心有好感

轰趴房内。

    赵宝宝脸颊紫红,脑门正中央被老猫弹的起了个大包,整个人趴在沙发上,脑袋枕着一名姑娘的大腿,毫无形象的摆手说道:“你们这些狗东西故意整我是不是……老子不喝了,就弹我脑瓜崩,我不……不想玩了,还得让我连干三杯下桌……啥意思,觉得我好欺负是吗?你信不信我一句话,你们司长都得过来敬我酒?你信不信?!”

    老猫闻声抻着脖子问道:“那我给司长打个电话,让他过来啊?”

    “不不不……我喝不了了,你别打,我就是说这个意思。”赵宝擦了擦嘴角的哈喇子。

    “来来,你起来,咱们再喝一会。”老猫摆手吼着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管我叫爸爸,我都不起来了。不行了,喝不动了……。”赵宝说到这里,突然一抬脑袋:“呕!”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一股粘稠的呕吐物,从赵宝嘴里爆射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哎呀!”

    姑娘被喷了个满腿脏,脸色铁青的站起身,拿着纸巾擦了擦自己说道:“哥,你倒是在正事儿上有点这爆发力呀,我工服挺贵的呢……!”

    说完,姑娘一溜小跑的进了卫生间。

    “呕!”

    赵宝扭头还要吐。

    老猫回身看向陪着马老二的姑娘,轻声吩咐道:“帝王套,安排安排他。”

    “在哪儿啊?”丫丫有点懵的问道:“直接给他弄走啊?”

    “不用,今天年三十,我赵哥一会肯定得回家。”老猫咧嘴一笑:“他不吐了吗,你安排人伺候伺候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明白了。”丫丫点头后,回身喊道:“丽莎,你过来一下……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由于轰趴房的卫生间已经被人占住,所以姑娘只能扶着赵宝去了另外一个卫生间。

    室内,老猫拿着电话,直接拨通了秦禹的手机:“喂,你俩到哪儿了?”

    “马上就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快回来吧,”老猫催促着说道:“有节目看。”

    “啥节目?”

    “回来你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俩马上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勒。”说完,老猫就挂断了手机。

    旁边包房的卫生间内。

    赵宝趴在马桶上呕吐了七八分钟,才感觉胃里略微舒服了一点。

    “喝点水,漱漱口。”姑娘伸手接了一些凉水,弯腰递给了赵宝。

    赵宝漱了漱口,四仰八叉的坐在马桶旁边,还在拿着架儿说道:“鄙……鄙人不胜酒力……失态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,没有。”姑娘蹲下身,抽出两张厕所常备的劣质纸巾,顺手就在赵宝大T根部擦了起来:“别动,别动……我帮你擦擦,这儿全是脏东西。”

    赵宝一怔,顿时夹紧裤裆:“不……不用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来这种场合,你还害羞啊?!”姑娘伸手一掐,一拧,一撩。

    赵宝登时酒醒三分,内心十分骚动,但又略有矜持的评价道:“别……别这样,我都有反应了。”

    “哥,我就喜欢文化人。”姑娘伸手就搂住了赵宝脖子。

    “哎,哎……你别上嘴啊,我还没准备好。你说这在厕所,让人看见了多不好。”赵宝满头是汗的推搡着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厕所门再次被推开,又是一个苗条大个的姑娘走进来,低头笑着问了一句:“丽莎,能忙活过来嘛?哎呦,这喝了酒的人才难摆弄呢,来,我帮帮你……。”

    赵宝一愣,眼神明亮的赞叹道:“你……你们最大的问题,就是太直接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路上。

    秦禹并肩与林念蕾漫步在满是白雪的街道上,心里有着无限的轻松之感。

    林念蕾大咧咧且爱开玩笑的性格,吸引着秦禹。她长相漂亮,美丽动人,永远乐观向上的心态,同样让秦禹心生好感。因为人就是这样,你越难拥有什么,你就越想往哪个方向靠近。而对于秦禹来说,他的生活已经足够勾心斗角了,所以林念蕾的独特气质,就更加在这种环境中显得弥足珍贵。

    如果是几个月以前,秦禹还没有认识老猫和马老二等人,没有得到李司欣赏,没有机会去用命搏一个远大前程的时候,那他暂时绝对不会考虑谈情说爱的事儿。因为他自己都难活,那又有啥资本在这个时代,这么早的娶妻生子呢?

    但现在情况略有所转变,既幸运又肯玩命动脑的秦禹,在松江目前也算站稳脚跟了。所以当他逐渐和林念蕾靠近后,心里就对她产生了好感,有了喜欢。

    秦禹不清楚林念蕾对自己是怎样的感觉,但从一些琐碎细节上,他却能明显感受到憨憨起码对他不反感。

    或许是秦禹当初救过她的命,或许是他们共住一个大院,平时走动的勤一些,交往的频繁一些,所以才让林念蕾对他很亲近。

    可这种亲近是喜欢吗?

    秦禹有些拿不准,心里也在犹豫着,自己如果步子突然迈的太大,那对方不接受,会不会以后连朋友都没得做,再见面会不会很尴尬。

    前方。

    林憨憨穿着皮靴,步伐轻飘的故意踩着积雪,声音动听的喊道:“秦禹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秦禹抬头。

    “你在低头想什么呢?”林念蕾回过身,笑眯眯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我没在想啥啊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滴玲玲!”

    就在二人要站在路边聊几句的时候,林念蕾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喂?”

    “大哥,你快回来吧,赵宝那沙雕都喝丢了,人不知道哪儿去了。”小米语气急迫的说道:“跟他来的那几个人,一直在问我呢,说要一块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行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快回来吧,我也困了,准备溜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说完,林念蕾挂断手机,摆手冲着秦禹招呼道:“走哇,赶紧回去,赵宝宝被老猫干趴下了。”

    秦禹闻声上前,借着酒劲儿,硬着头皮就抓住了林念蕾的手腕:“走,快走。”

    林念蕾斜眼看向秦禹:“喂,你抓我手干什么?耍流氓啊,有没有点分寸?”

    秦禹一愣,顿时略显尴尬的说道:“……啊……啊,没事儿,我怕你拎不动,勒手。”

    “那给你拎吧。”林念蕾顺手就将手里的小吃递给了秦禹。

    “……啊,走吧。”秦禹接过东西,快步就率先向喜乐宫走去,并且嘴里不停的叨叨着:“说啥都不能信老猫这个傻子的话,不能整太急了。就这娘们的脾气,今晚要想玩点奔放的,弄不好得挨两刀。”

    后方,林念蕾憋笑的看着秦禹背影:“完了,这沙雕被吓懵圈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几分钟后。

    秦禹和林念蕾返回会所顶层,刚一到包房门口,就见到了老猫在旁边的房间门口喊道:“来来,你过来,小禹,我跟你说点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你先等会。”林念蕾皱眉问道:“赵宝呢?怎么喝一喝酒,人还丢了?他朋友找他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啊。”老猫摊手回应道:“他说他去厕所吐,我就再没看见他啊。”

    秦禹闻声一愣。

    “那你叫人找找啊?”林念蕾催促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室内响起一阵撞门的声响,赵宝激动的声音传了出来:“太刺激啦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