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级通缉

次日一早。

    秦禹躺在医院病床上,正吃着早餐看着网播台的新闻。

    “观众朋友们,大家早上好,欢迎收看法制时讯。”林念蕾穿着一身淡蓝色主播西装,一头秀发盘在脑后,容颜俏丽,落落大方的做着新闻播报:“昨夜我市富安路附近发生激烈枪击事件,根据警署最新消息,以及目击者的陈述,已经确定此案跟前江南区区议会首席议员吴文胜有着密切关系……案件起因或是贩**支D药所产生的利益冲突引起,目前松江市警署已将此案上报给九区警务总局。约今日早晨七点左右……九区警务总局,已正式下达对吴文胜,以及其犯罪团伙核心成员,王冰,吴雄等人的A级通缉令……本案后续报道,我台会做成四期专栏,在每晚黄金时段播出,力求给公众还原案件真相,给出最及时的报道。谢谢大家收看。”

    秦禹放下手中的碗筷,已经没空欣赏林念蕾上镜后的美态,只心中存在很多疑惑。

    “吱嘎。”

    病房门开,老猫面色蜡黄的走进来,张嘴就骂:“你狗日的生活也太滋润了,吃饱睡,睡饱吃,是吗?”

    秦禹一愣:“我以为你得睡到下午能来呢。”

    “睡个毛。”老猫双眼猩红的骂道:“昨晚在富安路搞了一夜,今天早上又被拉去警署开会,我到现在是一分钟都没睡呢。”

    “现场抓到人了吗?”秦禹问。

    “凌晨在一家黑诊所堵到了两个受伤的小马仔。”老猫端过秦禹吃过的病号饭,也完全不嫌脏的往嘴里塞着说道:“大鱼一个没堵到,估计全跑了。”

    秦禹沉默。

    “不过还好,总局对吴文胜,王冰,吴雄下了A级通缉令,所以他即使跑了,估计也去不了其它大区了。”老猫吃着东西叙述道:“我觉得,抓住他只是时间问题,除非他啥都不要了,跑待规划区藏着。”

    “你看早上新闻了吗?”秦禹突然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啊,”老猫摇头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报道里只说了总局对吴文胜,王冰,吴雄他们下了A级通缉,可同样很上线的叶子枭团伙却没怎么提。只用一句或是因为贩**支D药引起的利益冲突,就非常简单的把他们带过了。”秦禹看着老猫问道:“你不觉得这很奇怪吗?”

    “是挺奇怪。”老猫怔了一下应道:“这叶子枭搞出的动静也不比吴文胜小啊,可报道里怎么没提他们呢?”

    “你在警署那边没收到风吗?”秦禹问。

    “没有,警署的媒体发言人,我一个也不认识,上哪儿知道这事儿去。”老猫摇头。

    “真特么怪了。”秦禹心里很疑惑的骂道:“叶子枭背后有人,这谁都能想到,可他有啥样的人,能让媒体都对他这么照顾?真想不通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这破事儿干啥。”老猫懒得深究:“咱们的主要目的是抓到吴文胜,顺便狠搞一下袁克。而这几个雷子最终啥结果,也根本不用咱操心。”

    “我听说昨晚袁克也出事儿了?”秦禹问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老猫喝着汤回道:“叶子枭杀了个回马枪,差点给袁克弄死。”

    “弄完就拉倒了,咱这边没表示?”秦禹追问。

    “那还能有啥表示?袁克是被害人,你还能因为他挨枪子儿了,就抓他啊?”老猫吸着鼻子回道:“早晨就四队的人去医院,象征性的问了一下他的情况。”

    秦禹闻声点了点头:“我有一种预感,这事儿搞到现在还不算结束。”

    “吴文胜还没落网,那肯定不算结束啊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秦禹皱眉沉默着,没有接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医院病房内。

    袁克整个脸上都缠着纱布,步伐很慢的走到窗口,伸手拨通了老三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?”

    “你们出去了吗?”袁克说话时不敢太张嘴,所以话语有些含糊。

    “出城了。”老三点头回应。

    袁克稍稍停顿一下又问:“他情况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伤不太严重,但我感觉他心态有点崩了。”老三低声回应道:“在富安路让叶子枭给狠摆了一道,他有点接受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能想到。”袁克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一直跟着他吗,还是找个机会就回去?”老三问。

    袁克斟酌一下,低头回应道:“你就跟在他身边,暂时别离开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“到了地方,马上给我来个信儿,别让我担心。”袁克嘱咐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嗯,我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好,就这样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二人结束了通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几分钟后,袁克换上便装,推门离开了病房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这是要干什么去?”护士愣了一下问道。

    “有点事儿,我要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不能出去,你针还没打呢。”护士皱眉劝说道:“赶紧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打针回头再说吧。”袁克神色不耐的扔下一句,张嘴喊道:“小龙,去把车开来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,你这人怎么自己都不爱惜自己,你脸上的伤……。”小护士还要再劝。

    “跟你有关系吗?”袁克心烦意乱的喝问道。

    护士愣了半天,气的俏脸通红:“懒得管你。”

    袁克迈步绕开她,大步流星的奔着电梯方向赶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时进中午。

    黑街市郊的某茶室内,袁克坐在椅子上,目光呆愣的看着茶海,宛若雕塑一般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站在门口陪着袁克的小龙有些不耐烦的说道:“哥,对面也太能摆谱了。这都多长时间了,人还没到。”

    袁克回过头,轻声吩咐道:“你下楼去转转吧。”

    小龙闻声无言,只能推门离开。

    又过了半个多小时后,茶室门被拽开,一个身着黑色西装的中年,迈步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袁克扭过头,立马起身说道:“你好,你好,我是袁克。”

    中年一笑:“你单独约我,这有点隔锅台上炕的意思啊?!”

    “您先坐,先坐。”袁克客气的招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茫茫雪地里,四台车极速行驶着。

    吴文胜躺在中间面包车内,伸手抓住王冰的手说道:“……我要不出这口气,死了……我都闭不上眼睛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