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生导师

喜乐宫会所顶层,大型轰趴馆室内,秦禹等人落座后,就冲着马老二招呼道:“这种地方你熟悉,你安排吧。”

    “事先说好,我跑腿没问题,但钱绝对垫不了。”马老二了解秦禹就跟农民了解大粪差不多。

    “行行,今天花多少我都认了。”秦禹摆手催促道:“你去安排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勒。”马老二龇牙一笑,走到旁边就给一个服务经理打了电话。

    没过多一会,一名穿着西服的青年领着四十多个肤色各异的美女就走了进来,面带微笑的说道:“各位老板,你们随便选,如果还不满意,我们再去休息室内叫。咱们喜乐宫常驻姑娘三百人,各种类型,应有尽有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选吧。”老猫将双腿搭在茶几桌上,似乎兴趣不大的催促了一下众人。

    “你不选啊?”秦禹非常诧异的问道:“这种B嫖的机会,你能错过?”

    “禹哥,你俩先来呗。”付小豪懂事儿的招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不不,我给自己省点钱。”秦禹摆手。

    “哈哈,这傻子跟我一样,是在等人呢。”老猫笑着回应道:“别管我俩,你们选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不客气了昂。”朱伟站起身,仔细观察了一下前方站着的两排姑娘,就开始带人选了起来。

    几分钟后,众人都挑选了自己看上眼的妹子后,马老二才冲着服务经理说道:“你把丫丫叫来,我跟她约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哎,好的。”服务经理点头:“那我上酒水了?”

    “上吧。”马老二应允。

    沙发上,秦禹掏出电子烟,眼神很怯的冲老猫问道:“不是,我挺好奇的,你是咋跟憨憨的闺蜜联系上的?”

    “打听的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俩之前见过面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没见过面就能聊上?!”秦禹稚嫩的看着老猫:“她搭理你吗?”

    “我跟你说,你最大的问题就是脸皮不够厚。”老猫眼神鄙夷的教训道:“这追妹子,泡姑娘,那你就得主动啊!人家也不是卖肉的,更不是陪酒陪唱的,你还指望着人家主动提出要跟你睡觉啊?你看我长的这么帅,在警司也没说有哪个女文员过来,主动送大礼炮吧?我跟你说,男人在对待女人上,出手你就有一半机会,不出手就是零机会。不要怕尴尬,不要怕碰壁,咱就是个往上贴。她来大姨妈了,你马上就送卫生护垫,她要说自己有啥喜好,你马上就去了解,去人为的制造共同语言……但不要轻易表白,因为你先表白了,那她一旦拒绝你,你再对她好,咱就成舔狗了。而据我的经验来看,舔狗一般都没啥好下场。反正我的意思是,你要先对她好,勾起她对你的好奇以及好感后,然后就马上保持距离。她找你,你就说开会;她晚上跟你发简讯,你就说要洗澡……如此反复,持续一段时间后,你基本就能拿下她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真特么是个渣男。”秦禹恶狠狠的骂道。

    “不不。”老猫摇头:“我跟任何女人接触,需求的都不仅仅是最后的睡觉环节。我是发自肺腑的爱她们,并且在双方接触的时间内,我完全投入了自己的角色……说白了,我付出的感情不比对方少,你能明白吗?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个屁,你说这话不怕天打雷劈吗?”秦禹无言。

    “你爱信不信。”老猫翘着二郎腿,直言问道:“不是,我就问你,你喜欢林憨憨吗?”

    秦禹果断点了点头:“喜欢是喜欢,但在奉北的时候,他哥跟我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我发现你这人还有一个问题,就是遇事儿总习惯考虑的很远。”老猫顿时神色不耐的打断道:“你要跟她谈恋爱,那考虑她哥干个毛啊?!兄弟,你要记住了,人生就这短短几十年,你自己不及时行乐,那别人是不会替你开心的。你这和蕾蕾还八字没一撇呢,就考虑到家庭因素,你累不累啊?说句难听的,这会你在这儿热情澎湃的,但有可能人家林憨憨跟你处一段,就觉得你不好了,直接给你甩了呢,明白吗?”

    “有点道理。”秦禹点头。

    “约她过来,大大方方的。”老猫皱眉催促道:“她一来,小米也会来。咱哥俩今天晚上啥都不干了,就研究这点事儿,你觉得咋样?”

    “整!”秦禹被老猫说的热血沸腾,低头掏出手机,调出林念蕾号码,双手如飞的就是一顿操作。

    老猫欣慰的点了点头,转身看向丁国珍的妹子,顿时摆手劝了一句:“哎,哎……姑娘,你玩游戏就玩游戏,但能不能动作幅度小点,你俩馒头都抽到我脸了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,你讨厌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老猫一阵贱笑,一脸渴望的就要加入到人家的二人世界里。

    “老猫,老猫。”秦禹用肘部怼了一下他的肋部。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?!”老猫烦躁的回身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咋说啊?”秦禹拿着手机,一脸纠结。

    “你还没给她发简讯呢?”老猫惊愕。

    “也不知道咋弄的,平时还没啥,这一带有目的性的约她,我心还有点虚了。”秦禹脸色认真的问道:“哎,你看我怎么跟她说合适?”

    “你就说,房已经开好了,问她来不来。”老猫没好气的骂道:“我又不是你爹,还管你传宗接代的事儿啊?你自己看着聊吧,槽!”

    “滚滚。”秦禹回骂了一句,低头纠结半天后,才给林念蕾发了个短信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网播台酒会内,林念蕾倍感无聊,正准备溜的时候,手机突然响起。

    “喝酒不?”

    林念蕾低头看着简讯,笑眯眯的回发着问道:“都谁啊?”

    “就我身边的几个朋友,老猫他们。”秦禹很快回应。

    “发地方,我过去玩会。”林念蕾爽快的答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十几分钟后,林念蕾拉着小米就从正门跑掉。

    酒会大厅内,赵部的儿子赵宝,穿着标志性的粉西服从卫生间内走出来,扭头看了一眼四周,突然冲着旁边新闻部的小伙问道:“哎,你看见林念蕾她们了吗?”

    “她们刚走。”

    “去哪儿了,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我跟她不熟,你问问小燕他们吧,呵呵。”小伙一笑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赵宝点头后快步离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