特命李富贵侦办

吴文胜等人从松江跑了之后,大抓捕仍在继续。

    贩枪这个行业,不是你手里有俩钱,有几个胆大的马仔,就可以操作起来的。它从进货到出货,每一个环节都需要有官方的照应。在地面上卖,你得有警务系统的关系默许;往区外运输,你得打点好出关卡的各种牛鬼蛇神。所以老吴一倒,很大一批底层警员和部队军士,也全部遭了殃。

    老猫将案件细节上报后,部队内部纠察,以及警务督察也忙活了起来,只短短几天时间,就抓捕了数十人。一时间整个松江的贩枪行业都变得萧条,不管大小贩子全部消停了。

    一晃十几天的时间过去,老猫一方面要继续追查吴文胜等人的线索,一方面又要配合着各个执法部门办案,所以忙的是焦头烂额。

    这天中午。

    老猫在食堂胡乱吃了口东西后,手里拿着资料,迈步就去了李司的办公室,但却依旧没有见到老李本人。

    “他又没在?”老猫表情无语的看着董副司长问道:“他人呢?”

    “出去办事儿了。”董副司长抬头问道:“你有啥事儿?”

    在这十多天内,老猫起码来办公室找李司不下二十次,但双方碰面却不超过三次。而且每回双方都是匆忙的聊上几句,老李就火急火燎的走了。

    老猫看着董副司长,略显无奈的说道:“老李最近忙啥呢,怎么每回都找不到他?”

    “你啥意思啊?以后老李要有点啥事儿,得事先给你打个报告呗?”董副司长语气调侃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天天逗我有意思吗?”老猫将资料放在桌上,坐在董司对面问道:“我就是纳闷,吴文胜的案子几乎是咱们黑街警司一举拿下的,现在接近尾声了,正是跟警署那边邀功的时候,老李却成天不见人,他到底在忙啥呢?”

    董副司长慢条斯理的端起茶杯,话语平淡的回应道:“奉北来了几个领导,这几天老李一直在作陪。你有事儿不用找他,跟我说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哎,我真服了,他这一天也不忙正事儿啊。”牛B闪闪的老猫,批评了一下警司司长后,伸手推了推桌上的文件:“警务督察那边要在监狱内提几个人,暂时羁押在他们那边。这事儿我做不了主,你看咱配合不配合啊?”

    “为啥提人啊?”董副司长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们抓了几个江南警司的中层,证据可能不够,所以才要咱配合一下。”

    董副司长沉默半晌,轻点头回应道:“行,那你把人给他们送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勒。”老猫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下午。

    老猫拿着董副司长批的条子,刚赶到三监准备提人的时候,兜里的电话就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喂,您好?”

    “是李富贵警长吗?”对方问。

    老猫一愣,有些不适应对方直接喊自己大名的问道:“你……你哪位啊?”

    “我是警署办公室,汪副署让你快点来署里一趟。”

    “让我去?”

    “对,有急事儿找你。”对方点头。

    “稍等一会不行吗?”

    “汪副署让你马上来。”对方语气不容置疑。

    “好,那我马上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嗯,就这样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老猫低头挂断电话,眼神有些疑惑的骂道:“老汪找我干鸡毛啊?!”

    “让你去警署啊?”朱伟问。

    “是呗。”老猫解开安全带,皱眉回了一句:“你们去提人吧,我去一趟警署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朱伟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个小时后。

    老猫独自一人开车赶到了警署,迈步直接来到三层,去了警署办公室。

    “李富贵吧?”办公室内的一个中年,起身伸手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对。”老猫点头。

    “走吧,我带你去汪副署那儿。”中年笑着招呼了一声。

    老猫跟在后面,表情有些疑惑的问道:“汪副署找我有啥事儿啊?”

    “去了你就知道了。”中年轻声应道:“他在小会议室呢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老猫点头。

    二人边走边聊,很快就来到五层小会议室。而老猫进屋一看,会议桌两侧坐着大概能有六七个人,都是署长,警署大队长,副队长级别的人物。

    “李富贵吧?来来来,随便找个地方坐。”秃顶的汪副署长,笑着招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老猫点头后,大咧咧的就坐在了会议桌中间的位置。

    “小李啊,”汪副署长脸上挂着微笑,面容和蔼的扭过头,看着老猫说道:“你有好事儿了?”

    老猫一愣,顿时尬笑着回道:“啥好事儿啊,署长?”

    “有吴文胜的线索了。”汪副署长笑眯眯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有他线索了?”老猫表情惊愕:“哪儿的线索?”

    “长吉。”左侧一名警署大队长,轻声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江南区某政F办公楼内。

    李司长脸色阴沉的拿着电话喝问道:“消息确定吗?”

    “对,老猫已经去了警署了。”董副司长点头:“估计抓吴文胜的活儿,肯定给他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啥时候知道的消息,为啥不早通知我?”老李语气有些埋怨。

    “我也是刚刚才得知的。”董副司长一脸无奈:“而且这消息到警署也没多久。”

    “妈的,老汪是咋想的?既然他们得到了吴文胜的线索,那就让警署大案队过去抓就完了呗,为啥非得叫老猫去?”李司有些不满的骂道。

    “我听署里的人说,老汪是觉得吴文胜的案子一直是咱黑街警司主力侦破,老猫又是专案组负责人,所以这事儿理应他来办。”董副司长轻声回应道:“而且我还特意问了一下,极力跟汪署推荐老猫的是文永刚。”

    老李闻声脸色阴沉的回道:“妈的,去长吉抓人,这不是什么好活儿。我给署里打个电话,让他们换人。”

    “老李,我觉得你最好不要打这个电话。”董副司长立马出声阻拦:“你和老猫关系特殊,这事儿很多人都知道,所以你要开口说这事儿,那影响很不好,而且老汪还不一定能答应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狗日的文永刚,消停没几天又特么给我搞事儿。”老李很烦躁的骂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还是听我的,不要去跟警署争这个事儿,因为现在决定肯定已经下了。”董副司长再次劝了一句。

    老李斟酌半晌后说道:“行了,先这样,我打个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二人结束通话后,老李沉思片刻,立马低头又拨通了一个号码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医院内,秦禹的手机响起,他低头扫了一眼来电显示,立马接起应道:“喂?李叔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