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外人,天外天

秦禹在上楼之前,李司就在电话内跟他交代过,说目前喜乐宫管事儿的人叫叶琳,外面有传言说她是韩三千的小媳妇,俩人已经好了很多年了。所以秦禹在进屋看见这老板是个女的后,心里对她的身份倒也没有多少惊讶。但可能也正是因为她的身份,外加这个很有气质的样貌,所以秦禹在跟她握手的时候,心里才有一种嘭嘭嘭跳的感觉。

    但这倒不是说,秦禹一见人家面心里就肮脏了,就有邪念了,只是单纯的见到漂亮异性,并且近距离接触后,本能会产生一些生理反应而已。其道理就跟你去大公司应聘,突然发现部门女主管长的非常带劲,一握人家小手,就心脏砰砰跳的状态一样。

    叶琳大约一米六七左右的身高,生的明眸皓齿,五官精致,最重要的是她皮肤很白,很嫩,就是那种你站在灯光下瞧她,会感觉这个人皮肤干净的像羊脂玉一般晶莹剔透,非常会拉近别人对她的好感。

    三人握过手之后,秦禹才开腔说话:“今天我们确实喝了点酒,做事儿欠考虑,给你添麻烦了,叶老板。”

    “小事情。”叶琳莞尔一笑,转身冲封哥说道:“跟下面的员工打声招呼,一会让秦队长把人领走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清楚了。”封哥点头。

    叶琳转身看向秦禹,话语简短的说道:“喜乐宫新开,该拜访的人我还没来得及拜访,但路面上的规矩不会差,以后我们慢慢接触。”

    秦禹一怔:“有李司那边,规矩就免了,没乱子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李司不会总打电话的,”叶琳坚持着说道:“还是该怎样就怎样。”

    秦禹心里以为对方只是表面客气,所以也没争辩,只笑着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封哥看了秦禹和老猫一眼,顿时出言提醒道:“老板,时间差不多了,一会你还回去吗?”

    “哦,忘了,一会得回去。”叶琳点头。

    秦禹一听这话,立马出声说道:“既然叶老板还有事儿,那我们就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好。”叶琳妩媚的笑着:“那我就不送了,改日见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二十多分钟后。

    秦禹站在路边,低头抽着电子烟说道:“刚以为自己硬了,行了,嘎巴一声就让人撅折了。”

    “靠,你就是想太多。全松江有几个韩三千,有几个白老头?!”老猫斜眼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是没几个,可你要碰上了呢?可你要没有李司呢?”秦禹连问两句。

    老猫皱眉沉默。

    “啥也别说了,咱还是自己身板薄。”秦禹吸了口电子烟,竖起三根手指说道:“老子对天发誓,三年,最多三年!老子再来喜乐宫,那个什么封哥一定会笑着跟我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服你这个狠劲儿。”老猫竖起大拇指:“到那时候,请你也让封哥笑着跟我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艹,我还以为你会说让叶琳陪你喝点酒啥的呢。”秦禹龇牙问道:“哎,今天你挺让我意外啊!以前你碰到个极品,都会跟我唧唧梆硬的聊半天,今天咋一句没提叶琳呢?呵呵,没看上啊?!”

    “这种女人,我是没那个道行驾驭的了。”老猫摇头。

    “怎么的呢?”秦禹斜眼问道:“那可可都凶成啥样了,天天身边跟着的全是雷子,这种女亡命徒你都敢撩骚,碰到个叶琳就说驾驭不了了?”

    “两回事儿。”老猫摇头:“叶琳和可可是完全两种人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两种人?”

    “可可虽然心眼不少,能力也强,甚至有点心狠,但她无意中还能流露出小女人的状态。”老猫品头论足的说道::“但……这个叶琳有点太大女人了,她的阅历也是可可比不了的。反正,我是感觉自己搞不动这样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“她能有多大?”

    “能比咱稍微大一点?”老猫眨眼说道:“我看也就二十五六?”

    二人正在聊天的时候,马老二,齐麟,刘子叔等人才大步流星的走出了喜乐宫。

    “出来了。”秦禹抬头喊了一声:“这儿呢!”

    “靠,听说你带队来临检都没好使?”朱伟迎过来问道:“啥背景啊?”

    “别提了,这把事儿算是出丑了。”老猫摆手:“耀武扬威的叫来二十多人,让人家一个电话就给办了。”

    “赔钱了吗?”齐麟问。

    “钱没赔,可我和小禹也跟人家说了不少好话。”老猫叹息一声说道:“算了,该去医院去医院,该回去回去吧,闹心。”

    “到底谁开的店啊?”马老二非常好奇。

    “叫韩三千。”秦禹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马老二斟酌半晌:“哎,这个人我好像听我叔提过他。”

    “是个牛B人物。”刘子叔点头插话:“以前开元的三千岁嘛……听说后来站错队了,就跑区外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走吧,走吧,别在这儿聚着了,回去再说。”秦禹招呼了一声。

    众人闻言后,一同迈步向旁边的街道上走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轰趴房内。

    赵宝宝红着眼珠子冲服务小弟问道:“他们都走了,你为啥不放我走啊?”

    “他们找完关系了,人家大哥说要放他们走的。”服务小弟脸色不耐的回应道。

    赵宝宝懵圈半晌后,指着自己的脸问道:“不是,那他们都走了,你留我在这儿干啥啊?”

    “不你刚才喊的吗,你说他们和你没关系啊?!”服务小弟很在理的反驳道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艹,你是不是傻B啊?我和他们没关系,我能帮忙结账吗?人都走了,你扣住我干啥啊?”赵宝宝真急眼了:“我就上个厕所,都没人叫我一下的吗?”

    “那我不知道,等大哥回来再说吧,看他让不让你赔钱。”服务小弟说完,低头继续看着手机。

    赵宝快哭了:“你大哥啥时候回来啊?”

    “送老板去了,不知道啥时候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哎,你踏马信不信我一下干死你!”

    “你啥意思啊,揍没挨够是吗?”服务小弟瞪着眼珠子站起来:“要练练啊?”

    赵宝宝咬着牙,又怂又怒的吼道:“盲流子,你们就是一帮盲流子!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路上。

    秦禹刚坐上车,突然回身问了一句:“哎,不对啊,赵宝呢?”

    马老二一愣,顿时拍着额头说道:“卧槽,给他落在里面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