局中磨砺,局外成长

司长办公室内,李司背手看向秦禹,声音低沉的嘱咐道:“这一两天我的离职手续就办好了,短时间内老董暂任代理司长,但过度时间不会太长,上面很快会派新领导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快吗?”秦禹问。

    “原本的计划是,吴文胜被法庭判死后,我在离职就来得及,但他现在没了,就不用走法律程序了。”李司轻声回应道:“江南区议会那边已经开启新一轮首席议员投票,所以我必须得动作快点。”

    秦禹低头沉默许久后,实在忍不住问了一句:“这种动作,为什么不提前说一声?”

    “你心里不舒服?觉得我在关键事情上对你有隐瞒,所以才造成了很多严重后果,比如老猫换个小泰G出事儿?”李司直言问道。

    “对。”秦禹坦然承认。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李司一笑,转身回应道:“枭哥并不是我找来的,针对吴文胜的局,也并不完全是我布的。在松江是有很多人会卖我一些面子,可媒体的报道,总局那么快下的通缉,都是我办不了的。你明白吗?”

    秦禹闻声愣住。

    “从本质上讲,我和小泰G是一样的人,只不过所处的圈子不一样。”李司同样很坦然的看着秦禹:“有些事儿,我都不是第一个知道的,又怎么能先告诉你?更何况,警司的情况你清楚,我们没有秘密,只有早被人发现或者晚被人发现的事儿。明白吗?”

    秦禹看着李司,缓缓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在老董的任期内,你会被提到队长的位置上。”李司拍着秦禹的肩膀补充道:“小泰G那边,我至少会给他争取到五万现金的补偿,以及离职后不低于三级警员的每月工资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秦禹点头。

    “晚上,警司内的一些中高层,会为我组织一个欢送会。”李司笑着说道:“你也一块过来吧,认识认识新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不去了吧?腿脚不方便。”

    “来吧,你会认识一些人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秦禹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上。

    欢送会在市区内某酒店召开,黑街警司内的中高层,除了文永刚以及跟他关系亲密的几个人没到,剩下的基本全来祝贺李司。

    酒席开始后,众人推杯换盏,嘴上全说着吉祥话,而李司也是如沐春风的和大家应酬着。

    宴会厅的沙发上,秦禹有些头疼的坐在那里,侧脸看着李司,以及江南区区议会来的几个议员,心里突然有着一股说不清,道不明的低落情绪。

    他想起了自己只差一点,可能就被那一发子弹给崩瘸了。

    他想起了老猫!

    想起了朱伟和小泰G,以及那两名惨死的警员,还有先前负伤的付小豪,丁国珍。

    这些人此刻或是躺在太平间里,或是躺在医院饱受着伤残以及病痛的折磨。

    棋子满盘拼杀,死的死伤的伤,可真正的大佬却推杯换盏的展望着更好的明天!

    秦禹搞不懂,为什么李司会让自己参加这种欢送会,以他的智慧,应该已经在白天的时候,感受到了自己的异样情绪,但他还是让自己来了……

    秦禹本不是一个矫情的人,他能理解李司的隐瞒,也能明白他今天在场的笑意,可能仅仅就是应酬,但想起在这件事里死伤的人,心里就是不舒服。

    为什么呢?

    为什么自己就做不到像李司那样,在酒桌上笑的比谁都灿烂呢?

    秦禹想了半天,最终给自己的答案是,或许自己还不够成熟和老练吧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秦禹起身,拄着拐悄悄离去,他想回医院去看看小泰G,看看老猫等人,顺便喝点小酒。

    走廊内,秦禹一瘸一拐的走着,背影被拖得老长。

    室内。

    李司正在跟区议会的几个人喝酒时,跟班凑过来,趴在他耳边说道:“秦禹走了,没打招呼。”

    “来来,干了。”李司招呼了一声众人。

    “老李,我先祝你竞选顺利,然后祝你在江南区龙腾万里!”

    “谢谢,谢谢!”

    “真选上了,以后可得常走动啊!”

    “一定一定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一同寒暄后,众人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李司放下酒杯,擦了擦嘴后,才冲着跟班问道:“你没有给他介绍一些关系吗?”

    “介绍了啊,但他好像不是很热情啊。”跟班沉吟半晌问道:“不然我给他叫回来?”

    李司斟酌半晌,缓缓摇头说道:“老猫是练不出来了,但秦禹还得练练。他今天不开心,但必须得适应。”

    “他会不会多想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怕他把我想的多恶,但我就怕他不明白。”李司笑着回道:“让他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”跟班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两个多小时后。

    秦禹坐在老猫病床旁边,喝着小酒,脸色通红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有……有病啊?”老猫斜眼骂道:“高端酒会你不去,非得上我这儿来表演忧郁,老子又喝不了酒,你馋我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不太适应那边。”秦禹笑着解释道。

    老猫眨眼看着秦禹,似乎已经猜到了他心里所想,随即双手扶着床面,往上坐了坐说道:“你心里不开心啊?”

    “有一点。”秦禹坦然承认:“说实话,我们在前面拼的这么狠,一直针对吴文胜,袁克往死里逼迫,为的就是给咱们和老李创造出一些空间。可搞来搞去,大家都付出了代价,可最后才发现……我们都是摆在明面上的棋,而下棋的人早都想好了步数!”

    老猫沉默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埋怨老李的意思。”秦禹舔了舔嘴唇:“就是觉得自己有点幼稚,觉得队里两个警员的死,和小泰G为了个案子,就拼到后半生残疾,很不值!”

    “我也这样觉得。”老猫点头。

    秦禹斟酌半晌,举杯冲着老猫说道:“……今天的事儿告诉了我一个道理,不想被放在盘上拼杀,就得做那个掌盘的人!”

    老猫一愣。

    “我干了,你随意!”秦禹一笑,举杯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老猫撇了撇嘴:“那我只能干半瓶消炎药陪你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日,李司去了江南区准备开始参与竞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