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部被堵住

路面上,刚刚与凶民贴身肉搏的老猫,在胸口挨了一喷子后,身体已是彻底脱力。他站在车头前护着那名还有意识的警员,整个人步伐踉跄,看着随时会倒。

    朱伟一看老猫独自一人很难冲出来,顿时扯脖子喊道:“把远关灯全部打开,汽车往前顶,接老猫一下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,各车司机同时支开了远光灯,刺眼的强光扫进小路内,晃的对方人群纷纷抬起胳膊护眼。

    “掩护。”

    朱伟再喊一声,身体靠在墙壁一侧,与另外数名警员一同持枪向小路内的人群射击。

    枪声不停歇的响起,对方人群一被大灯晃的睁不开眼,二又看不到朱伟等人位置,所以人群暂时被压制住,只能四散着躲闪。

    汽车马达声音轰鸣,眨眼间停滞在了老猫身边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后座车门弹开,小泰G一边向人群持枪射击,一边高声吼道:“老猫,上车。”

    老猫扔掉手中的铁锹,第一反应不是自己先跑,而是伸手去拽那个跟自己一块从松江来,并且刚刚还与他并肩作战的警员兄弟。

    小伙倒在地上,除了大脑还有意识外,身体基本处于废了的状态,双腿被凶器砸折,身中三四刀,整个人完全没有能力自己站起,所以老猫一拽,只感觉他比千斤还重。

    “起来,用劲儿!”老猫扯脖子吼着,但实际上自己手上的力气已经很微弱了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动不了……。”小伙手臂全是鲜血的回应着。

    车内,小泰G一看老猫拽不起来自己的同事后,几乎没有任何犹豫,推开车门就跳了下来,左手搀扶住老猫,右手持枪射击:“你先进去。”

    老猫被扶着塞进汽车后座,小泰G瞪着眼珠子吼道:“掩护!”

    说完,小泰G收枪蹲下身,双手搀扶着地上的年轻同事,猛然向上一拉,用尽全身力气将他推到了汽车边缘。

    老猫趴在后排车坐上,双臂用力的向上拉,这才将那名警员堪堪拽到车上。

    “别掉头,倒车后退。”

    小泰G再次拔枪更换弹J,一边后退着射击,一边高声提醒着车内司机。

    “翁翁!”

    汽车碾压着冰雪路面,速度极快的向入口处退去。小泰G将手中的备弹打光,猛然间掉头就跑,几步追上汽车,伸手抓着副驾驶车门,迈步就要冲上去。

    “亢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声沉闷的枪响泛起,右脚已经迈上汽车的小泰G身体一僵,登时愣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车内司机听到枪声打了个激灵,生怕汽车轮胎被打,只本能斜着向左打舵,猛轰油向后倒车。

    “咕咚!”

    小泰G被车门往后带了一下,整个人噗通一声被晃倒在地。

    路面上,汽车灯光刺眼,小泰G一倒下,朱伟一眼就看见了他:“车等一下,他没上来。”

    司机闻声点了一脚刹车:“起来。”

    小泰G右臀部下方中弹流血,致使整条大腿酥M,几乎丧失了知觉。他双手扶着地面,刚要往起冲,左侧的小岔路内,突然冲出了六七个人,手里个个拎着枪。

    “人都到齐了,是吧?”?老三蒙着面,领着身后的五六个人冲出来,持枪就向入口处搂火:“那TM的就都别走了。端枪的,都给我往汽车大灯上面崩。”

    喊声传遍整条路面,紧跟着急促的枪声暴起,远处两台停滞并支着大灯的汽车,顿时传来子D打到金属上的叮当声。

    汽车大灯被子D崩碎,路面上的光亮一瞬间暗了下来。

    北侧入口。

    吴雄也领着七八个人出现,双眼见到混战的人群时,立马摆手吼道:“全给我上。”

    “呼啦啦!”

    一声令下,凶民连同两帮刚赶过来的人,蜂拥着向前冲。

    路面上,小泰G咬牙站起身,瘸着一条刚要往前跑,突然就感到脑后生风。

    “槽!”

    小泰G猛然转身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一根足有六七岁孩子手臂粗的实心铁棍,从侧面结结实实的打在了小泰G的脑袋上。

    小泰G愣在原地,还没等反应过来,对面的凶民就再次抬起胳膊,一棍子打在了他的后脑。

    “咕咚!”

    小泰G仰面倒地,脑袋咣当一声磕在地面上,整个人眼神发直,没两秒钟头部周围的雪地就被鲜血融化开来。

    不远处,朱伟看着小泰G倒地后懵了,甚至忘记了开枪的吼道:“回去,车开回去,拽他回来!”

    “回去?你们谁特么都回不去了!”

    吴雄从人群后冲上来,拎着喷子吼道:“给我往死了干,事儿闹的不管多大,背锅的都是老李。”

    “砍他们!”

    领头的凶民跟着喊了一声,三十多号人就如潮水一般冲向朱伟那侧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北侧入口处,一辆汽车缓缓停滞后,吴文胜瘸着腿就和王冰迎了过去。

    副驾驶位上,一个穿着警员冬季棉衣的汉子推门下车,笑着冲吴文胜说道:“怎么样,事儿办的还行吧?”

    吴文胜扫了他一眼,伸手冲着王冰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“金先生,这是一点谢意。”王冰将手里的黑色皮包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警员伸手接过皮包,脸上也没有不好意思的神色,反而像个没见过世面的小市民一般,低头打开金属链,瞪着眼睛往里扫了一眼现金后回道:“数够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马上走,你帮着安排一下。”吴文胜面无表情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好说。”警员一笑:“这个地方天高皇帝远,别说像你这样的刑事在逃犯了,就是政治犯来了,我只要说他不能出事儿,那就谁也动不了他。长吉市长都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行。”

    吴文胜点头回了一句后,转身就走:“我去那边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先走了。”警员拎着皮包,转身就往车上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路面上。

    小泰G身体僵硬的倒在血泊中,朱伟一怒上头,持枪就要反打。

    老三,吴雄等人各个手里有枪,只迎面推进,就打的车内警员根本不敢露头。

    “老猫,是个爷们你下车,别特么让这些小警员替你挡子D。”吴雄高声吼了一句。

    老猫咬着牙,推开车门喊道:“冲我来的,我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别动。”司机伸手拦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翁翁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五台一水水黑漆的大排量越野突然从南侧路口出现,直愣愣冲进生活区的道路。

    汽车大灯光芒晃眼,朱伟一扭头只看见,这五台车车身右侧,全部印有江州耀光的字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