异地抓捕

警署小型会议室内。

    老猫听着大队长的话,立即追问道:“他在长吉,哪儿来的消息?”

    汪副署长闻声招呼道:“小韩,你把长吉安平区警司传来的资料,给小李看一看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一名年轻的警长闻声从档案袋里拿出资料,伸手递给老猫说道:“三天前,这个安平警司抓了一名黑大夫,对方交代有一伙外地人曾经找他买过药。而对方的体貌特征,跟犯罪嫌疑人王冰很像……。”

    老猫接过资料详细看了一会后,才皱眉回应道:“怎么会只判断出很像呢?安平警司应该有咱发过去的王冰照片啊,让黑大夫辨认一下不就行了?”

    “咱发过去的照片,是王冰早前的证件照,和现如今的体貌形态有一定区别。”大队长轻声解释道:“黑大夫可能怕摊责任,所以就没有把话说的那么死。而我们也在找王冰近一年多的照片,准备发过去,再让他辨认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啊。”老猫点头:“假如王冰要在长吉,那吴文胜很大几率也会在。”

    “你判断的很正确。”汪副署长立马点头:“王冰是吴文胜的钱袋子,她如果出现在长吉,那估计吴文胜也不会在别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老猫放下资料抬头:“我们要和安平警司联合办案吗?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汪副署长点头应道:“那边已经打好招呼了,他们会配合你的行动,你自己再带两组警员过去就行。”

    老猫眨巴眨巴眼睛:“行,那我抽调一下警员,马上就动身。”

    “小李啊,现在全松江都在看着吴文胜的案子,你要能亲自把他抓回来,那可是露大脸了。”汪副署长站起身,走过来拍着老猫的肩膀说道:“我等你的好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我保证完成任务。”老猫最烦这种场合,因为他必须要逼着自己说出一些肉麻的话。

    “小伙子,前途无量。”汪副署长满意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好,那我回去准备。”

    “去吧,有需要尽管跟长吉那边提,警署也会与他们沟通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署长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几分钟后。

    老猫拿着资料走出办公室,迎面撞到了夹着裤裆,甩着刘海走过来的文永刚。

    “哎呦,小李啊!”文永刚笑着停下了脚步。

    “文副司长好。”老猫跟对方打了个招呼。

    文永刚面容和蔼的拍了拍老猫的胳膊,频频点头的说道:“整个黑街警司里的年轻中层,我就看好你。你做事儿有头脑,有魄力,会有前途的。”

    老猫闻声一愣,心里搞不懂这个文永刚为啥这么跟自己说话,因为在这儿之前俩人几乎没有任何交流。

    “去长吉抓捕吴文胜,是我推荐你的。这事儿是个功劳,你好好做,如果人抓回来了,年底大评选,一定有你一席之地。”文永刚龇牙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老猫一听这话,心里顿时恨的牙根痒痒。因为他平时虽然吊儿郎当,可遇到关键的事儿,自己却看得非常清楚。去长吉抓捕吴文胜,看似是个肥活儿,但实际是个苦差。因为那里不是自己的地盘,你两眼一抹黑过去,事儿成了是人家当地警司协助有功,不成警署肯定埋怨。

    消息给你的这么准,你都抓不到人,你是干什么吃的?

    所以,老猫看着文永刚,憋了半天后,也是一点不客气的回道:“原来是文副司长推荐我去的啊,那我回来真得好好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“谢啥谢,我和老李关系不错。”文永刚一笑。

    “那也不行啊,这在体制内,礼貌是必须的。”老猫龇牙往前凑了凑,脸对脸的冲着文永刚说道:“文司,你等我回来的,我一定请你去夏日巴黎会所聚聚……那里的姑娘好哇。而且有个68号跟我提过你……说您宝刀不老,活非常好,这已经干了的水帘洞,一见到你的舌头,马上就黄河之水天上来啊!”

    文永刚闻声瞬间懵B,他知道老猫下流,但没想到这么下流。

    “回来我请你昂,文司。”老猫笑着说道:“我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文永刚目瞪口呆的甩了甩头发,看着老猫的背影骂了一句:“这小B子,嘴是真不严啊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上五点多钟,老猫临出发前去了一趟医院。

    “……让你去长吉?”秦禹问。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老猫点头应道:“抓吴文胜的活儿落我身上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个什么好差事。”秦禹皱眉问道:“你咋不推了?”

    “我特么倒是想推。”老猫松了松领口回道:“是老汪亲自找的我,下的令,我怕我推了,有些人会说我仗着老李的关系,在警署还挑活儿干。”

    “长吉那边咋说?”秦禹追问。

    “老汪说,咱们警署已经跟那边打过招呼了,他们会配合的。”老猫转身回应道:“我来就是告诉你,这次走可能得几天,咱们两家队里的事儿,你要盯着点,勤打电话问问。”

    秦禹看着老猫略有些担忧:“长吉那边的情况咱也不熟悉,你去了一定要多加小心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,我也不是傻B。”老猫活动了一下脖子应道:“咱就带两组去,我肯定不会硬干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心里有数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,我不跟你说了。”老猫低头看了一眼手表:“我去车站了,回头电话联系吧。”

    “一定注意安全。”

    “嗯,走了。”老猫摆了摆手,大步流星的就离开了病房。

    秦禹躺在床上,仔细思考了一下这事儿后,心里越发觉得不放心。他犹豫半晌后,低头掏出手机,就发了一条简讯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老猫刚到楼下,李司的电话就打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喂?!”

    “案子能办就办,办不了找个借口就回来。”老李声音不容置疑的说道:“吴文胜没必要非得让你抓住,想让他出事儿的人太多了,你明白吗?”

    “我要能给吴文胜带回来,你是不是能挺长脸?”老猫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别扯淡!”老李瞪着眼珠子吼道:“你别吊儿郎当的,我不是在跟你开玩笑。你首要目的是保证自己和组内人员安全,明白吗?”

    “嗯,我知道了。”老猫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约十几分钟后。

    松江市郊,枭哥低头扫了一眼手机,立马摆手招呼道:“出发,去长吉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