许久未见,马老二

五台大排量越野急匆匆转弯后,就直插进朱伟等人所在的生活区小路。汽车灯光晃眼,每只轮胎上都挂着防滑锁链,速度极快的冲向人群。

    小胡同口处,老三端枪抬头,目光有些诧异的喊道:“谁的人?是咱们这边的吗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啊,是吴老板叫来的吗?”旁边的小伙也是一脸茫然。

    五台车速度不减,眨眼间越过朱伟等人的所在位置,直直撞向凶民人群。

    “散开,散开,车冲过来了。”领头的凶民高声提醒着众人。

    人群闻声散开,逃窜着向道路两侧墙壁躲避。

    “吱嘎,吱嘎……!”

    五台印有江州耀光字样的汽车,将地上的小泰G挡住后停滞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车门弹开,一名壮硕青年手持折叠式**C下车,动作利落的撸动了枪栓,抬头就冲凶民吼道:“东西扔了,全给我抱头跪下。”

    老三闻声回头,一眼就认出了拿枪的壮硕青年:“艹,马老二?!”

    是的,五台车中下来的领头之人,正是养伤许久归来的马老二,他穿着军绿色大衣,脚踩皮靴再吼:“救人!”

    后侧,跟着马老二前来的二十多个小伙迈步前压,其中有俩人一把扶起了小泰G。

    “怕鸡毛,咱们人比他们多,给我干。”吴雄在人群后侧,抬枪喊道:“整死那个领头的,我特么再撒五万。”

    凶民闻声跃跃欲试的围上来,领头汉子摆手呼喊:“拿枪的往上冲。”

    “就你愿意张罗啊?!”马老二小跑着冲过去,端枪就对准了领头壮汉。

    “崩他。”壮汉躲避着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都JB是拿钱办事儿的亡命徒,不用惯着,给我崩。”马老二喊了一声,率先开枪。

    “哒哒哒……!”

    急促的枪声响起,对方领头的凶民壮汉,浑身暴起两团血雾倒地。

    江州耀光安保公司的人马,听到马老二的话后,也几乎没有任何犹豫,端枪直接搂火。

    一排子弹横扫过去,刚才比谁都恶的凶民,瞬间就倒下了六七个人。

    马老二站在人群中央,瞪着眼珠子冲着其他人喊道:“马勒戈壁的,还有没有愿意张罗的了?还有没有带头的了?你往前站一步让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其余凶民看着被击倒在地的同伴,全部后退,靠在墙壁处不再动弹。

    马老二扭头扫视一眼众人,再次高声吼道:“来十个战士,跟我杀吴雄,其余人用最快的速度送老猫他们回去。”

    说完,马老二领着十个人,直奔吴雄冲去。

    胡同口处,老三低头拿起对讲机,语速很快的喊道:“吴雄,老猫已经中枪了,我看也够呛了,再打没意义了,撤吧。”

    靠近北侧入口的路面上,吴雄看着一步不停冲上来的马老二,心里也有点虚。因为凶民这边一怂,他在人数上已经不占据多大优势。

    马老二心里一直憋着一口气,一口叔叔死了,家族状况一落千丈的悔恨怨气,所以他一往无前:“干死他,告诉袁克,我们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双方距离不足十五米后,枪响。

    五人端枪掩护着马老二,站在路中央猛烈开火。

    马老二抬手扣动扳机,一梭子子D扫过去,打的吴雄所在墙壁碎石飞溅。

    浓烈的**味传来,吴雄内心忐忑,捂着脑袋喊道:“老猫够呛了,目的达到了,不打了,走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南侧入口。

    朱伟等人将小泰G抬到车上后,就迅速撤离。因为此处离市区不近,路又难走,所以众人稍有耽搁,那可能老猫和小泰G就凉了。

    车上。

    朱伟低头检查着老猫和小泰G的伤口,满眼绝望的吼道:“快点开!”

    司机扭头向外看了一眼路况,语速很急迫的回应道:“这段路还好,往前走积雪很深,即使车有防滑链也开不快。我们赶到市区,至少要三五个小时。”

    朱伟愣住。

    “想别的办法吧,我觉得开车冲出去,机会不大。”司机再次补充了一句。

    朱伟回过神来,立马手掌哆嗦的掏出电话,第一时间拨通了秦禹的号码。

    “喂?!”

    “……出事儿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都知道,别慌,老猫情况怎么样?”秦禹尽量克制着自己的情绪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……他和小泰G都不太好,身上外伤太多。”朱伟和老猫虽然不算是生死之交,可也一块办了很多事儿,更何况他和小泰G已经是多年同事,朋友,所以此刻声音已经带着哭腔。

    秦禹斟酌半晌,舔着嘴唇回应道:“别慌,车正常开,然后等电话,剩下的事儿我找老李办。”

    “好……好,我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“就这样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,二人就结束了通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约也就两分钟后。

    老李从江南区区议会走出来,手里拿着电话,瞪着眼珠子吼道:“为什么他们没有跟上老猫,为什么?他们是干什么吃的?!”

    “那边的路况复杂,?周围又没有明显的指示牌,他们就两台车,在大雪地里把老猫跟丢了。”对方话语低沉的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我TM不听这些理由!”李司彻底红眼了:“我侄子要是没了,那大家就都别玩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已经让人开车过去接老猫他们了。”

    “开个屁的车!”李司歇斯底里的吼道:“你知道路况地形复杂,那开车过去得多长时间?”

    “……那你说,怎么办?!”

    “你给驻军打电话,半小时内,老猫必须躺在医院里。”李司不容置疑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,我试试。”

    “试试不行,我要的是结果。”李司扔下一句后,直接就挂断了手机。

    再过五分钟。

    长吉出关驻军单位的小型停机坪上,一架载着四挺重机枪的武直腾空而起,直奔台庄方向赶去,理由是……中控室调度,要进行夜间巡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几分钟之前,生活村北侧方向。

    吴文胜跟当地警司人员进行完了桌下交易后,刚准备赶往现场,生活村内的枪声就突然变得杂乱了起来。

    拿了钱,并且已经坐上车的警员立马摇下车窗喊了一句:“听枪声,人怎么好像突然多了?”

    吴文胜一愣,回头喊道:“小冰,你让人拿对讲机喊喊,看是怎么回事儿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王冰转身走向汽车。

    吴文胜低头掏出烟盒,刚要点上一根,正前方的道路上就传来了马达声响。

    “有车。”警员皱眉向后看去。

    “嗡嗡!”

    马达的轰鸣声在很短的时间内变得清晰刺耳,一台关着大灯的越野,突兀间冲了过来,眨眼离人群不足十米。

    “有……有人!”警员再次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一声闷响泛起,越野车直愣愣的撞在警员汽车左侧。

    “吱嘎……咣当!”

    警员汽车减震泛起酸牙的摩擦声后,直接侧翻在了道路旁的壕沟内。

    越野车停滞,齐麟从副驾驶内跳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身体已经不再虚胖,圆滚滚的脑袋剃着光头,右手拎着大喷子,目光坚毅,脸颊消瘦且有棱有角。

    被撞翻车内的警员,动作扭曲的被夹在正驾驶内,抬头看向齐麟愣住。

    “CNM,你瞅啥?!”

    “亢!”

    枪响,警员头部暴起一团血雾,当场死在了车内。

    齐麟转身,也不搭话,端枪冲着吴文胜的方向就扣动了扳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