意想不到的两枪

北侧路口处,汽车内的人见到齐麟开枪打死警员后,第一时间冲下车就护住了吴文胜。

    “大哥,先撤。”一名壮汉推了吴文胜一把,迈步上前就冲齐麟搂火。

    齐麟侧身闪躲到汽车右侧,摆手喊道:“撞过去。”

    车内司机闻声挂档,双手抡着方向盘,直接撞向人群。

    “亢亢亢!”

    齐麟单人单枪,跟在汽车后面射击,当场崩躺下两人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一声闷响泛起,王冰刚才所在的那台汽车,被撞的横移了小半米。

    “呼啦啦!”

    对方人群轰散到了两侧,一波扯着吴文胜掉头就跑,一波护着王冰就要往道路内钻。

    “谁都别管,抓吴文胜。”齐麟冲着自己车内喊了一声,迈步就冲出了车尾,一抬头就看见了三人扯着王冰正要跑。

    “亢!”

    齐麟抬枪打倒一人,迈步往前压。

    “别动。”

    “再动,我TM打死你。”

    另外两人转身,额头冒汗,手臂颤抖的用枪口指着齐麟吼道。

    “让我放下枪?!”齐麟迈步逼迫:“CNM,我叫齐麟,你问问袁克他敢不敢让我放下枪?”

    齐麟离开松江之时,曾一人横扫世纪大道,单枪匹马干死袁克的亲叔叔袁伟,这事儿整个松江无人不知,无人不晓。

    什么是一战成名?

    那就是你不管消失在众人视线里多久,圈里依然还有人记得你。他们每每酒桌上聊闲天的时候,都能谈起你的战绩。

    “亢亢!”

    枪声响起,齐麟冲着地面崩了两枪:“跪下。”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汽车内跳出来一人,同样持枪吼道:“跪下!”

    护着王冰的两个兄弟,目光惊慌,手里虽然拿着枪,但心里已经不稳了。

    “亢!”

    车内跳下来的小伙,一枪崩在左侧那人的身上,上去就是一枪把子。

    “跪下!”齐麟抬枪再吼。

    “咕咚!”

    另外一人当场跪地。

    齐麟上前一脚踹翻马仔,低头踢了他的枪,枪口直接对准了王冰。

    “小兄弟,我就是个女人,男人去哪儿我去哪儿,你不会……。”王冰看着很冷静的冲着齐麟,就要说话。

    “女人?”齐麟低头撸动枪栓:“就JB女人心才狠呢!”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话音落,齐麟一枪把子砸在王冰的脑袋上,将其干翻。

    王冰倒在地上,头晕目眩,双眼呆滞的扫向了四周。

    “拽她上车。”齐麟喊了一声,抬腿迈步就追向吴文胜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前方小路。

    吴文胜一边跑着一边呼喊:“小冰呢?!她在后面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,你快走。”旁边的汉子推着吴文胜回应道:“你没听到吗,对讲机里面喊,生活村里面也来了一批人。小雄和老三已经撤了,咱快走就完了。”

    “老猫呢?老猫弄没弄死?!”吴文胜呼哧带喘的喝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中枪了,老三说他够呛了。”汉子回头搂火,阻拦齐麟。

    吴文胜眼神愧疚的看向汽车方向,也无法再管王冰,只能跑在人群最前面。

    众人且退且打,一路逃窜近两公里后,吴文胜抬头已经见到不远处的山脚。

    小路上,齐麟双眼盯着对方位置,立马拿起领子上的耳麦吼道:“老二,你还没过来?吴文胜要特么进山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能没拿下他?”马老二呼哧带喘的回应着。

    “他刚才身边人很多。”齐麟声调拔高的催促道:“别管其他人,你快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枪声别停,我往你那边靠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齐麟闻声与三名同伴再次射击。

    大约两分钟后,吴文胜被人扶着走进山脚旁的岔路,后方四个人持枪阻拦。

    “妈的,你们仨掩护我,我冲过去。”齐麟回身冲着三名同伴吼道:“不然他钻进山里,肯定就没影了。”

    “翁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一台灰色皮卡从生活区小路冲了出来,直奔山脚扎去。

    “老二的车?”旁边的小伙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,”齐麟毫不犹豫的摇头:“我们没有这样的车。”

    “翁!”

    24寸大轮毂,并且配高脚轮胎的改装皮卡,在这种全是冰包的路面上,虽然提不起绝对的速度,可却能一路势如破竹的前冲着。

    人腿再快也快不过轱辘,对方负责掩护的四人,刚刚要迈步后撤,皮卡车就眨眼而到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车内,枭哥推开副驾驶车门,左手拽着车窗框子,右手架枪就扫。

    “哒哒哒……!”

    一阵枪声响起,对方倒下两人,汽车撞倒一人。

    枭哥停火,目光如炬的冲着齐麟方向喊道:“合力杀他。”

    齐麟一愣后,拔腿就向前冲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山脚处的岔路上。

    吴文胜跑的脸色苍白,回头望向入口,听到马达声音澎湃,立马吼道:“没事儿,有人接应咱们,马上就到了,咱继续跑。”

    “嗡嗡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岔路口内突然冲出一台越野车。

    车门摊开,满脸缠着纱布的袁克,摆手吼道:“胜哥,上车。”

    吴文胜回过头,双眼见到袁克后大喜过望,立马跑过去吼道:“妈的,我还以为你在前面。”

    “上车再说。”袁克语气急迫的催促道。

    吴文胜喘息着跑到汽车旁边,伸手就拽开了后座车门:“给老三打个电话,让他带着小雄走,我们今晚就出关。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袁克回过头,右手持枪对准了吴文胜。

    吴文胜感到右侧太阳穴冰凉,顿时身体僵硬的转过了身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袁克脸上裹着纱布,目光平静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什么意思……?”

    “不是我的意思。”袁克低声回道:“是白家的意思,他们不想让你回到松江被审。”

    吴文胜听到这话,脑袋嗡的一声。

    “……叔,我付出这么多,不能跟你一块沉船啊。”袁克声音清冷的说道:“本来你就跑不出去松江,是我想看看,你究竟能不能拿了老猫,可你还是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你特么的跟……!”

    “亢亢!”

    吴文胜的话还没等说完,袁克就已经扣动了扳机。

    子D瞬间射穿头骨,吴文胜太阳穴哗哗流血的后退两步,咣当一声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后座车门弹开,两个壮小伙端着枪射杀了吴文胜身边的最后两个马仔。

    “走。”

    袁克关上车门,声音冷静的吩咐了一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