抵达长吉

九区共有三个市,首府是奉北,其余两个市,分别是松江和长吉。

    长吉地处奉北和松江中央,平原相对较少,多山,目前也处于全力发展阶段,经济环境和治安环境跟松江不相上下,都比首府奉北要差不少。

    老猫总共带了两组十二个人抵达了长吉,下了轻轨后,直接就被安平区警司的人给接走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安平区警司办公大楼内,一位副司长领人在会议室接待了老猫。

    “不用客气,我在奉北学习的时候,跟你们警司的老董住一个寝室,关系处的不错。”副司长笑着冲老猫招呼道:“来这儿办案了,就跟在自己地盘一样,有啥要求你就提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老猫一笑,无耻的套着近乎:“来之前我还怕沟通有问题,可听您这么一说,合着咱还是一家人啊。”

    “那可不,我们结业的时候,老董还送我半条中华呢。”副司长一笑,插手问道:“怎么样?用不用先休息一天,明天再研究这个案子?”

    “还是算了。”老猫一脸苦逼相的回应道:“上面催得紧,咱还是先谈案子,回头弄完,我请大家聚聚。”

    “小伙子有冲劲儿。”副司长笑着应了一声,扭头就冲旁边的一位警长招呼道:“你把案子跟小李详细介绍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警长点头后,转身就冲老猫介绍道:“现在那个黑大夫已经被我们控制住了,但他被捕的消息应该还没漏。”

    “啊,”老猫点头问道:“王冰的新照片发过来了吧,你们跟这个黑大夫重新核实了吗?”

    “照片已经拿给他看了,黑大夫已经确认,之前在他这儿取药的就是王冰。”警长轻声解释道:“她买的药品,基本都是治疗枪伤的,但又不让黑大夫亲自过去看病人情况,所以我估计啊,他们的人里有受伤的,而且还有懂治伤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老猫闻声点头:“吴文胜在逃之前,跟另外一伙枪贩子发生了枪战,他们肯定有人受伤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警长点头:“我的建议是,咱们先按兵不动,因为药这个东西是消耗品,王冰他们用完了,肯定就还会再买。我让人盯着黑大夫的手机,只要他们再联系这个人,咱们就顺线抓捕。”

    老猫思考了一下,皱眉回应道:“我就怕对方之后不在这个黑大夫这儿拿药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不太会。”警长摇头:“黑大夫是长吉一个本地人介绍给王冰的,而他们应该在这边认识的关系也不多,所以只要大夫被抓的风声没有漏出去,我觉得王冰肯定还会买药。”

    “让黑大夫供出中间人,我们捋着线先抓捕不行吗?”老猫问。

    “这个中间人是个地面上的混混。”警长否决:“他居无定所,黑大夫也不知道他平时具体待在哪儿。更何况,一旦抓他的消息漏了,那王冰肯定能反应过来。”

    老猫沉吟半晌:“好吧,那就按照你的建议来做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警长点头:“一会我带你去见见这个大夫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会议室内谈了大概能有不到半小时后,副司长就撤了,而那个警长则是领着老猫去见了一下黑大夫。

    老猫在问讯室跟大夫沟通了几句后,也没有得到啥更多的线索,他说的跟警长介绍的情况基本一样。

    案子搞到这一步,下面就只能干等了。不过对方警长很客气,非要请老猫去市里的娱乐场所坐坐。可老猫虽然好色贪玩,但在正事儿上从不敢含糊。他婉言拒绝后,就回到了安平警司给他们安排的政F接待旅馆。

    老猫领着众人在食堂吃过晚饭,又简单开了一个小会后,就和朱伟一块回去休息了。

    睡觉前,老猫和朱伟简单聊了一下,二人心里都觉得,王冰再联系黑大夫的时间,可能至少也得再过三四天,但却没想到,第二日中午,黑大夫的电话就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时近中午11点左右。

    老猫快步走到问讯室,语气急迫的冲警长问道:“对面来信了?”

    “嗯,你听听录音。”警长伸手就拧开了监听设备。

    一阵电流麦的声音响起后,王冰的声音率先出现:“刘医生,我还需要点药品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啊。”黑大夫声音如常的回应道:“药品还是上次的那些吗?”

    “对,但药量减少一半。”王冰声音悦耳的回应道:“你方便的话,晚上给我送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老地方吗?”

    “不,我们不在那儿了。”王冰轻声应道:“你在晚上八点后,来台庄生活村这边,到了给我打电话就行,我去接你。”

    “是山下的那个台庄吗?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警长听到这里后,伸手关掉监听设备,转身冲着老猫说道:“台庄离这儿大约七十多公里,是个刚成立没多久的生活村。那边朝X族的人比较多,但好在治安很不错,有专门的朝X族官员管着。”

    “上次她约你见面,也是在这么远吗?”老猫冲着大夫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嗯,也不近,也得离市区五十多公里。”黑大夫点头。

    老猫闻声转身,看着警长说道:“那我们现在就准备一下吧。我这边人数不多,希望你能再带两组人配合我们抓捕。”

    “真不好意思,我手头有个案子也需要马上处理,实在抽不开身跟你去那边。”警长表情很无奈的解释道:“但我已经联系了台庄生活区的驻警警司,他们会派一个队,配合你抓捕王冰。”

    老猫一愣:“怎么台庄那边还有单独的警司?”

    “我不说了嘛,台庄那边主要居住的是朝X族人,我们不便管理,所以长吉警署特批了一个警司在那儿办公。这样当地群众就没有抵触情绪,所以治安才很好。”警长话语详尽的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哦,是这样。”老猫点头后问道:“他那边能出一个队是吗?”

    “对,都谈完了,你先到台庄生活村,他们会带人跟你汇合,我把联系方式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行。”老猫肯定不能在人家的地盘上说三道四,所以只能点头应道:“你把联系方式给我吧,我到那儿和他们沟通,一个队的人足够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你记一下。”警长低头掏出手机,开始念着号码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四十分钟后。

    老猫等人开了四台车,载着黑大夫,火速赶往台庄生活村,最后决战一触即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