韩三千,三千岁

秦禹听着李司的话愣了半天后,立马语速极快的回应道:“叔,我跟你说,这事儿你还千万别说情。你是知道我的,我来黑街这么久,只主动整过袁克,那还是因为他不给我们活路,不然的话,你见我主动欺负过谁?今天是江南区那边的人先动手打我们,我们还手后……这个喜乐宫的安保不管原由,上来就打。我和老猫亮了身份都不好使,而且打完了还管我们要五万块钱,你说……这事儿能忍吗?我忍了,你也没面子啊!”

    “你懂个屁!”李司不容置疑的命令道:“你马上把人给我撤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不可能,今天就是天王老子来了,他们不给我个说法也肯定不行。”秦禹硬着头皮回道:“叔,你如果让我这么办事儿,那以后黑街开娱乐行业的,谁还能听警司的啊?人家还能给你面子吗?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喜乐宫背后的老板是谁吗?”李司问。

    秦禹闻声愣住。

    “我告诉你,喜乐宫背后的老板是开元区的韩三千,人家十年前就当开元区议员了,懂吗?!”李司低声解释道:“你以为找我说情的是喜乐宫管事儿的啊?你想的太简单了,刚才给我打电话的是市立法会的副会长,他是主持各区首席议员选举的老领导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么复杂呢吗?”秦禹有点懵。

    “知道啥叫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吗?不是所有有能力的老板,都像袁华那么跳的。有很多人你可能都没听过,可人家打个招呼就能要你命。”李司轻声教训道:“你不想想,人家要没点能力,那敢随便得罪地区主管警司吗?疯了啊?!”

    秦禹听到这话,心里略微感觉有点不对劲:“叔,这不对啊,如果对方要是这么有门子,那还至于等我把人拉来临检,他才打电话找关系吗?直接在我走的时候,一个电话打到警司,那我不就老实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要不给你打电话,最多再过五分钟,督察那边就得收拾你。你警长级别的人,与社会闲散人员斗殴,光这一条,够不够你喝一壶的?你是能收拾他,?可架不住也有人能收拾你啊。”老李十分睿智的回应道:“他等你带人去了,再找人把话过到我这儿,无非是想让我欠他们个人情,明白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懂了。”秦禹瞬间通透了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对方是想恶心你,要你那五万块钱吗?人家是想借着这个事儿,顺便跟我说说话。”老李低声说道:“我当了议员后,手里就有些蛋糕了,很多人会凑上来。所以你不要以为我离开黑街了,你和傻猫就天高任鸟飞了,外面的人都清楚,你俩背后站着的是我。所以有些事儿,你要多想想,多琢磨琢磨,别跟喝了假酒似的,行吗?”

    “那这五万块钱?”秦禹把话问了半句。

    “信儿到我这儿了,那还要什么钱?”老李皱眉回应道:“你把费用结了,给人家赔个礼,我顺手就卖他们个人情就完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还得给他们赔礼道歉?”

    “你背后要没关系,今晚可能会非常顺利的查一下喜乐宫,但等警务督察那边一上班,就有你难受的了。”老李冷笑着说道:“你以为你在松江站住了?其实就是癞蛤蟆刚趴在井沿上往外看了一眼而已。”

    秦禹舔了舔嘴唇:“行了,叔,我知道咋回事儿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赶紧把人撤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什么韩三千,就在楼上吗?”秦禹立即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呵呵,他早都不在了。”老李一笑:“韩三千已经离开九区四五年了,这些年的重心都在七区八区。现在松江这边管事儿的,都是他下面的一些老人。我这么跟你说吧,如果前几年,韩三千没有站错队被迫离开九区避避风头,那什么袁华啊,吴文胜啊,老马啊,这些人都不行。到现在开元区的很多老人,还都管他叫三千岁呢。”

    秦禹听到这话,心中那点小怒火,瞬间就被浇灭了,也理解了李司说的那句,癞蛤蟆刚趴到井沿上看一眼的意思了。

    “行了,我估计以后咱会和对面有接触的,慢慢你就了解他们了。”李司低声嘱咐道:“哦,对了,一会你见的那个人是……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几分钟后。

    四楼办公室门外,秦禹略有些尴尬的搓了搓手掌,扭头看向老猫说道:“傻B了吧?不装了吧?踢钢板上了吧?”

    “别叨叨了,你当时不也热血沸腾的吗?”老猫斜眼骂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反正我不管,我是说不了软话的,一会进屋还是你跪下吧。”秦禹话语刚硬的嘱咐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真是不了解我,我从来不会跟别人说软话。”老猫板着脸回了一句后,伸手就推开了办公室的门:“你好……。”

    室内的沙发上,一名身段妖娆的女人,白嫩的左手托着下巴,右手在腿上翻着一本外文杂志,秀发飘飘的回眸一瞥,婉若惊鸿。

    老猫愣住。

    “介绍一下,这我老板,叶琳。”封哥站在门口,面无表情的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封哥,倒两杯茶。”叶琳单手合上杂志,眉目清明的看向秦禹和老猫,笑着说了一句:“一点小事儿,店都不让我开了嘛?”

    秦禹来之前已经听李司嘱咐过叶琳的身份,所以眼神中只惊讶于叶琳的长相,但却对她身份没有多少意外。

    老猫看着叶琳呆愣半晌后,立马笑着说道:“不好意思了,叶老板,这事儿也是我们没处理好……给你添麻烦了。刚才我警司的领导也打来电话了,给我们一顿训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五万块钱带来了吗?”封哥脸色阴沉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哎,封哥,话不要这样讲。”叶琳穿着一套紧身的白色西服,站起身后黛眉轻皱的打断道:“李司说句话,还不值五万块钱嘛!”

    封哥闻言没再吭声。

    “小误会,以后我小叶在黑街做生意,还望警司能给点空间呀。”叶林笑着走过来,伸出了手掌:“认识一下,我叫叶琳。”

    “你好,秦禹。”秦禹伸出手掌,抓在叶琳白嫩的素手,不知道为啥心跳突然加速了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