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倒霉的年三十

秦禹还没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儿,安保人员冲上来就动了手。而这帮人可跟明飞带来的朋友不同,他们是职业驻场被圈养的马仔,手里全部拿的是仿制警棍,以及一米多长的实心铁棍。

    秦禹被三四个人摁住胳膊,后背靠在墙上喊道:“他们先动的手。”

    “给我揍。”

    安保这边的领头壮汉,生的一脸络腮胡子,模样极凶的指着刚站起来的明飞喊道:“他们也动手了吧?全给我摁住。”

    其余安保人员,闻声拎着棍子就冲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我是来找叶老板的。”明飞后退几步喊道。

    安保人员哪管你是来找谁的啊,只要大哥发话了,那就是个干。所以明飞后退没两步,就再次被捶倒。

    另外一侧,秦禹虽然手持消防斧,但对方一围上来将他摁住,他也就没了施展的空间,所以心里十分憋屈的吼道:“我是黑街警司的,你们TM的这是袭击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警司的多个啥?警司的白砸人家店啊?!”

    “揍他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令秦禹意外的是,场子里的这帮人似乎根本不怵他是警员身份,上来依旧抡拳猛打。

    秦禹一看这么干下去,自己肯定是要白挨揍了,所以两脚踹翻一个小伙,也没再伸手去抢消防斧,只拉了一下老猫吼道:“走。”

    “拦住他。”络腮胡子回身吼道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秦禹抬腿一脚踢在络腮胡子的裤裆上,伸手就做出要掏枪的手势:“再动,我崩了你们。”

    众人一愣,老猫伸手冲着左侧挡道的小伙闷了两拳,狼狈不堪的就跟着秦禹往楼下跑去。二人冲到下一层后,全部鸡贼的没有走主楼梯,而是一头扎进消防楼梯间内,继续往下面跑。

    走廊内,已经挨了两遍揍的赵宝,刚一站起来,就又被安保踹倒了。他捂着脑袋一直在骂:“你们是不是傻B?!我说多少遍了,跟我没关系……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分钟后。

    两帮人全部被连打带骂的拽到了马老二开的轰趴房内。

    领头的络腮胡子,站在门口,夹着隐隐作痛的裤裆,低头问道:“有没有白砸店的道理?”

    “封哥,今天的事儿不好意思,是我……我没想清楚。”明飞擦着脸上的血,抬头说道:“你说个令,我给你办了就完了。”

    “大过年的坏人家生意,这在哪儿都说不过去吧?来这儿玩的百分七十都是混地面的,你们一有点矛盾,就在我这儿摆擂台,那我店还开不开了?”封哥背手说道:“一伙拿五万吧,这事儿就拉倒。”

    朱伟闻声抬头:“五万有点过了吧,你拿金子装修的走廊啊?”

    “你不给,肯定出不去。”

    “老子是黑街警司的,你让我出不去,我咋就不信呢?”朱伟捂着脑袋,心里确实感觉对方有点要的太多了。

    封哥一笑:“你哪儿的我不管,但你要少一分钱,你试试看。”

    说完,封哥转身就走:“把他们两伙人分开,交完钱走人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旁边的马仔点头。

    “走廊都收拾一下,给这层的顾客免单百分之五十。”封哥扭头吐了口痰:“我下去吃点醒酒药,再挨屋敬酒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几分钟后。

    封哥迈步来到总经理办公室,轻声说道:“是尹明飞和黑街警司那一帮,还有马老二他们干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黑街那一帮?谁啊?”办公桌内的人抬起了头。

    “就最近比较跳的那一帮,秦禹,老猫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啊!”办公桌内的人不动声色,扭头看着电脑上网播台的节目说道:“开这种买卖,得客气,也得能压住事儿,不然地面的人都在这儿闹,三天就得黄店。不用给面子,该怎么办就怎么办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知道了。”封哥笑着问道:“我让人给你送点饺子啊?”

    “呵呵,你不说我都忘了。”对方一笑:“行,你让人送来吧,吃点也算过年了。”

    “哎,那你忙。”封哥点头后离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轰趴房内。

    赵宝不停的用纸巾擦着还在流血的口鼻,整个脑袋肿的跟猪头一般冲马老二骂道:“你们TM到底是干什么的?老子跟你们很熟吗?我这还啥都没明白呢,就让人一顿揍……他们不认识我,你不会喊一句,跟我没关系啊?”

    马老二用酒瓶子擀着眼眶子,皱眉回道:“我特么要不是送你,我能在门口遇到他们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让你送啦?我让没让你送?!”赵宝宝听到这话,都有点要变态似的吼道。

    “别吵吵了。”

    齐麟下手黑,而且还睡了一觉,头脑算是比较清醒,所以伤的最轻:“等一会吧,小禹和老猫跑了,咱一会就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能出去吗?”赵宝有些担忧的问:“我看那帮安保也没啥素质,别一会冲进来,再揍咱们一顿。”

    “等一会,肯定能出去。”马老二本来心里是很憋屈的,但一看赵宝这个怂样,莫名心里还有点喜感。

    “吱嘎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房门被推开,外面走进来一个服务小弟,表情清冷的说道:“先生,先把费用结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朋友还没来送钱呢,等一会呗。”朱伟抬头回应着。

    “那五万是那五万,费用是费用,这是两个钱。”服务小弟很讲道理的说道:“那五万你们给封哥,但费用得给我们。”

    马老二觉得人家说的也没毛病,所以转身就冲赵宝问道:“你兜里有钱吗?”

    “你说啥?”赵宝一脸懵B。

    “你刚才进屋的时候不是说了吗,今天费用算你的。”马老二斜眼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TM给你杀了!”赵宝彻底红眼了,文化人要跟流氓玩命了。

    “你别吵吵,惹烦了,他们还得揍你。”马老二凑上前说道:“今天本来说的是小禹请客,我就没去取现金。你先帮我们垫上,一会出去就给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!”

    “我真没钱。”马老二急了,摊手冲着赵宝说道:“咋地,那你还想挨揍啊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……!”赵宝咬牙指着马老二,恶狠狠的骂道:“你瞅你们混的这个B样,我咋能跟你们坐一块喝酒呢?!”

    “先生,先把费用结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CNM,你说,多少钱!”赵宝甩着头发,愤怒的吼问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楼下汽车内。

    秦禹拿着电话,瞪着眼珠子吼道:“妈的,搞事儿搞到我们身上来了。一二队值班的全给我集合,带上装备,马上突击检查土渣街喜乐宫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