是偶遇吗?是缘分吗?

“???”

    秦禹一脸问号的看着老猫,眼神充满了费解:“这是什么动静?”

    “嗯,屋里有人吗?”老猫眨巴眨巴眼睛,顺手就推开了包房门:“我怎么听着像赵宝的声音呢?”

    秦禹和林念蕾一见老猫走进包房,就也好奇的凑了过去。

    老猫进了屋,伸手就推了一下右侧卫生间的房门:“谁在里面呢?”

    “有人,推什么推?!”一个姑娘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你哪屋的啊,在厕所整什么玩应呢,都不出人动静了?”老猫皱眉呵斥了一句,立马问道:“刚才我听男的说话,赵先生你在里面吗?”

    “谁啊?”赵宝含糊不清的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是我,老猫。你朋友要走,在包房找你呢。”

    “吱嘎!”

    门开,赵宝满身酒气的探出一个脑袋,表情非常尴尬的说道:“兄弟,你稍微等一下……我……我,场面有点混乱,你告诉我朋友,我马上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呦,找你半天了,原来你在这儿啊。”林念蕾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赵宝闻声转头,看见林念蕾后,瞬间懵B。

    “行,我回去告诉你朋友,你在这儿忙的都穿不上裤子了。”林念蕾扔下一句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“哎,蕾蕾,你听我说,我……我刚才吐了,她们是过来扶着我的。”赵宝急了,脸色煞白的喊着。

    秦禹一听乐了:“她们?赵记者身体真好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,你踏马把蕾蕾领过来干什么?”赵宝瞪着眼珠子冲老猫喝问道。

    老猫一脸委屈:“我也不知道你在这儿啊。我是叫秦禹过来说话,正好让蕾蕾赶上了。而且你玩就玩呗,怕蕾蕾干啥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踏马的……。”赵宝一脸懊悔的怒骂道:“这酒哇,是真坑人呐!”

    “也不一定,啥酒配啥人吧。”老猫贼贱的回道:“没事儿,你该玩玩你的,我们先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日!”赵宝咣当一声推上门,扯脖子吼道:“我就说不要这样,你们非得搞。”

    “不你喊的嘛,太刺激了。”一个姑娘弱弱的回应着。

    老猫趴在门板上,认真听了一小会后,转身就冲秦禹说道:“走吧,拿下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一直在这儿蹲着呢?”秦禹问。

    “啊,不然我那么快叫你回来干啥。”老猫点头:“这孩子嘴太欠,我替他爸教育教育他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真损呐!”

    “别装好人了,我这么做是为谁啊?不还是为了你这个大儿子嘛!”

    “滚远点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!”

    两个坑货相视一笑,推门就回了自己包房。

    室内。

    小米已经将外套穿好,挽着林念蕾的胳膊正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啊,你俩这是干啥去啊?”老猫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回家。”

    “别啊,这才几点啊。”老猫有点意犹未尽:“我让人订了个跨年蛋糕,一会还想和你回家许个愿呢。”

    “做梦吧你。”小米翻了翻白眼。

    “我想和你一起做梦。”老猫最大的优点就是,姑娘怎么怼他,这货都不急眼而且还能接上话。

    小米长叹一声:“哥,我服你了,明天我还要去亲戚家,必须得早点睡。”

    老猫沉吟半晌,倒也没有死缠烂打:“行啊,那我送你俩出门。”

    “走吧,我也送送。”秦禹附和了一句。

    话音落,四人再次迈步出门,有说有笑的奔着楼下走去。

    大约三分钟后。

    赵宝满头是汗的推门进屋,张嘴就喊:“蕾蕾呢?”

    “已经走了啊。”马老二抬头笑着问道:“兄弟,今晚安排的还行吧?呵呵。”

    “靠!”赵宝咬了咬牙,扭头就冲着自己带来的朋友喊道:“走,咱们也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干啥走这么早啊,”马老二起身,迈步走到门口说道:“再玩一会呗?”

    “不玩了,不玩了。”赵宝连连摆手。

    二人正在对话之时,斜对面大约十几米的走廊内,明飞面色红润的领着四五个人走了过来:“我跟你说,老王就是想要俩钱。你再等两天,然后找个借口去他家……。”

    马老二闻声回头,一眼就看见了明飞。而后者一转身,也正好看到了马老二。

    双方对视,瞬间火花四溅。

    “CNM的,路挺窄啊,马老二!”明飞旁边的壮汉,棱着眼珠子骂了一句。

    尹明飞今天来黑街这边,纯粹就是为了请客,顺便见一见这家新开的喜乐宫会所老板,但却没想到在这儿碰见了前两天跟他发生冲突的马老二。

    “你骂谁呢?”刘子叔探头从屋内冲出来,抬头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就骂你呢,怎么的?”壮汉吼了一声,顺手抄起旁边的垃圾桶,红着眼珠子就扔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当啷!”

    马老二猝不及防,脑袋直接被砸的向后一仰。

    “干他们。”

    紧跟着,除了明飞自己没动手以外,其他人则是一拥而上,围着马老二,还有刘子叔就动手干了起来。

    此刻,其实不光马老二觉得碰见他们有点丧气,就连尹明飞也觉得自己点背。因为他来这儿的目的,绝对不是想惹事儿。但双方目前的积怨又没解开,马老二在剁了自己兄弟的手后,人就没动静了,也没表示,更不可能给他赔礼道歉,所以现在双方偶然撞上,那肯定一言不合就得干啊,并且尹明飞也没有拉架的理由。

    但这个事儿,其实说是巧合,也不是巧合。因为松江市区的面积就这么大,总共才四个区,而上档次的会所也就寥寥那么几家。再加上这个喜乐宫是新开的,所以今晚在这个地方,真是汇聚了不少混路面的人,还有那些中低层官员。不光是尹明飞他们在,就连袁克家的不少人,以及白家的几个小辈的人,也全都在这儿玩呢。

    双方干起来后,赵宝也懵了,他退后两步,举起单手喊道:“别过来,跟我没关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赵宝的话还没等说完,一个小伙抬起手臂,一拳就砸在了他的脸上。

    “野蛮!我说了,他跟我没什么关……。”赵宝急了,捂着鼻子狂吼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两个小伙上来,扯胳膊就将赵宝摁倒,上去就是一通猛踹。

    五秒后,赵宝杀猪一般的声音传来:“我CNM,我跟你们拼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楼下。

    秦禹和老猫送完俩姑娘,迈步正往楼上走着。

    “打架了,打架了,楼上打架了,”一个服务小弟冲下来喊道:“叫安保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这是谁又喝多了撒酒疯呢。”秦禹笑着嘀咕了一句,扭头就冲老猫说道:“一会叫人结账吧,时间差不多了,该撤就撤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