理想丰满,现实骨感

去往台庄生活村的道路十分难走,除了狭窄的小路上有着大量积雪碾压成的冰溜子路面,还要经盘小山路前行。这种复杂的路况,在冰天雪地之中十分危险,车一个开不好,垫在路上的冰包上,可能瞬间就侧翻了。

    老猫坐在副驾驶内,低头扫着手表骂道:“这特么一路就三四十迈往前磨,得啥时候能到地方啊?!”

    “再开一段,路能好一点。”黑大夫戴着铐子坐在后座应道:“进了台庄生活区地面,路就有人打理了,雪不会很多。”

    老猫闻声扭头:“你来过这边啊?”

    “跑江湖的,哪儿都去。”黑大夫笑着应道。

    老猫点了点头,也没回话。

    汽车继续前行,到了晚上八点十分左右,才抵达台庄生活村附近。

    老猫生怕汽车开进去后暴露,只能让车队停在一处大雪包的后侧,随即下车拨打了警长给他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你们到哪儿了?”老猫走到一处信号好的地方,迎着冷风问道。

    听筒内风声呼啸,一个舌头梆硬的男子高喊着回应道:“&%¥%¥%¥,思密达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啥?!”老猫根本听不清。

    “……&%¥……&¥%,思密达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,你说中文,我听不懂你啥意思。”老猫狂汗。

    “我说,你们到哪儿了,朋友?!”对方扯脖子吼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到生活村附近了,在指示牌右侧两公里的地方有一个大雪包。”老猫张着大嘴,有点冻牙的吼道:“你们什么时候能到?”

    “很快了,我知道那里,你等着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好,麻烦你们快一点,时间已经过了。”老猫喊着应道。

    “好的,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啊,就这样。”老猫点头挂断了手机。

    汽车内。

    朱伟拿着黑大夫电话,给他使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“对,我马上快到了。好,在台庄湖见面是吧?我知道了。”黑大夫冲着电话回应了两声,就示意朱伟挂断。

    老猫拽门回到车上,冻的直哆嗦的问道:“对面来电话了?”

    “嗯,”朱伟点头:“约在台庄湖见面。”

    “几点啊?”

    “一个小时后。”

    “行,这边警司的人也赶过来了,”老猫低头看了一眼手表:“应该来得及。”

    朱伟闻声拿起对讲机,话语低沉的喊道:“该吃东西吃东西,都打起精神,马上干活了。”

    “收到!”

    “收到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对讲频道内的同伴一一回应着。

    老猫坐在副驾驶位上,一边等待着,一边低头发着简讯。

    “都快抓人了,你怎么还有心思玩手机?!”朱伟无语的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闲着也是闲着。”老猫头都没抬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半小时过去,路面上毫无动静。

    老猫有些急了,刚想给对方再打个电话催促,后方突然传来了马达声响。

    朱伟闻声下车,抬头望向远处,就见到两台破旧不堪,印有警司LOGO的皮卡巡逻车开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艹,怎么就两台车?!”老猫下车愣了一下,迈步迎了过去。

    两台汽车靠着路边停滞,几名穿着便装,扮相邋里邋遢的汉子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您好,松江警司的朋友吧?”领头汉子伸手问道。

    老猫迎过去与对方握手:“是,麻烦你们了哈。”

    “相互帮助嘛,麻烦啥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还有人没到是吗?”老猫来不及跟他寒暄,只话语简洁的问道。

    领头汉子一怔后应道:“没有了,一共就我们两台车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一个队吗,”老猫表情惊愕:“怎么就两台车?!”

    “我们警司一共就四十人,两台车,可不就是一个队嘛!”对方理所当然的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艹!”老猫脱口而出的骂了脏字儿。

    “咋了?”对方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以为一个队是四十人呢。”老猫脸色有些焦急的回道:“对方是身背重案的亡命徒,咱们总共才二十多人,也不太保险啊!”

    “他们有多少人?”领头汉子问道。

    “至少两车吧,他们是来取药的。”老猫轻声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那没问题,”领头汉子皱眉回应道:“他们两台车,咱稳稳能拿下。”

    朱伟闻声脸色不太好看,因为现实情况跟在家里说的差距太大,完全不是一回事儿。

    老猫此刻表情也很纠结,此时距离王冰过来取药的时间已经不足半小时了,生活村警司的同行再调人显然已经来不及了。而自己如果不让黑大夫按时出现,那对面肯定就惊了。

    “我们去现场吧。”领头的警长出声冲着老猫商量道:“一会让线人先过去交谈,只要看见主犯出现,咱们就动手。他们就两车人,咱们肯定没什么压力。”

    “主要是王冰和吴文胜的关系非常亲密,你提前动了她,她不一定能吐。”老猫皱眉回应道:“而今晚王冰要不回去,吴文胜肯定就跑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的意思是?!”领头警长追问。

    “咱们人虽然少点,但也不能打草惊蛇。”老猫目光锐利的说道:“第一现场不抓,就让黑大夫把药给对方。咱们的人在两条道上蹲守,跟上王冰的车,找他们的藏身点。”

    “这地方很空,不好跟的。”领头警长摇头。

    “所以我说咱们人很少嘛。”老猫皱眉应道:“但现在没有别的更好办法了,只能在各路口提前放车,用对讲沟通的方式,保持距离的跟上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们配合你。”领头警长话语干脆的点头。

    老猫低头扫了一眼手表:“好,那动起来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,众人各自回到汽车,朱伟脸色很难看的冲着老猫说道:“我觉得事儿有点不对,这现实情况跟之前预想的差太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已经到这儿了,你不抓,王冰他们肯定惊。”老猫阴着脸回应道:“硬着头皮也得上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九点二十分左右。

    台庄湖冰冻的水面上,黑大夫和两个警员坐在车内,面无表情的看着前方。

    左侧路面,大灯光芒亮起,一台越野车匆匆行驶过来,也停在了冰面上。

    车门弹开,一名穿着风衣的女人,领着四个壮汉,大步流星的走向了黑大夫的车。

    雪壳子旁边,朱伟拿着望远镜,低声冲着对讲说道:“确认,是王冰。”

    王冰迈步走到汽车旁边,敲了敲车窗。

    车门弹开,黑大夫满脸笑容的说道:“药在后备箱。”

    “麻烦了。”王冰一笑,扭头看向车内愣住:“呦,这还有两个兄弟呢?”

    “我学徒,这边路太不好走了,晚上回去我开不了,就让他们一块来了。”黑大夫笑着解释了一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路面的汽车内。

    对讲机内响起喊话:“他们就一台车,抓不抓?”

    老猫斟酌半晌,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机:“不抓,王冰拿了药,就放他们走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某地。

    枭哥推门下车,猛踹了一脚轮胎骂道:“这是什么鬼地方,路怎么比待规划区还难走?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