挨一枪,换一个结果

会客室内。

    袁克被憋在墙壁拐角,胸口,右侧脸颊全是鲜血。他视线模糊的瞄向门口,见枭哥三人已经持枪向屋内推进时,依旧不死心的吼道:“拿起枪,无非是为了点钱,叶子枭,我觉得咱们能谈。”

    枭哥完全不理会袁克的喊声,侧迈步斜着拉开角度,将袁克可能射击的点彻底封死后,话语简短的喊道:“突过去。”

    袁克听到这话,瞬间迈步后撤,枪口向前准备最后一搏。

    屋内脚步声响起,右侧的壮汉持枪压进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爆电声突兀间响起,整个楼房内的灯毫无征兆的灭掉。

    枭哥猛然一愣抬头。

    “小克,跳下来。”楼下传来明亮的吼声。

    袁克回过神来,也顾不得自身安全,迈步冲出掩体,完全凭借自己的记忆,快速奔跑向窗口。

    “右边有光,打右边。”枭哥立即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亢,亢!”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冲在最前面的壮汉,一边快速向右边移动,一边端着霰D枪搂了火,子D呈扇形状喷射,打的窗口玻璃碎裂,窗框木屑横飞。

    袁克抬脚窜上窗台后,已经来不及用手去拽窗户,只一低头,脑袋穿过被打碎的玻璃,大头冲下的扎向楼下。

    一楼大厅内。

    一名青年在拉了电闸后,立马跑向室外。

    楼梯外。

    秃子见袁克狼狈无比的摔在水泥地上后,几乎没有任何思考,冲过去第一时间扶住了他:“掩护。”

    汽车旁边,司机一人持枪向楼上窗**击,打的刚要露头的枭哥只能后退。

    窗口处,枭哥侧脸往楼下扫了一眼吼道:“给我压住汽车的那个点。”

    “亢亢亢!”

    穿着防弹衣的壮汉上前,双手持枪,低头冲着司机压制。

    “跑。”

    秃子扶起了袁克后,玩命的就奔着汽车赶去。

    枭哥往楼下看了一眼,立马伸手喊道:“把喉缩给我。”

    后面的壮汉闻声后,立马从多功能腰带上拔下来一个银色圆筒,大概有成人拇指的长度,粗细跟热水器水管差不多。

    霰D枪是滑膛枪,枪管内是没有膛线的,而且它打出去的也不是一颗完整的弹头,是一组弹丸,所以普通击发时散弹面积极大,有效距离也较近。而这个喉缩就是能将弹丸聚拢击发,并且提升射击距离的利器。

    枭哥接过喉缩,低头将它插在大喷子枪口后,右脚踩着窗台,双手架枪就扣动了扳机。

    “亢,嘭!”

    楼下汽车轮胎爆开,银色轮毂被打的一片焦黑。

    司机一愣后,立马蹲下身喊道:“车开不走了,往墙那边跑。”

    水泥路上,袁克听着喊声回头,双眼见到窗口有枪管子向自己这边瞄过来后,先是一愣,随即突然伸手拽了秃子一把:“哥,往这边跑。”

    “亢!”

    枪响。

    秃子被拽的一个踉跄,身体跟着袁克一块往前倾斜后,无数弹丸飞来,打的秃子整个后背都爆起了血雾。

    “秃哥!”袁克怒吼一声,右臂架住秃子身体,整个人侧对着枭哥方向,使尽全身的力气,奔向墙边。

    窗口处,枭哥再次架枪瞄准,扣动了扳机。

    “亢!”

    无数弹丸迸溅在地上,溅起阵阵火星。

    “他M的!”

    枭哥拿着枪把子猛砸一下墙壁:“距离极限了,打不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下去追。”

    后方的壮汉,拎着枪掉头就往门外跑。他此刻是不敢从窗口跳的,不然汽车旁边的司机,肯定第一时间崩死他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墙壁旁边。

    袁克扶着秃子,脸色苍白的问道:“哥,你……你没事儿吧?”

    秃子靠在袁克身上,缓缓抬起头,目光发直的回应道:“你没……没大事儿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走,我扶着你。”

    袁克声音颤抖,双手扶着秃子,捋着墙根往前狂奔了二十几米。

    正街道的餐馆门前,刚刚在一楼拉电闸的小伙,持枪抢了一台破旧的油电混合汽车,立即掉头开下马路牙子,猛踩油门冲到了袁克那一侧。

    “上车。”

    袁克见汽车近在咫尺,刚刚要脱力的身体,再次有了力气,强拉着秃子赶过去,拽开了后座车门。

    司机从后方跑来,扶着秃子的双腿,将他率先塞进车内,随即自己上了副驾驶,脸色慌乱的喊道:“快走,他们可能追下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走,走。”袁克坐在秃子旁边,立马抬头催促一句。

    汽车启动,捋着街道逃窜。

    枭哥的人追出大厅,见到汽车已经开出去很远后,只能咬牙返回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车上。

    袁克扶着秃子的脑袋,语气急迫的说道:“哥,哥,你千万别吓我……公司现在没我可以,但不能没你。”

    秃子双眼明亮的看着袁克,剧烈的咳嗽着。

    “快点开!”袁克抬头冲着小伙吼道。

    秃子看着袁克,伸手擦了擦脸上的血迹,突然咧嘴,露出了一口焦黄的烟牙。

    袁克低头看着他的笑容,一时怔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“小……小克,没今……今天的事儿,我还不好跟……跟你说。”秃子缓缓闭上眼睛,声音虚弱的说道:“我……我最后扶了你一把,你让我走吧。”

    袁克愣住。

    “老袁……老袁走了,我们这帮人的时代就结束了。”秃子低声说道:“我……我真累了,陪你走不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袁克嘴角抽动,目光猩红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自从张天死后,外表看似粗犷且蛮横的秃子,其实心里就已经萌生了退意。

    他觉得袁克的江湖,有些太过陌生,与自己格格不入。

    他完全有能力去争一下公司,争一下第一把交椅,可他却没有那么做。

    或许他想起了自己曾经和袁华,和那帮兄弟,身无分文,赤手空拳打江山的日子;或许是他对袁克唆使老三果断开枪打死张天的印象太过深刻;亦或许他看到了自己的未来并不理想……

    总之,他在挨了一喷子后,果断选择了退出。

    代价是,他部分肺叶被两颗弹丸穿透,后半生将要饱受病痛折磨。可他却完成了对袁华的承诺,将一个完整的公司,稳稳的交到了袁克手上。

    秃子绝对不是君子,可他一诺,也堪称重于千斤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独栋楼内。

    枭哥迈步来到地下室,低头两枪打碎了门锁。

    黑暗的走廊就在眼前,枭哥目光犹豫且挣扎的看向里侧,心脏砰砰的跳着。

    走廊深处的房间内,狸子目光忐忑的望向门口,心里在不停的祈祷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