咧咧的离去。

    办公区,林念蕾的桌子旁,赵宝低头说道:“你一会来我办公室一趟。”

    “干嘛?”林念蕾抬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有事儿。”赵宝把领导应有的气质是拿的死死的,只轻飘的扔下一句,就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二十分钟后。

    林念蕾吃过一点东西,才推门进了主编办公室。

    “随便坐,蕾蕾。”赵宝笑着招呼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呵呵,刚才在外面,我以为你都不认识我了。”林念蕾冷笑着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哪有,外面人太多,我要表现的跟你太熟,那影响不好。”赵宝迎过来解释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还怕影响不好吗?”林念蕾很奇怪:“跨年会上,你爸刚介绍完你是他儿子,这初五你就来当主编了。呵,父子在一个部门,也真是……罕见呐!”

    “我能力有,完全不需要避嫌啊。”赵宝最大的优点就是自信,不然你见过有几个人,能驾驭的了小粉西服的?

    “嗯,我知道你有能力,但你到底找我有啥事儿?”

    “蕾蕾,其实我一直想找个机会,跟你解释一下那天晚上的事儿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能别说了吗?”林念蕾翻了翻白眼:“我现在满脑子就是老猫跟我说的四个字。”

    “哪四个?”

    “太刺激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赵宝闻声咬了咬牙:“这是造谣,你听我给你捋一捋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不想听。”林念蕾出声打断:“主编,工作期间我们最好只谈工作上的事儿。不然你不怕有闲话,我还怕呢。”

    赵宝宝眨眼看了看林念蕾,只能无奈的应道:“好吧,那我们说说正事儿。来,你坐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林念蕾闻声坐在了沙发上。

    赵宝回到办公桌,伸手拿起自己的公文包,从里面拽出来好大一摞资料说道:“初三初四两天,我把年后的工作重点全部看了一遍,但我完全在这里面见不到激情啊!”

    “什么激情?”林念蕾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赵宝将资料放在桌上,一边翻着,一边说道:“一台,3月重点,采访三监重刑犯,做两期普法栏目。二台,与开元区警司合作,跟踪拍摄捣毁贩卖物资团伙。三台,时讯法制报道栏目制作团队裁员,原15人改为10人制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念这些东西干嘛啊,什么意思?”林念蕾打断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激情,激情在哪里?!”赵宝将手头的一堆资料扔在桌子上评价道:“这些东西做的全是垃圾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……?”

    赵宝闻声站起,掰着手指头说道:“采访重刑犯,你告诉我,这活儿有啥意思?想拍罪犯悔过自新,树立典型,搞煽情洗脑栏目,那应该是警署宣传部干的,你让我们这些一线法制栏目做什么?还有跟踪拍摄抓捕贩卖物资团伙……这不就是掩耳盗铃的节目吗?人家警司都把贩卖团伙吃透了,就等着抓了,咱过去拍一下有啥意思?啊,就为了树立开元警司的高大形象啊?备注里还标明要按照冲破险阻,最终艰难破案的思路拍摄。这不扯淡呢吗?你都能想到叫记者来跟拍了,你险阻个毛啊?”

    林念蕾怔怔的看着赵宝,有些无言。

    “还有,那时讯法制报道干的挺好的,怎么突然就裁员了?啥意思啊?社会上的时事新闻不抓,就整这些按剧本做的栏目,那咱不成娱乐节目了吗?”赵宝很愤慨,像一条红眼的大狼狗说道:“我不做这些垃圾,我要搞点有激情的,抓实时案子,深挖值得报道的案子。”

    林念蕾之前觉得赵宝就是一个愿意装B,说话高高在上,但人还不算坏的阔少爷。可没想到他在办公室吼了一通后,林念蕾还突然觉得他是有一些想法的人。

    “司法系统的职责是维护社会的正常运转,而我们记者的职责是什么,你清楚吗?”赵宝回头冲着林念蕾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什么?”林念蕾顺着他的话茬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发现这个社会哪有问题的人。”赵宝话语简短的回应道:“所以,我们就不应该搞那些表演,单纯的给宣传部门当拍片室,批量生产出一些毫无意义的教育影片。”

    “我赞同你的说法。”林念蕾很认真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这个计划我肯定是不过的。”赵宝果断回应道:“我要找点新的点,让我能刺激起来的点。”

    “比如喜乐宫的包房厕所是吗?”林念蕾反问。

    赵宝一愣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林念蕾大笑:“跟你开个善意的玩笑。但如果你真能带我们做点有意思的新闻,我绝对是站你这边的。”

    “蕾蕾,其实你接触一段时间就会发现,我是真的很优秀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我先出去了,你要有新的计划,可以来我找商量。”林念蕾扔下一句,转身就跑了。

    “哎,你回来啊,你再了解了解我啊!”赵宝大喊一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周后。

    马老二在松江本地出资三万注册了一家叫做天成贸易的公司,名字是老猫起的,寓意也很简单,就是天赐事成的意思。

    公司注册后,办公地点选在土渣街,但开业的时候比较低调,秦禹和老猫他们都没到场,只有马老二请了一些熟悉的人过来热闹热闹。然而圈内的人都知道,这家公司是有司法背景的,幕后靠山其实就是李司,秦禹他们。

    开业三天后。

    马老二再次有所动作,他联系了马叔前些年在土渣街交下的朋友,在喜乐宫摆了酒,正式宣告马家回归。而新的起点与争斗,也由此开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