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往无前虎山行

汽车内。

    秃子满身酒气,目光略有些呆滞的坐在后座上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司机在前面开着车,犹豫半天后,还是没忍住的问道:“哥,你打算和小克摊牌了吗?”

    秃子眉头紧皱,叹息一声回道:“其实我也没想好。”

    “我听九哥聊过这事儿。”司机轻声劝说道:“小克上来之后,虽然有些针对公司内的老人,可其它年轻的核心人员,心里还是非常赞同他的一些决策的。大家都觉得他比华哥在的时候,更有冲劲儿,更有想法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。”秃子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你为啥还想撤呢?”司机有点不理解。

    秃子思考许久后应道:“因为我和他不是一路人。”

    司机一愣:“是因为张天的事儿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一件事儿的问题。”秃子扭头看向窗外:“张天一死,我就是公司里最老的高层,下面很多人都是我带出来的。公司内部没有矛盾还好,可有了矛盾,我即使自己也不愿意,也要代表一些人表态……到那时候,我就彻底变成了张天。”

    “我懂了。”司机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不想在老袁死了之后,跟他弟弟发生点啥不愉快。”秃子长叹一声:“以前我在公司待着有归属感,没事儿喝喝酒,扯扯淡的挺有意思。可现在我拿着这么高的分红,却要提心吊胆,步步小心……这搞的我太累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小克或许就在等着你主动提出要撤呢。”司机补充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不。”秃子摇头:“他应该并不希望我现在走,应该会挽留我。他在闹内部改革,需要我的支持,而这就是我犹豫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司机闻声无奈的回应道:“进退两难啊。”

    “累,就感觉特别累。”秃子闭着眼睛:“算了不想了,到地方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世元大道的独栋楼内。

    袁克坐在会客室内,正在思考一会怎么应对秃子时,兜里的电话就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喂?”

    “小克,我们出事儿了。”萧九声音急迫的喊道:“叶子枭根本没在屋里,我们刚到就被偷袭了,十几个兄弟全伤了,吴文胜也挨了一枪。”

    袁克闻声蹭的一下站起:“怎么会呢?老三不是说,叶子枭就在院里吗?!”

    “在个屁!”萧九扯脖子吼道:“院里一个人都没有,他们早有准备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,叶子枭是怎么知道我们要抓他?”袁克十分不解的吼道:“有人给他通气儿吗?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清楚。”萧九摇头回道:“枪一响,警司那边肯定接到信儿了,我们伤的人太多了,现在去哪儿都不知道呢。”

    袁克斟酌半晌后应道:“伤的人要和吴文胜分开,先……先去江南,我马上也赶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就这样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,二人结束了通话,随即袁克迈步走到门口,伸手拽下外套喊道:“都穿衣服,跟我出去一趟。”

    楼下坐着的五个人,闻声立马站起,其中一人快步向室外走去,准备提车。

    袁克伸手将外套穿在身上,疾步从楼上走下来,招呼着剩下的四人:“去江南。”

    “不在这儿等了吗?”旁边的汉子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边出事儿了,我得过去。”袁克脸色极为难看的回了一句,迈步就奔着室外走去。

    门口处。

    那个准备提前提车的小伙,刚刚伸手拽开门,室外一阵冷冽的凉风就迎面吹来。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一声脆响泛起,台阶左侧突然冲上来一人,身材壮硕,脑后留着小辫。

    小伙闻声扭头看向左侧,登时愣在原地:“你……?!”

    “不认识我吗?我叫叶子枭。”

    小伙闻声愣神。

    “亢!”

    枪响,小伙脑袋中弹,仰面跌倒。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枭哥面无表情的撸动枪栓,枪口冲下,再次扣动扳机。

    “亢!”

    小伙头部爆开,身体抽搐着从台阶上滚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枭哥一脚踹开独栋楼的正门,拎着枪走进室内吼道:“CNM的,袁克,你给抬头挺胸站直了,用脑袋接子弹。”

    袁克刚才在听到枪声后,就已经开始后退,等看到枭哥的时候,转身就跑。

    枭哥拎着枪,迈步冲进楼房大厅,湿哒哒的双脚走过干净的地面,留下一排排红色脚印。

    “别动。”

    “我让你别动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大厅中央的四个人,第一时间拔枪。

    枭哥脚步不停,速度不减,拎枪前行喊道:“小JB马仔,都给我靠边站。”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话音落,一楼窗户被人从外面砸开,一把黑洞洞的枪管子捅进来,果断搂火。

    “亢亢亢……!”

    急促的枪声泛起,石质地面龟裂且迸溅着碎屑,四个壮汉立马慌乱的向后退去。

    枭哥抬脚上前,枪口顶在一人脑袋,咬牙骂道:“松江警署几万人,都他妈拦不了我要干的事儿,你们跟我比划什么?啊?!”

    “亢!”

    枪响,眼前壮汉直挺挺的倒地。

    “亢亢!”

    枭哥补了两枪,速度不减,直奔楼上。

    其他三人表情慌乱的看着地上尸体,一时间竟然没了后续动作。

    地面上的马仔和真正拿枪吃饭的雷子碰上,顿时高下立判。

    这也是为什么,枭哥能带着五个人,进松江替背后的人办事儿,拿大钱,而他们只能跟在袁克身边,做一做贴身马仔。

    室外。

    持枪的人戴着手套,绒线帽冲剩下的三人喊道:“蹲楼梯后面,敢出来,我全给你们干死。”

    三人被枪架住,动一下就是个死,所以只能扔掉手里的枪,蹲着退到了台阶后方。

    室外的两个兄弟翻窗进入,拎着枪械也直奔二楼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楼上。

    袁克脸色煞白的冲到会客室,低头从柜子里抽出一把微C,弯腰就躲在了墙壁拐角。

    楼道内,脚步声急促响起,枭哥来到门前,手臂没有一丝停顿,似乎也不怕袁克有所准备,伸手就要推门。

    室内。

    袁克听着门口的动静,突然喊了一句:“叶子枭,我们谈谈咋样?”

    “你是个JB,你大哥我都没看上,你跟我谈什么?!”枭哥抬脚踹开门,动作极为利落的躲在了墙壁后面。

    袁克双眼瞪着看向门口处,额头冒汗的还在拖延时间:“你是怎么知道,今晚我们要抓你?”

    “干死你,我再告诉你。”枭哥摆手吼道:“进。”

    门对面的壮汉,闻声缩住脑袋,一步就窜进了室内。

    “亢亢!”

    袁克红着眼珠子开枪,打的壮汉胸前冒起一阵白烟。

    枭哥迈步窜出,抬手就扣动了扳机。

    “亢!”

    枪响,袁克身体瞬间暴起一团血雾。