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个时代,这一群年轻人

晚上八九点钟。

    土渣街新开的一家饭店内,老猫坐在沙发上,正低头玩着手机。

    “猫哥,你喝啥啊?”付小豪非常会来事儿的在桌子旁边,正给各位“大佬”提前倒酒。

    “我不喝。”老猫毫无兴趣的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你今天咋转性了?”马老二调侃着问道:“你不人生就两大爱好吗:喝酒,找女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懂,我其实就一个爱好。”老猫龇牙回应道:“爷是喜欢跟女人在一块喝酒,懂不?”

    “你那意思是,我们勾引不了你呗。”马老二伸手扒拉一下老猫的裤裆:“来来,喝点,晚上我陪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倒找我钱,我都不用你陪。”老猫翻了翻白眼:“太松,没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别扯淡了,来来来,赶紧都坐下。”秦禹吃了点零食,起身招呼道:“尽早整完第一场,一会老猫消费,大家找个地方放松放松。”

    “啥?”老猫一愣:“今天不是你请客吗?”

    “我请吃饭啊!”

    “艹,吃饭能用几个钱?”老猫急头白脸的起身骂道:“你咋说也算是咱这帮人里的大哥了,做事儿能不能别那么抠啊?!你请一晚上,能死不?”

    “能死。”秦禹无耻的点头应道:“这月药线才刚开始分钱,我是又得交房费,又得给大牙汇点,还得攒点抓紧买个房子。所以,我决定这个表现的机会让给你了。你请,你就是大哥,以后你说啥,我们干啥。”

    “滚远点,我当大哥你也得架空我。”老猫根本不上套,摆手冲大家说道:“今晚我掏钱没问题哈,但花销全记禹哥账上,下月直接从他分红里扣。来吧,都呱唧呱唧,感谢禹哥的安排。”

    “禹哥,新年好!”马老二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众人闻声立马起哄:“禹哥新年好,感谢禹哥安排。”

    平时就死扣的秦禹,一看自己被架住了,只能退而求其次的说道:“行了,晚上我安排,都去大牙他老丈母娘家玩。”

    “大牙他老丈母娘家在哪儿啊?”朱伟一脸茫然的问道:“能玩啥啊?”

    “你忘了,咱俩一起去过啊?”秦禹弯腰坐在首位上说道:“就我家旁边的那个店,大牙之前在那儿打过仗,老板叫花姐,手下的姑娘带劲。”

    “你滚吧你。”朱伟闻声骂道:“他家那六个姑娘加一块,少说得二百来岁了。而且咱们这么多人,去了还排班啊?你也太抠了。”

    “哥,我还是C男呢,你给我……给我找个好点的地方呗。你要怕花钱,我跟你AA也行。”丁国珍弱弱的提了个建议。

    秦禹闻声无语:“光我看见的,你飞J杯就换三个了,还装纯呢?!你比我会的都多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!”

    众人闻声一笑。

    “行了,今天算我栽了,我认了。”秦禹摆手说道:“晚上的地方你们随便挑,费用我包了。”

    “来,鼓掌。你禹哥能说这话,基本上就是用出了要跳楼的勇气。”老猫开始起哄。

    众人闻声后,都纷纷拿着秦禹开涮,笑声不停歇的响起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闲闹腾了一会后,秦禹才端起酒杯,扭头看着众人说道:“正式开喝之前,我说两句哈。”

    大家闻声安静,包括老猫也没再开玩笑,都静静的坐在自己位置上听着。

    秦禹斟酌半晌,表情认真的看着众人,略有些动情的说道:“说实话,在这年头呢,能交到心贴心的朋友不容易。但好在咱们都很幸运,在这半年里,认识了不少可信,可交,可以一块干点事儿的人。所以今天即是过年,也算是家里人聚会。我呢,没有父母,也没有亲戚,现在回想回想,除了小祁他们,或许也就是你们了。这一杯,我先干了,敬大家对我的信任,也愿意听我在这儿说两句。”

    说完,秦禹一饮而尽,而其他人则是没动,这也算正式赞同了秦禹在小圈子的一把手地位。

    酒杯落桌,付小豪立马上前倒了第二杯。

    “行,酒我敬完了,咱说点开心的。”秦禹擦了擦嘴,笑呵呵的继续说道:“警司内,我和老猫也算是都各进一步,当了正队,进入了高层的核心班子。而朱伟也别着急,副队的人选肯定是你的,申请资料我已经替你报上去了,三四月份应该就能批下来。至于小豪和珍珍,最近表现也不错,但资历尚浅,所以你俩也别着急。借用袁克当初跟我说的话就是,机会在咱自己手里,所以该有的一定会有。至于路面上的生意,咱还和从前一样,老二主管销售,齐麟负责跑江州和松江的运输线,大家合力发财,合力把事情做好。总而言之一句话,今年是新世纪17年,咱们算是正式起步。18年,我们争取在黑街扎根,放眼江南。官方有我和老猫,地面上有老二,齐麟和子叔,关系背景有马上升任首席议员的老李,就这种配置,咱要不站起来,那都对不起命运。行了,不絮叨了,干了!”

    十几个人闻声举杯,都满脸兴奋的养脖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这时的秦禹,老猫,齐麟,马老二,刘子叔等人,都筹措满志,想登高望远,彻底在这个时代混出个人样。

    他们或想钱,或是想地位,想权力,想女人,想彻底改变自己的生活现状,从而彻底摆脱草根,摆脱苦难的底层生活。所以他们没有更远的抱负,也没考虑到逐渐提升的社会地位,应该在这个时代具备怎样的责任。

    一句话,今日所付出的一切,他们都仅仅只是为了出人头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上11点多,都留了酒量的众人,离开了饭店,直接赶往一家名叫喜乐宫的新开会所。

    刚一下车,老猫就龇牙冲着秦禹问道:“你最近跟林念蕾联系了吗?”

    “联系了啊。”秦禹点头:“她回奉北过年了啊。”

    “回个屁。”老猫撇嘴应道:“她就在松江呢,今天下午吃过饭从奉北回来的。机会给你了,看你能不能把握住吧。”

    秦禹一愣,顿时很好奇的问道:“你是咋知道的呢?”

    “我有内线。”老猫厚颜无耻的说道:“我还差三个省略号,就能给憨憨闺蜜睡上。”

    “槽!那你说我和憨憨差几个省略号啊?”秦禹忍不住问。

    老猫斟酌一下应道:“照你这打法,你和憨憨可能是个句号。”

    “滚!”秦禹烦躁的骂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外一家夜店内。

    赵部长儿子赵宝正在滔滔不绝的跟着林念蕾叨哔着,而后者则是感觉这个单位跨年会太过无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